4小说网 > 快穿之养老攻略 > 第四百四十四章:民国文豪弃妇的祖母(4)(三合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百四十四章:民国文豪弃妇的祖母(4)(三合一)

小说:快穿之养老攻略作者:快穿狂魔字数:7550更新时间 : 2019-10-03 08:01:41
    相府街,徐家,庆町院

    徐母翻着木盒里所剩无几的十几枚银元,满脸愁苦,可却又舍不得责怪自己儿子,只能把目光注视向自己那唯一的女儿,小声说道:

    “蜜涓,你今年也十六了吧。

    要不娘给你说个夫家。”

    即使徐母还没提到什么,徐蜜涓也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顿时很是愤怒的站了起来,大声的反对:

    “不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想要给我说夫家也可以,我的嫁妆呢,我也不奢求我的嫁妆跟前嫂子一样多,可一半呢?

    我看你不是想帮我说夫家。

    你是想卖了我换钱吧。

    换聘礼给大哥花用吗?

    呵,真是好清白的读书人!

    好清白的留学生!”

    说完,徐蜜涓也不等看她母亲的脸色,转身便跑出了这个院子。

    一瞬间,徐母的脸色很难看。

    有种被人戳破心思的窘迫。

    “母亲,这种事就不要再说了。

    国外多的是二十来岁结婚的女子,蜜涓没必要这么早,我这里还有点银元,您先拿去用吧,现在我每个月给报刊供稿也能拿四五十块银元,虽然不多,但也勉强够用。

    您不必如此。

    最是可恨的是那刘家,半点颜面都不给,竟然还拆了我家那么多东西,连我家的铺子都给抢走了。

    真真是可恶的很。

    这边县政府也是,我去报案他们竟然不管,官商勾结着实可恨。”

    徐辉州是那种他妈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性子,他妈说他家原来还剩了些房产地契,他就真以为他们家原来还剩了点,只是都被刘家先前搬嫁妆的时候抢走了,竟然还好意思去警局那边报案,岂不可笑?

    可实际上。

    刘安平嫁进他们徐府第一年的时候,根本就没碰过他家管家权。

    因为徐母不放手。

    什么时候拿到管家权的呢?

    徐父死了的第二天,刘安平才拿到空空如也,甚至还有欠债的管家权,当时他们徐家的库房里,连筹办徐父葬礼白事的银元都没有。

    就是棺材,那还得亏十几年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否则徐母估计连稍微好点的棺材都根本置办不起。

    后来,徐父的丧事都是刘安平掏自己的嫁妆银子给帮忙办的,办完之后,徐母竟然还嫌弃排场小。

    恶心的很。

    徐母听她儿子这么说不免有点心虚,头都微低了一些,不过这谎她必须得撒,不然,她根本解释不了徐家剩下那些银子资产的下落。

    那些银子和资产,几年前,甚至于在徐父没死的时候,就被她偷偷转给了自家弟弟,帮自家弟弟还赌债去了,光是为了勉强表面平账她就费了不少时间,这才好不容易堪堪平上,可依旧还有不少漏洞。

    但凡是个老账房就能看出来。

    好在她儿子要休妻。

    刘家又闹出了那些事。

    漏洞总算有地方推了。

    就连账本都被她毁了,顺带手推到了刘家人身上,让他们背锅。

    “刘家又叫刘半城,哪里是我们家能对付的了的,只能认了呗!

    辉州,你就别再折腾了。

    别回头刘家再暗害你。”

    徐母继续上着眼药。

    她倒不是想害她儿子,她只是在甩锅的同时,根本就没想到万一她儿子真跟刘家杠上被杀的可能。

    “我知道,不会再傻到去县政府那边找人帮忙了,不过,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刘家害我丢了这么大的脸,此仇不报,我心难平。

    我要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行文如刀,笔墨诛心,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文人杀人不见血。

    母亲,我有灵感了。

    先回去了!”

    这一瞬间,徐辉州感觉自己顿时思如泉涌,脑海当中迸发了很多对付刘家的新主意,因此,赶忙跟他母亲说了一声,随后就迅速转身回屋拿起钢笔,吸上墨水,写文。

    写诛心的雄文。

    诛刘家之心,刘家之名。

    之后没几天,本地的一些地方报纸上就刊登了一些文章,一些故事类型的文章,徐辉州虽然想要用文章诛心,可是,他还没大胆到实打实的写,只敢隐晦些的指代写。

    就是写个压迫百姓的刘家。

    写个恶毒媳妇的刘家。

    把他家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改造一番,改成其他人家,编个故事。

    总之,对于一个文化水平不低的文人而言,编故事和泼脏水这种事简直再简单不过,不一定编的有多好,泼的有多精妙,只要整体逻辑没大问题就行,这世道,大家对文字还是相当敬畏的,就算是瞎编的志怪都有不少人信以为真。

    又更何况家长里短的平常事。

    这种情况很正常。

    别说现在,就是几十年后,乃至百年之后,也有人看着恶毒婆婆可怜儿媳的电视剧骂骂咧咧,也有人看着武侠幻想自己成大侠。

    很快,市面上就多出了不少骂刘家的声音,当然,普通百姓骂的显然不是乔木他们那个刘家,他们骂的是文章里面写的刘家,这么做虽然对他们家没太大影响,可乔木看着那些文章,以及听着外面的流言,还是有种吃了苍蝇的恶心感。

    这时候,她那孙女刘安平还没有正式成才,目前还处于打基础的层次,不论文学素养,还是科技素养都还不怎么能拿得出手,所以乔木也没有打扰她,自己亲自下场。

    开玩笑,跟她搞舆论战。

    任谁跟她比,都是弟弟好吧。

    别说她在古代操纵过好多次国家舆论了,就是现代社会,她也操纵过无数次娱乐头条了,什么震惊体,不得不看体的,啥套路不懂。

    很快,也就没两天的功夫。

    乔木就以时速两千的速度,迅速赶了二十多篇与徐家内部各种情况很贴近,稍微联想联想就能联想到他们家情况的小短篇,随后又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短篇送到地方报刊的发行部那,让他们迅速刊登。

    于是,当地百姓乐开了花。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可是多了不少有意思的故事看,顺带着也吃了满满一肚子的瓜,差点没吃撑了,每天闲下来,也不聊张家长李家短的了,都聊新刊登的故事。

    甚至一些比较早的报刊故事短篇还被人剪切了下来,送往周边其他城市的朋友,让他们一饱眼福。

    一时间,原本只能在本地发行的地方报刊竟然有走出本地,往其他区域扩散的趋势,发行量更是扩张了好几倍,从原来只能发行几百份,直接攀升到了几千份,扩张了十倍不止,那老板都快开心死了。

    不过这种让报刊老板开心,让百姓开心的事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几个月之后,徐辉州就发现了刘家的应对手段,再加上他的写作速度远没有乔木的写作速度快,写出来的故事也远没有乔木的故事来的精彩有趣,因此,最终前后犹豫了许久,他还是决定离开齐安城。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徐辉州觉得,如果他继续留在这边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刘家人打压,很难有什么出头机会,而且他一个人也不是有很多枪手的刘家的对手,所以他决定还是先离开这。

    暂且远离此地,前往刘家势力触及不到的地方,前往更大的城市发展,等到有足够的名望和足够的能力之后,再来以笔诛杀刘家人。

    因为这些考虑和猜想,徐辉州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去劝说他母亲卖掉祖宅,搬离此地,他母亲虽然有些不太愿意,但的确也同样憧憬大城市的情况,并且有些难以忍受如今这种守着大宅子,却要算计着过日子的生活,所以,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建议,把徐家的祖宅以及剩余的那一丁点资产全部卖掉。

    卖了三万多银元。

    举家搬往沪海市。

    对于他们家搬走这种事。

    乔木还真没办法。

    因为他们刘家的实力并不是很大,只能说在这一小片区域之内有些势力,但是出了这一小片区域。

    那真是没人在意的。

    而且这时候国内局势又相对混乱,大总统连自己那块区域都整不明白,搞不定,又何况全国各地。

    总之,如今很多地方其实都处于自治阶段,军阀之间虽然没有大的斗争,但彼此目前也都处于互不统挟,互不听令的互相僵持阶段。

    所以,乔木也只能暂且先放下徐家的事,开始旁敲侧击地提点自家孙女,让自家孙女从黑科技系统分页面那边弄点还算不错,能赚钱的小技术出来,这样既能发展刘家势力,也能增长她在刘家的地位。

    可谓一举两得。

    至于如何旁敲侧击。

    刘安平在正式接受系统后的第三天,就同样通过一个比较隐晦的比喻,跟乔木表示她得到了一位隐士高人的看重,那位高人每天都会偷偷摸摸的到她院子里教他知识,

    因此,即使家里人不知道她有系统,但也都知道她在跟着高人学习的事,乔木自然更清楚不过了。

    所谓旁敲侧击。

    不过是另类的比喻提点罢了。

    刘安平又不傻,立刻就明白了乔木的深意,随后就花了三天的时间整理了下自己的收获,将肥皂香皂,玻璃火柴,自行车等东西的制作方法写成了一整套秘方,转天便交给了乔木,让乔木转交给她那三位哥哥,也好发展壮大刘家势力。

    乔木在拿到那些东西的当天就把刘家三兄弟找了过去,将手里的方子拆分开来,按他们各自的性格和他们各自掌握的工坊侧重面,平均的分给了他们三个,同时还表示这些东西是他们妹妹给他们的,让他们靠这些方子获得些收益后,别忘了分给他们妹妹一两成的分成。

    至此皆大欢喜。

    刘家也进入了高速发展期。

    那什么香皂厂,肥皂厂,火柴厂,玻璃厂,水泥厂之类的厂子。

    开了一个又一个。

    势力更是从原先的小城迅速扩张到了周围区域,并且在本省内都拥有了诺大名声,财富富甲一方。

    虽然距离刘半省还有些差距。

    但也挤入了省级高层。

    同时,刘安平也不断的根据他们家的发展情况,适时的提供一些新的,技术层面不高,比较容易上手的技术,增加他们家的实体业。

    等到了民国十二年时。

    他们刘家手里手握的实体工厂数量和种类加起来,已经能够堪堪组成一套不是特别完善,缺少军工体系的初级基础低等文明体系了。

    啥叫初级基础低等文明体系?

    那就是这一套初级基础低等文明体系随便往哪个偏僻角落一搬。

    都足以在极短时间之内,建造出一个完整的基础工业现代文明。

    可以说,只要他们再把军工体系方面的缺憾弥补上,那么,随便往哪个地方一占,都能轻松建国。

    不过,他们家的发展也遭到了很多人的觊觎,特别是一些军阀的觊觎,如果不是刘家及时投靠了靠近他们省的那位军阀,并且奉送上了所有产业的三成分红,估计他们家早就被其余军阀给彻底瓜分了。

    ……

    刘家宛和别庄,地下密室内

    乔木,乔木嫡子刘金海,刘家三兄弟及刘安平六人,正坐在密室内唯一的那张桌子边小声讨论着。

    “奶奶,父亲,哥哥。

    我们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我们必须得建立自己的军工厂和建立自己的私人军队,张大帅的胃口现在越来越大,昨天竟然直接要我们给他三百万银元,帮助他练新军。

    让他再继续这么要下去。

    工厂的扩张资金都要没了。”

    刘安平这些年虽然没怎么管过家里的事,但是对时事局面还是很了解的,而且,她好歹也接受了六年超越时代的科技文化教育,因此在很多事情的见解上并不比其他人差,甚至比一些人还要更灵敏些。

    “这点我当然知道。

    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商量这些事都得到别庄的密室当中。

    现在家里虽然不能说到处都是那个张大帅的密探,可是数量也绝对不少,甚至有些工厂当中也有。

    除了张大帅家的密探。

    其他军阀的密探也不少。

    要不是因为这些密探,早几年前我就开始发展军工产业了,可是李家的例子你们又不是没看到,他们家发展出了一批军工产业之后怎么了,他家刚发展好的军工产业直接就被他依附的那个军阀夺走了。

    我们家要是发展。

    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刘金海又何尝不知道发展军工产业,组建自己的军队,才能彻底摆脱军阀的剥削,可关键不是他们家现在被监控的根本没法发展吗?

    “如果我们家继续憋着的话。

    回头王家也是我们的前例啊!

    王家依附何大帅的时候,发展劲头的确很猛,可是在何大帅吃了几次败仗,并且开始练新军之后。

    他们王家的流动资金就基本都被那个何大帅给抽空了,后来产业更是不断缩小,如今已经彻底被何大帅给弄破产了,家里的资产也都被那个何大帅给接收练新军去了。

    张大帅现在也开始练新军了。

    这练新军就是个无底洞,这次跟我们要三百万银元,下次说不定就是五百万,六百万,一千万,那些外国佬的心有多黑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成本不到十银元的枪能卖我们一百银元,十几倍利润往上翻。

    我们再赚钱也没军-火暴利。”

    刘仁明又何尝不知道这时候背着张大帅做军工体系有多危险,可是,如今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

    何不尝试性的做一下。

    万一能成功摆脱呢。

    就如当年陈胜吴广一般。

    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

    等死,死国可乎?

    乔木在边上一直静静的听着他们争论,看着他们讨论如何做,才能够尽量的摆脱那些密探的探究。

    结果听了许久。

    也没听到个靠谱的建议。

    实在忍不住敲了敲桌子,道:

    “你们一个个怎么不蠢死算了?

    你们的军工厂就非得建在国内吗?你们的军队就非得在国内训练吗?现在天下到处都是战乱,到哪找不到为了吃口饱饭想当兵的人。

    南洋那么多的岛。

    那么多的小国家。

    你们就非得死死的守着自己家里这一亩三分地,死不挪窝是吧?

    让人带一批钱,再带一批人。

    就说去南洋那边扩张生意。

    到了那就先买武器装备,有了装备之后再租地建厂子,这么简单一件事,你们非得逼逼这么久?

    就说我这计划可不可行。”

    人的思想是有局限性的,就像雕版印刷一样,谁都知道印章能够印字,可是就没有人想到把印章这件事用到印刷上面,这层纸的确一捅就破,可是缺的就是去捅的人。

    刘家几个父子兄妹全部都没有出过国,也从来没想过出国,工厂扩张什么的也都是在国内进行,所以根本就没有往国外发展的概念。

    如今这层纸被乔木捅破。

    他们也都顿时恍然。

    的确,国内的军阀势力虽然都不小,可是那些军阀都只能局限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搞搞事情,他们就连出了自己范围内的其他国内区域都没办法直接插手,又更何况国外区域,更何况还打仗,目前局势十分混乱的那些南洋国外区域呢?

    “我的天,我怎么没想到?”

    纸捅破了,刘家三兄弟先是懊恼了一番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点,这么简单怎么就没想到,随后便开始拍乔木的彩虹屁,就是譬如什么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之类的彩虹屁。

    “奶奶,这件事十分重要,可是南洋那边又很危险,该派谁去呢?”

    方法想出来之后。

    具体人选又成了问题。

    军工厂的事实在太重要了,他们即使派手下亲信过去那也觉得不信任,担心回头倒戈一击什么的。

    枪杆子还是得捏在自己手里。

    可是如果让家里亲人过去主持的话,他们又觉得很危险,毕竟南洋那边的情况的确不怎么好,各种小军阀混战不断,再加上地方土著仇视外来人员等等,总之,那边比如今的国内可能还要稍微危险点。

    “我去吧,不用担心,我去。

    目前家里这些工厂基本都是你们三兄弟在操持,你们三个不论谁出国都很引人注目,但是我最近几年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让我过去最好,最不引人注目,而且我的亲信都是家里的老人,足以信任,能够确保没有任何军阀的私人密探。

    这点你们都比不上我。

    所以我去吧。

    不让我去。

    总不能让你们妹妹。

    或者说让我娘去吧。

    不用商量了,就这么定了。”

    商量讨论了许久,最终还是刘金海拍板决定由他去,自家三个儿子出息了虽然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他不免也会有些失落感。

    有种自己不如人的感觉。

    虽然是不如自家儿子。

    可是,作为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他还想要再挣扎一下。

    这次可不就是个机会。

    刘仁民三兄弟还想要再劝劝他们老爹,觉得不能让老爹去冒险。

    不过,乔木实在是看不惯他们几个为了这件事情争来争去,所以很爽利的拍板决定就让刘金海去:

    “好了,别争了,就让你爸去。

    只要注意点,南洋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危险,况且南洋本身也有刘家分支,回头让你爸带着家里的族谱去刘家分支那边认一下亲。

    他们看在同为宗亲的份子上应该也会稍微帮点忙,有个地头蛇总归会安全些,也有利于日后发展。

    就这样吧,别吵了。

    我们不能再在这个密室当中呆多久了,呆的久了,有人可能就会觉得奇怪了,毕竟温泉也不能泡太长时间,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奶奶都这么说了,而且既然南洋那都有刘家分支的人在那边住下来,想来危险也有限,所以,刘家三兄弟安心了些后又讨论了两句。

    就匆匆从密室通道走了出去。

    进入温泉室内壁分开。

    分别前往男女汤池。

    结果,刚泡了没两分钟温泉。

    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询问他们有没有好。

    很明显,这是有人发现他们泡的时间过长,既担心他们会不会晕厥,也是担心他们私底下做手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