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年x月x日

小说:某年某月某天作者:树鸣字数:9999更新时间 : 2019-02-11 19:36:59
    X年x月x日

    5

    雪不大,仿佛老天爷把雪花堆在手掌心里,逗你玩似的,一会儿吹一口,一口一口地吹下了的。细软如丝,柔如飞羽般的雪花,时有时无地无掠过你的眉梢,时有时无地擦触你的面颊,点点温润的凉意不断地侵入你,这是春天在抚摩你,提醒你冬天就要过去了!

    山路上已经松软了,踩上去犹如细软的沙滩,只是有些粘脚,偶尔也会有些硬壳。大大小小的冰坑,远望过去,闪闪亮亮,这都是寒冬遗留下的晶莹吧?山坡上还能看到荒草丛丛,虽然经过一个冬天的风雪摧残却依旧没有脱落,随风而去,依旧枯黄着丛生。尤其是那些大小不一,粗细不等的柞树,虽然枝干没有笔直的,都长得七扭八歪,但是这树的叶子从不在秋冬里飘落!秋天命令它们一树金黄,一定要在春风里飘落!

    “我带了一百块钱啊!你呐?”我小心地绕过眼前的一个小冰坑,然后问身后的赖子。

    “就带了一个肚子,一泡屎,哈哈,还有几泡尿吧!”赖子过了好一会才回答。他这天早晨话不多,一直闷头走路。我不时地回头打量他,发现他好像进入了一种失神状态,有时还抿着嘴轻佻地笑笑,可能已经进入某个情景或回忆的场合里。

    “去那么远,不带钱?”我迷茫地问。回头撇了他一眼,又接着问道:“你这家伙想啥呐?是不是又和沟里的那个野娘们勾搭上了?昨天晚上办事去了?”

    “扯逼淡!转山沟里那有够味的骚娘们啊?不稀罕勾搭。”赖子一惊!顿了一下,洋洋自得地说。然后又不以为然地说:“去多远啊?那还叫远?再说也花不着钱。”

    “花不着钱?难道不吃饭吗?把在家里吃的拉出去,然后脖子系上?”

    “去了你就知道了!”癞子说。他在卖关子,这是他的性格。

    也许是春天的抚摸激发了我的春情,也许是直觉拱动了我的爱欲,也许啥都不是,就是春天萌动,我好奇地问:“那天公司上来的老白领的儿子咋这么像幽净啊?”

    “那是幽净的儿子嘛”赖子嬉皮笑脸地说。“

    “幽净的儿子?”

    “你怎么像个娘们?打听这些烂事,放心肯定轮不上你!”赖子说。

    “轮不上我!什么轮不上我?你们都知道这件事是不是?”我说。从各种迹象上表明幽净和老白有不同寻常的过往,此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大家都不愿意明说。老白是我们局里的供销员,这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而且是那种长到一定时候就凝固了的女人。你看她像四十岁,她要说自己才三十,你也得认同;你看她像三十岁,她要说自己才二十多,你也顶多半信半疑而已。听说她也是从我们院子里下去的,原来和那些大姨一样,也是“没卵子”装卸工。

    “不知道!”赖子加快脚步,赶过我,回头瞪了我一眼说。拐过一个弯,就能看到通向采石场的路口,赖子好像发现了啥情况,愈发加快了脚步!这家伙好像真有特异功能,鼻子除了能闻味儿以外,还能闻出有“性意味”的事件!

    我也紧走慢走,赶了上去。还没拐过弯,就听到采石场的路口那里一片吵杂声,有辆汽车的喇叭不停地,急促地响着!刚拐过弯,就看一辆破旧的已经掉漆的“北京吉普”很快冲下路口,疾驰而去!路口两边围着许多人,这些人刚才一定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北京吉普”观望着什么事情,刚刚被吉普冲开了一个豁口。这些人里有采石场里早来的职工,还有附近的居民。

    我和赖子来到路口的时候,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只剩下几个人,意犹未尽,在那唠嗑。其中有两个男的,一个四五十岁的样子,一个六十出头吧。都戴皮面帽子,脚蹬锃亮的方头大皮鞋。年轻点的男人穿着黑呢子大衣,年老的穿老式皮夹克。俩人都是身材魁梧,四方大脸,派头十足,气宇轩昂的样子!这俩男人对面站着,唠得火热,可看我和赖子过来了,都闭上嘴。年轻一点的看着就像那天穿着“干部服”,在那不拍乱子大的男人,只不过那天他揣着手,今天他背着手。

    “张叔,这一大早的有啥看头啊?刚才那是警车吧?”赖子走上前,冲着年老的问道。赖子似乎对他有敬意,或者是佩服吧,语气少有的谦恭,正经。

    “我们厂子旁边的果园里发现了死婴,还是带把的,刚落地的。”年老的男人说。他稍一思量又说道:“不过我看这崽子还有口气,兴许能救活。”

    “活个屁啊!脸都紫了,神仙也救不过来了啊!”年轻点的插话说。他的语气有些激动,好像那男婴和他有啥关系似的。

    “万物皆有归处,生死自有定数!这是一段孽缘留下的后果啊!要不好好的大胖小子能随手丢掉吗?不过孽缘是奇,奇可归正,一旦这小子活过来,那将来兴许是个人物。据说孔夫子就是私生子,还有不少开国,开天辟地的人物,都是奇缘所生!你比如······”

    “老哥打住,打住!您这有学问的话咱老粗听不懂。兴许如老哥所说吧,那最好啦,最好啦,哈哈,哈哈。”年轻点的男人打断张叔的话,急急地说,最后还干笑不止。

    “嗯哼!咱这沟里奇事不少,有看头有看头!”赖子抬手分开大拇子和食指,朝下抹着两撇尖尖的小胡子说。这是他的标志动作,通常是在肯定了什么判断,明白了什么事情,又不想明说出来,或者想要行动时做出来。

    我这人天性敏感,第六感觉非常发达。不是有一种迷信的说法嘛,说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祸!”,我品过许多次,每回左眼跳过,没几天一定会有钱财进账。每回右眼跳过,一定会有小灾小难上身。这也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心理暗示的作用,但不管怎么说,反正屡次应验!

    我就觉得这三人都有了共同的心理知觉,而且形成了共同的心理默契,他们对同一件事都有了共同的看法,尽管角度不同。赖子的标志性动作告诉我,他对某件隐秘的事情,已经有了十有八九的估量。张叔一看就是老谋深算,不动声色的角色,但是他说话时紧盯着那个年轻点的男人,嘴角上刮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而那个年轻点的男人说话的时候眼神躲躲闪闪,听着调挺高,但是底气就是不足,目光中还有几丝狡黠时隐时现。

    “刘大拿,改天过来杀几盘?我干不过你,我这位兄弟可是象棋高手,保管叫你片甲不留!敢不敢来啊?”赖子朝前走了几步,回过头冲那个年轻的点男人说,说着话还拍了怕我的肩膀。

    “是吗?好说好说,我可是本市前十名啊!他排第几啊?”这个叫刘大拿的人轻蔑地看着我说。看来他是个资深棋手,一提到象棋,那眼光立刻发亮,里面再无杂意,就是咄咄逼人的凶光!

    “好说好说,我就是瞎玩,改天向前辈请教?”我看他这副样子,礼貌地冲他笑笑说。他如此傲慢,我也必须接招,否者裤裆里那玩意不是白长了吗?

    快走到院门口了,赖子又回头看了看,发现张叔和刘大拿也不在了,才对我说:“你知道这老张头多大了吗?他是谁吗?”

    “屁话!我那有你的本事啊!附近谁家老娘们来事你都知道!”我不以为然地说。我知道赖子有个癖好,就是你越不想知道的事,他就越想叫你知道,你越想知道事,他就越不想叫你知道,会故意吊你胃口。

    “老张头七十出头了,以前家里可能是个财主,读过书,当过车老板,最后来这个石场干维修,绝对大拿啊!别人鼓捣不好的活都找他,七十多了,退休多少年了,单位还离不开人家!你知道我最佩服这老头子什么吗?”赖子又用少有的语气说。不过最后又顿住了,而且斜了我一眼。

    “是吗。”我不阴不阳地说。

    “这老头本事啊,用一筐苹果就把貌美如花的老白搞上了手,从农村把她带回了市里!”他才是幽净儿子的后亲爹啊!你不知道吧?”

    “什么叫后亲爹啊?会说中国话不?”

    “也能叫亲后爹,一点没错!”

    “哦,我明白了。”。

    院门大敞着,老王头依旧在警卫室里揣着手打瞌睡。甭管他以前是什么,但就对工作负责的态度来说,这是个好老头。他每天走十几里路,坐几段车,早早地来院子里打盹,从来没迟到过。他是我们这里工资口袋最厚的一位,职称是八级瓦工,虽然谁也没看过他拿过大铲,抹子,也没看过他摆弄砖头,反正人家就是八级瓦工!

    赖子把车开出来,从锅炉房里打来热水,开始擦车。我也拿来一块抹布,帮他擦车。“解放”牌汽车,虽然最多只能跑一百迈,这也是理论上的速度,看着笨重但也显得敦实,油漆是暗绿色,再怎么擦也不亮堂,就像一个干惯了农活的姑娘,常年风吹日晒,脸上抹再多的雪花膏,扑再多的粉,也会露出黑黑的底色。不过听老司机说,这个车非常耐用,如果保养好,用几十年没问题!车上装满了面纱包,每包都有一百多斤重。纱包形如大号的石墩子,圆圆的,外皮是结实耐用的硬帆布,口上有一圈铁环,环中穿着结实耐用的白布绳,两端一系紧,打上扣,多大的震力都无法使沙包松动!至于这种系沙包的棉绳是啥材料拧成的,无人过问,也无人研究。车已经封好了,纱包上面盖着一层苫布,封车的苫布大概有一个二十平米的房盖大小!一个壮汉都拽不动,大概有馅饼那么厚吧,摸上去柔软细腻,看着也不那么细密,也没啥防护层啥的,但是却能遮风挡雨,多大的雨也无法穿透它,打湿它下面的东西。苫布上面五花大绑捆着手指粗的大绳,可能是草绳,可能是麻绳,也可能是呢绒绳,或者是混合材料制成的啥绳!但是非常耐用,遇水则润,遇光则干,但又不失柔软,从不腐烂变质!

    车是老李亲自封的,封车的绳扣也是非常有讲究的!每回出远门,老李都亲自封车。别的不说,老李系扣的技术非常了得!他系的扣都有名,什么“子母扣”啊,“梅花扣”啊,“阴阳扣”啊,等等。他最喜欢系“阴阳扣”,这种绳扣会随着汽车的晃动越收越紧,跑多远的路绳子也不会松动。卸车的时候,只有轻轻一扽绳头就开了,非常方便适用。

    “七点半都过了,老李咋还没来?他不说赶路要早行晚睡嘛?”擦完车,我望望院门口说。

    “他!他哪回准时来过,他现在肯定还在床上按着老婆互动着呐!你不是看过嘛,他那玩意比毛驴的还大一号,一晚上互动几回都没问题。他在外面住一宿就互动两回,住两宿就互动四回,住三宿就互动六回,非把份儿带出来!”

    “要是住四宿呐?”

    “哈哈。实在憋不住了,就找个墙缝儿啊,老母鸡啊,母猪啥的怼呗!”

    “哎哎!你不是都要认他师傅了吗?咋这样说话?”幽静在一旁使劲地冲赖子挥着拳头,插嘴说。

    “人家看不上我!人家说了他带过的徒弟都是党员,我这样的专盯裆的,能入党吗?再说了,你以为没有干老母鸡的吗?”赖子一边说着话,一边朝院门那望,他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情况,接着又说:“干老母鸡的来了!咱们去大门外等吧。”

    “呸呸,呸呸。胡说八道,鸡,鸡那里多脏啊!”幽静话还没出口,脸先红了。

    虽然赖子说的夸张,但老李的家伙确是我看到的最大号的。人送他外号“李大屌”,据说用起来的时候有“三拳零两指”那么长!每回星期六烧澡堂子的时候,要是能赶到一起洗澡,我就能看到老李每回都非常认真的洗那个地方,一遍一遍地打肥皂,一边一边地搓洗,至少要搓洗三遍以上!

    有时候赖子或者长青,还有别的什么人和他打趣地说:“李师傅那地方洗那么干净不是白耽误工夫吗?一泡尿就又骚了!”

    “小小年纪懂什么?等有老婆就知道了!”老李这时总是瞪起金鱼眼,拍拍和大眼睛一样鼓溜的肚子洋洋自得地说。听说老李的老婆也在我们局里,是正科级,也算不小的官吧。他们这段姻缘是如何结成的,外人都不是很清楚。我只是听说,至于他老婆长啥样,是何许科长,还不是很清楚。

    赖子把车开到大门口,在斜坡上停下来。我和幽净已经上了车。车尾巴这里留着一块空地方,只放一层沙包,正好和车厢板一般高,沙包上铺着里面衬着羊毛的棉大衣,很厚实,多冷的风也穿不透!上面苫布一盖,就是个窝棚,里面能坐三四个人吧。

    “五洲四海风雷动,革命斗争天天有!你这个小地主,隐藏在革命队伍里的小地主,还不原型毕露,让我踩你一脚!?”

    “老举老举,一天到晚瞎几把举!连我你都不认识了啊?再说瞪圆你那绿豆小眼好好看看,有我这么瘦的地主吗?哈哈,你又出来溜老婆啊?”

    “也是啊哈,地主老财,有地有宅,啥都能逮”

    “是啊,啥都能吃,还能越吃越瘦?鸡·鸡·鸡,咯咯,你最近又下了几个蛋?”赖子最后这句是唱出来的,洋腔怪调的!

    幽净好像习以为常,还在原地坐着,无动于衷,继续闭目养神。我听到和赖子斗嘴这个人的声音嘶哑,好像在哪里听过,可一时想不起来,所以急忙撩开苫布,探出头,朝车前面看去。

    我们院子的大门是用手指头粗的钢筋连起来焊成的栅栏,能有三米多高,从中间开关,两边各一扇。大门旁边还各有两个水泥柱子,起装饰作用。柱子中间也镶着一联铁栅栏,栅栏下面是半米宽的水泥台,紧连着又是呈斜坡状,半圆形水泥台。台上是一块不大的绿化带,门两边都有,夏天种点花啊,草啊的,什么的。

    “请示主席,是不是又有阶级斗争新动向!凡是开大汽车的,不管胖瘦,都是新型的地主老财!”。

    呵,真是老举!我刚探出头正看到老举挺胸昂头,站在半圆型的水泥台上,冲天敬着不太标准的军礼大声地说着话。就是老举没错!他一点没变!我没上班之前经常能看到他,在大街上,闹市区,身穿一套蓝帆布的劳动服,背着黄布背包,胸前别着主席像章,手举红宝书,站着指指点点,振振有词地清查地主。他一出现,立刻就会围上一圈人,饶有兴致地听他演说。因为他看着疯癫,但是出口成章,合辙押韵,经常有真言,警句随口而出,都是一套套的嗑。就算有人被他指认为地主,也都一笑了之。他说到精彩处,还不时赢得一片掌声!有的人还拿着小本一个劲地记。

    我有一段时间没看到过老举了,原来他也在转山沟里住。也可能他本来就姓举,也可能是他经常举着“红宝书”,四处清查地主,所以大家都管他叫老举。

    老举今天和往常不同,虽然面貌,身材都没改变,但是精神头却不同以前了!他的头发还如一堆荒草,冬天里的荒草,根根直立又柔软。也不知是经常修剪,还是天生就那样,不多也不少,细绒绒的,不黑也不白,泛着一团暗黄色。有风的时候随着摆动,没风的时候又整团的立起来,还似一团荒草!他小鼻子,小眼,小脸,身材也小,就像一个小老鼠。不过今天他光着膀子,没穿衣服,腰间系着草绳,身上没多少肉,肋骨清晰可见。不过很明显,他的肋骨看着就比别人粗许多,一般人的肋骨也就手指头粗,他的肋骨却有大脚指一般粗。主席像章依旧别在他胸前,不过是别在肉里。

    在老举身后的花坛里,有一只黄毛的老母鸡悠闲地散步。老母鸡又肥又大,羽毛不全是黄色,还夹杂着孔雀蓝,鹦鹉绿,百灵黑,和一些看不出啥色彩的颜色!看上去既单一又斑斓,非常漂亮!从羽翼的丰满和色泽上来看,这只老母鸡是被人精心饲养的,而且年头不小!老母鸡旁若无人,悠闲地一边散步,一边低头啄食,看起来不慌不忙,从容自在!

    “老举!你还认得我吗?我可是你查过的小地主啊,‘红宝书’那去了?哈哈哈。”我笑着和老举打招呼。一股风刮过来,我闻到老举满身酒气,他以前可是不喝酒的

    啊?

    “哎,老举,绿豆眼瞪圆了,真地主还真来了,还不过去干翻他,踩他几脚?”赖子略微压低了声音对老举说。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老举扭头望了我一眼,又朝下看了看。他突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慌张起来。不过还是明显地压低声调,又接着说:“这年头不好啊,那些地主老财,资本家,恶霸,又都冒出头来,企图破坏革命成果。”

    “滚你妈的蛋!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赶紧滚回自己炕头,抱着地主小老婆干去吧!别在这里现眼,找削啊?你!”这时老李已经走到了车头旁边,他冲着老举怒骂道!可能走得急了点,听着他说话,还气喘吁吁的。

    老举显然十分惧怕老李,都不敢用正眼看老李,但又不想服软。他左顾右盼,有好几次抬起头来直对着老李,也想说几句,可是嗫嚅半天,也没说出来。最后他转头对着花坛里的老母鸡吼道:“你这骚货!玩够了没有啊?也放风了,走啦,跟我回家啦!说着话,老举背过手,朝坡下走去。

    看着也真是奇怪!这老母鸡好像能听懂老举的话。他刚走几步,就看老母鸡翅膀一抖,一个急转身,一边拍着翅膀,似飞似跑,撒着欢地撵上了老举。老举在前面走,老母鸡在后面跟着,也就相隔一步远的距离,不远也不近,边走还边啄食,左叨一口,右叨一口,不知道是真啄进食儿去了,还是习惯性的动作而已。老举走出离老李挺远了,也不回头,背着手,低着头,自己大声嘀咕起来:“谁是地主的小老婆啊?我干了就是我老婆!谁是地主小老婆啊?我干了······”他就这么不停地重复说着,走下了斜坡,走进了不远处的一片低矮的平房中间。

    “主席教导我们说一切装比派都是纸老虎,你不打,他不倒,你一打他就跑!”赖子冲老举的背影大声地喊道!

    老李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问赖子:“都来了吗?”

    “长青还没来。”

    “昨天晚上没睡舒服!这一晚上噩梦做的,什么人吃狗,狗吃人的。长青这小子家里没老婆,也睡不好?”老李不停嘴叨咕着。

    他刚唠叨完,长青从坡下面快速地跑上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不好意思,起来晚了。”

    “你怎么才来啊?年青青的家里又没老婆!”

    “兴你晚上总是干!不兴我挂个马子也弄弄啊?”

    “我晚上总是干?我干什么啊?哈哈,我干?哈哈······”老李又怪笑了一顿。

    长青爬上车,紧靠着车厢板,他抓过一个棉大衣穿在身上,半躺半坐地靠着。

    “怎么才来啊?”幽静问。

    “我奶奶昨天晚上不舒服,看了她一宿!”

    “那你怎么还来?”

    “今天早上没事了,放心吧。”长青说。他从身旁的沙包上扽出一截系袋口的绳子,栓在自己的裤腰带上,揣上手,闭上眼睛。可能是熬了一夜,太困了,他上了车就想来一觉。

    “你不在家行吗?”幽静问。

    “有人看着。”

    “你赶紧结婚算了,现成的对象咋不要啊?”

    长青没吱声,可能是睡着了。

    车子没打火,一直滑下了陡坡。因为最近局里实行了新举措,每个司机都能领到“节油奖”。先定一个指标,只要你不超过这个指标,就能领到奖。如果指标以内还能节约,那就翻倍地奖励。老李当然不能错过任何节油的机会,放大坡的时候从来都是熄火行车,等啥时候马车都赶过来,才点火给油。我们院子里的人,还有局里,公司那些办事员,推销员,甚至一些借公家的活儿,不花车费,去外面溜达,探亲的家属。这些家属都不是普通人,全和什么官啊,什么管啊沾边!这些人都不愿意坐老李的车,都在背地里反映:李大屌看着比谁都男人,虎背熊腰的!开起车来还赶不上娘们!就像老牛拉破车,一会儿老牛兴奋了,唰唰使劲蹽!咱还以为这下痛快了,一会就到地方了!还没等高兴起来,咯!车又卡住了,驴车马车都撵上了,就是悠不起来!急得你一身痱子!

    “哈哈。人家那叫技术!有快有慢,疼老婆啊,太快了也不行,太慢了也不行,知道不?”每当听到这样的话,院子里别的司机,“瓢茬子”啊,“蒋光头”啊,“周不圆|”啊,全都这样调侃地说。

    其实老李这样操作是很危险的,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刹车很容易失灵!因为天冷,汽车还没预热好,发动机还没正常地运转起来,散发出多余的热量,使机盖底下个个部件润滑起来,只要刹车系统有一个零件卡住,那后果不堪设想!老李可是老司机了,至少有二十多年的驾龄,而且当过兵,经过特殊训练。什么样的天气,地貌,状况,该如何操作,他该心里有数。他如此违规操作,还不是为了那点一脚踢不倒的逼板子?

    放完了大坡,车子总算正常行驶了。这时城市已经苏醒了!一辆辆满负荷的公交电车,不堪重负地,嗡嗡巨响着,在大道上来回穿梭。自行车铃声此起彼伏,有的清脆,有的嘶哑。街上的人流猛涨,就如同暴雨过后的小河沟,眼看着就要溢出河沿,冲垮这个早晨!城市的早晨,每天如此,都被灌满了嘈杂,喧嚣。人们都为了各自的入口,活着的入口,四处行走,四处奔忙。也许生命存在的某一个层面上的意义,就是繁忙!这是你我在凝固又在流淌,在蔓延也在形成。

    车子一跑开,冷风就从苫布四周的缝隙里钻进来,一团一团地打着转儿,朝我们身上乱蹭。春天的风虽然没冬天的风寒气足,但是更伤人,更尖利!长青已经睡着了,香甜地打着呼噜。他身体强壮,从来不知道啥叫病。幽静戴上口罩,把棉帽子系紧。他闭着眼睛,盘腿靠着沙包坐着,看上去就像一个得道的高僧。这家伙身上可有不少古怪,听赖子说他的工夫不浅,是祖传的,到底有多深?院子里的人谁也没看他露过。正所谓高人不露相,不过那天拉车的时候,他还是露了一小手!老式的上海轿车很重的,看着就笨拙,敦实,像个大铁蛤蟆,应该有一吨来重。那天幽静扛着绳子,没费吹灰之力,一路小跑着就把轿车拉上了斜坡,看得我和老李目瞪口呆!

    我也裹紧棉大衣,闭上眼,缩成一团。车子上坡,下坡,左拐右拐,跑了一阵子,突然又熄了火,慢慢地滑行了一段距离,停下。老李不耐烦地按响了车喇叭,滴—嘀嘀嘀—嘀嘀嘀—滴······,车喇叭一个劲地叫着!过了不一会,就听赖子打开他那边的车门,劈头盖脸地骂开了:“你他妈不在路边等着,在家干什么啊?也想把份儿带出来?你老婆那么大,大象似的,井口还能小了!就你这小身板,黄鼠狼子似的,就你这上面的小脑袋也能探进去吧?不怕连头带身子一起掉进去?”

    “我老黄可成万人坑里的万人烦了啊!,你烦谁不烦啊?”

    “去去,车上面蹲着去!”

    “哪都一样,都是革命工作嘛!”

    “晚上互动没?”

    “互动了互动了,互动了好几回,那大娘们还说不得劲儿!我实在没法了就说我们院子里有个赖子‘底盘活’十分了得!实在不行的话,那天他有空,我把他叫来帮咱互动互动?她这才叫我睡觉。”

    “也是哈,她那么大个东西,肉山似的。你上顶上去趴着,跟落个小麻雀似的,再怎么鼓悠,也没多大意思!上车吧,那天给我留着门,看我能不能抽出点时间,帮你们互动互动。”赖子以一种公事公办的口气说。

    这个自称老黄的人才三十多岁,他个子特别小,属于“侏儒”那类人吧。这老黄脸也黑吧溜楸,手也黑吧溜楸,一年四季都穿黑吧溜楸的服装。一天到晚贼头贼脑,真像赖子说的一样,就和黄鼠狼子差不多!不过呐,人家是中专毕业,至于是那个中专毕业,反正也没人深究,又会怕马屁,当然也不排除和局里的某个头头沾亲带故,所以大小也是我们这里出头露脸的办事人员。我们出去提货,送货,都是他带车。

    半路上下起了雨,春雨如注,还挺急,打在苫布上啪啪作响。我把苫布掀开一条缝儿,向外张望着。山野总是似曾相识的,春天也一样。随着汽车的行进,远处时而是起伏连绵的山脉,在雨中延展着苍莽;时而是原野上的大田铺开辽阔和遥远,田那边视线所及的天际尽头也会有许多细草一样的枝丫刺穿苍穹!其实那都是长在远处的参天大树。有一些排排成行,毫无疑问,那些树下指定是一条从远方来又通向远方的大路。还有一些错落无序,那些树下也许是村庄小镇,也许是小桥流水,也许是野坡,幽洞,也许······;时而路旁也会有一个村落闪过,晚起的村民刚燃气炊烟,参差错落的人家,牛马人迹,鸡声狗吠;时而可见一条土路蜿蜒而上,九曲十八弯,通向一座大山的荒沟里。路的尽头,有土坯房屋半隐半现,屋前柴门禁闭,杳无人迹。寂静的祡院,也许是在等人风雨也归吧?也许有人已经推开过柴门,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离去了很久很久了吧?

    有些景致只能和我们擦肩而过,它存在于远方,我们永远达不到的远方。它就在那里,必须在那里,永远在那里凝固又消失!消失又存在,就如同一段弯曲的路通向一个固定的房屋,一个有看似有人迹的地方,可是我们只能用眼睛瞭望,却无法认同这个事实,从而确定一段活着的经历,死去的迷茫!正如同一些故事,我们无从知晓!不知道它如何开始,如何结束?风景作为风景永远地存在着,不管我们是否认为那是风景。可是故事成为故事,却是致密的!它在某个空间和时间里形成,犹如山坡上大小不一的石块,你无法砸碎它,探究里面的结构,但是你可以描述它,传播下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