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锋戾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妖月升天,今夜有变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八十九章 妖月升天,今夜有变

小说:锋戾作者:己宏字数:5949更新时间 : 2019-03-15 07:31:28
    “入口柔,一线喉,三分甘甜七分烈!……哈哈,好酒好酒,想不到此生还能喝到如此美妙之酒!”狄云枫激动地差点儿举杯高喊,好在有身旁的李言儿拽着他才闹出什么洋相。

    “嘿嘿,这位道友好品味!”钟恒子竟拖着一壶酒走至狄云枫跟前,亲手奉上道:“人生在世须尽欢,这酒的名字便叫做‘须尽欢’!”

    狄云枫捧着酒壶爱不释手,而钟恒子就凭着他的这份热情,高声对众人喊道:“那么今夜第一件拍品就出来了——就是这‘须尽欢’佳酿秘方!”

    仙界之人就算再不食人间烟火也懂得小酌几杯,美酒佳酿是一种精神遗产,无论传承到哪儿都会受人青睐。

    钟恒子又站在夜明珠光辉下的拍抬上,高举着一只褐色卷轴:“我手中所持的便是这‘须尽欢’的酿方!起拍价,一万灵石!老规矩!价高者得!”

    “二万!”

    “三万!”

    “五万!”

    ……

    一道佳酿秘方彻底将拍卖会的火力引燃,短短几声叫价便已来到了十万灵石之高!

    十万是一道坎儿,即使再善饮之人也该认真衡量是否值得。酒毕竟是消遣物,人们喝酒品味道的只占少数,他们更倾心于醉酒时晕乎乎的快感,而不论是糟酒还是美酒都能达到这种效果。

    “十万灵石,可还有出更高价的?”钟恒子脸上已笑开了花儿。

    狄云枫早在真武国就已变成了个酒痴,此等美酒佳酿他又怎舍得让别人拍去,便抬手叫喊道:“十一万灵石,我要了!”

    十万灵石都无人再叫价,狄云枫出十一万,佳酿秘方自然就稳当落入了他手中。

    “喂!你就是这么乱花灵石的么?你买这么个破酿方有什么用?”李言儿不解道。

    狄云枫笑道:“男人对美酒就好比你们女人对胭脂,看中了就价值千金,不在意自然就分文不值了。”

    这时又见八个赤裸的大汉抬着一尊三丈长宽的青铜丹炉踏天而来,发力时更喊出了“一二一,一二一”的响亮口号,来势汹汹,威风不小!

    狄云枫与一旁李言儿闲聊道:“你知道他们这番造假的架势让我想起了什么?”

    李言儿轻哼:“少卖关子,无趣!”

    狄云枫笑道:“就像我们老家那边儿修房子的泥水匠一样,这炉子纵使有千斤重,用灵御风一样能将之轻松托起。”

    “你当在场的人都是傻子么?谁瞧不出他们这是在作势造假?只不过……”李言儿极认真的打量了几眼那尊四方丹炉,又道:“只不过这丹炉的确配得上‘八抬大轿’伺候着,它算的上是一件极品法器。”

    狄云枫不由惊讶:“丹炉也算的上是法器?”

    “要不然呢?法器和灵器最大的区别就是前者更注重于先天品质,后者则更注重于后天淬炼。法器的材质普遍要比灵器好上很多,打造也要精细得多,唯一的弊端便是它十分单一,就比如这丹炉,只能拿来炼丹,还不能以精血认证,易主起来非常容易,”李言儿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所以它相对于灵器而言比较便宜,不信你听叫价。”

    只见钟恒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四方丹炉,介绍道:“此丹炉名叫做‘五星丹炉’,品质属极品,乃炼制灵丹妙药的必备之物。它从世家中流出,几经辗转落座在我如意斋,先出起拍价叁万灵石,最低加价一万灵石!”

    “五万!”

    “十万!”

    “二十万!”

    ……

    寻仙问道,除先天的资质外还需灵气的支撑,丹药的辅佐,拥有一口好丹炉外加一本专攻的丹火之术,对于自给自足的散修而言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转眼,竞拍价来到了三十万灵石!

    真武国各色的丸子皆是通过丹炉炼制而出,对真武国人而言,与其将丹火之术拿去炼丹炼药还不如多研发些火药用来打仗,所以真武的丹炉十分简陋,而往往这么简陋的丹炉却能炼制出功效强烈得各色丸子,试想若用上等丹炉去制造这些丸子那它们的药效是否就更强?

    真武的配方加上仙界丹炉,成品出来必定会脱销到极致!

    狄云枫一咬牙,开口出价力压群雄:“我出三十五万灵石!”

    钟恒子笑得灿烂,隔着老远夸赞狄云枫:“这位道友爱酒就爱丹,必定是个逍遥仙!老夫佩服,佩服!”

    狄云枫摆摆手:“唉,陶冶情操罢了,钟恒子道友赶紧实锤吧,我赶时间得紧呢!”

    “嘿嘿,看来这位道友很中意这件宝贝呀,但规矩还得有,我数三声若无人再加价,那这位白脸道友就拍得这件‘五星丹炉’了!”

    钟恒子数过三声,终于一锤定音将这第二件宝贝拍了出去。

    “美酒佳酿开门红,五星丹炉第二引,接下来才是我如意斋真正要拍得宝贝,诸位道友的灵石可要准备好咯!”

    狄云枫抚了抚袖口,虽说袖中乾坤非实质可现,但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腰包干瘪了许多,他心中暗叹:才刚刚开始便花去了四十万灵石,自己腰包里这点儿灵石果然还是少了些……

    “这一颗乃当世不多见的‘朱云草’五百年才得以生根发芽,一千年才生得如此灵动。世外传言,‘朱云草’可入药炼制‘婴丹’,食之一粒便可突破元婴瓶颈……好了,词穷不说,价高者得,十万灵石起拍,不封顶!”

    “五十万!”

    “八十万!”

    “一百万!”

    ……

    疯狂的叫价让如意斋外看热闹的散修一片哗然!

    所谓机缘,无碍乎就是游历天下以获得提升修为的方法,狄云枫瞧得出,在场多数人都恰在元婴初期的瓶颈上,百年千年止步不前,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带着遗憾陨落尘世间——这颗‘朱云草’恰能解去元婴的瓶颈之灾,它必是多数人穷极一生欲得之物。

    叫价上了两百万灵石,似乎也合情合理。

    两百万灵石若堆砌成灵脉可养活一处小仙门起码十年,然而拍下的东西仅是一棵草,一个机会。

    “诸位若觉得你方才那可‘朱云草’乃莫大的机缘,那么接下来的几件儿东西可就更加不得了!”钟恒子先买了个关子,他拍拍手,十位侍女走上台,她们每一个人手里都捧着一尊楠木锦盒儿。

    全场宾客纷纷站起!

    李言儿不动神色地坐在位置上,轻吐道:“终于是出来了……”

    锦盒只是装饰品,它完全掩盖不出真正宝贝的光芒与气息……何况是妖气!

    锦盒里头装得是妖丹!

    “下灵界的妖丹你也能看得上眼?”狄云枫疑惑道。

    李言儿冷声道:“人们皆晓得妖丹的价值,却忽略了它的来源。这十颗妖丹最起码都有玄品!而玄阶妖怪可完美匹敌元神修士,如此一来你是否就发现不妥了?”

    狄云枫惊呼:“莫非是有妖修作怪!”

    “我呸!你个傻子,妖域之人岂敢跑到仙界作怪?”李言儿白了狄云枫两眼才道:“仙界乃灵长类动物的天堂,会衍生出玄阶妖怪的地方只存在于一个地方——神封海!”

    狄云枫稍稍紧眉,神封海不就是自己下一步要去的地方么?前段日子紫云峰掌门携众长老即刻出山,目的就是神封海!

    李言儿又道:“大肆猎捕海兽极容易形成海怒,到时候整个仙界都得被淹没……呃,虽然说起来骇人听闻,但千万年来却未曾发生过,不过对于那些杀兽取丹大发横财之人,灵天府已有明确指示,揪出来,严惩不贷!”

    狄云枫倒不关心什么海怒,他只想知道神封海的一系变故会不会影响自己前进的道路,亦或者说……路就在眼前。李言儿是上头来的人铁定无疑,若是跟着她还愁找不见通往灵天界的路么?他大可有义气道:“你说吧,怎么揪,我帮你到底!”

    李言儿“嘿嘿”一笑:“好啊,你若想帮我就将这些妖丹全部买下来,到后头取货之时我们也好问问这些妖丹的来由。”

    不知为何李言儿的笑却让狄云枫有些瘆得慌,但他还是一口咬定:“好,且看钟恒子如何出价!”

    台下众宾眼睛都已瞪直,迫不及待地想开开眼。钟恒子见气氛已紧张到极致,便不再耽搁,他呵一干侍女道:“开!”

    侍女纷纷打开手中的锦盒,露出一粒粒金黄色珠子!珠子上妖气与生机交错混杂,霎时间渲染夜空,当空明月呈腥红之色!

    一轮妖月挂天!

    台下众宾客瞧得如痴如醉!

    狄云枫紧按着袖口中的蝴蝶.刀,月出腥红必有血光之灾!他的直觉错不了!

    “你怎么了?”李言儿疑惑的望着狄云枫,她并未察觉出有何不妥。

    狄云枫淡然且肯定道:“今夜有变。”

    李言儿却摇头否认道:“玄品妖丹出世,天有异像乃常事,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况且我也——”

    “呼咻!”大风起兮,追云逐月!

    “好强大的妖气!”李言儿惊呼。

    “暂退!”狄云枫毫不犹豫地拽起李言儿,转身化作一道金光退出如意斋!而就在他们离去的刹那,一道毁灭的红光正中砸向如意斋——“刺啦”一声巨响!如意斋上的颗夜明珠被拍得粉碎!

    “众道友勿走,吾等一起出力御敌!”钟恒子嘶声号召着,自行撑起一道结界暂挡红光攻势。

    但在座宾客谁愿意留下帮忙?他们见势这般大,各个想着如何自保逃命,早就随着夜明珠粉碎时一哄而散。不料他们还是晚了一步,自狄云枫与李言儿逃出的刹那,一道黑光结界降临如意斋,似无形的牢笼般将众宾客围困在里头。

    各路修士使出浑身解数妄想破开黑光结界,但明显地实力相差太远,他们的招数在结界面前全然不起作用。

    “究竟是谁?敢扰我如意斋的生意!”钟恒子冲天怒号道!

    只听天空传来一声怒呵:“哼!你们这帮自私自利的修道之人,屠杀我海族人还敢大张旗鼓地设会拍卖,今日我就要你们全部陪葬!”

    话音刚落,奔雷声起,只见云端间劈下一道赤红色的雷霆——“轰隆!”一击穿透如意斋所设的结界,刹那间便将如意斋与各路修士炸得稀巴烂!

    残肢漫天,血肉横飞,九里山集挨下惊天一劫!而如意斋上的宾客绝大多数都是下灵界的中流砥柱,无关他们品性好坏,一时间共同覆灭对于下灵界而言何尝不是一场变劫?

    “呼……还好我们跑得快,不然也得跟着遭殃。”狄云枫牵着李言儿出现在牡丹客栈顶,当尘埃落定时天上的云雾也就此散去,明月还是那个明月,但明月下的夜明珠却化为了灰烬。

    李言儿甩开狄云枫的手,出言责备道:“你干嘛要拉着我逃走?这下可好,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狄云枫摇头道:“那妖怪潜伏在如意斋这么久我们却没有发现,由此可见实力必不在你我之下。在敌我实力不明的前提时最好不要冒然行动,否则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

    李言儿虽有不服,可口头也没反驳的话,在望着已成废墟如意斋她轻叹道:“我先前曾言的‘海怒’指的就是这个。神封海族与修仙者共存,本来海兽食人与人捕妖丹乃物竞天择之理,但世事无常,物极必反,当一方打破另一方的平衡时弊端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修士为自身利益开始有组织地捕杀海兽,最终惹怒海族一脉,澜沧海水猛涨,吞噬陆地上的一切生灵。”

    狄云枫瞥着嘴:“这种从来未发生过的事情该不会在此刻发生吧?”

    李言儿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修士还未涉足此地,海族乃仙域霸主。但自从修士在此开山建派后,海族的地位渐渐地就受到了打压,修士求利迅速,短短不过万年的时间便统治了这片仙域,海族则被挤兑于神封海中繁衍生息。因神封海地隔两块大陆,修士们就明确地将灵气稀薄之地被称之为‘下灵界’,元气磅礴之地则被称之为‘灵天界’。”

    “海族因忌惮修士的强大不敢轻举妄动,但它们必从一开始便对修士抢夺霸权而怀恨在心,这一点从下灵界飞升灵天界上就可以明确地瞧出来——海族对神封海有着绝对的统治权,而下灵修士欲踏上灵天界修士则必须经过神封海,海族人就借机发难,它们会利用妖术设置重重陷阱,下灵修士稍有不慎便会坠入深渊,最后沉尸海底。”

    说到这儿李言儿幽幽一叹:“可这何尝不是一道考验呢?能渡过神封海飞升灵天界的修士必定是下灵翘楚,也正是灵天界所需的人才,但遗憾的是,两千多年来灵天界也未曾迎来一位下灵界飞升的修士。”

    “近五十年灵天界的各大海口都有风云澜沧之势,水位高出地面不下百丈,诸多邻边的海村都遭淹没,灵天界本想着手调查,可海族自在外海口设下结界彻底封锁海岸,为彻查其因,灵天府便派遣我与二位长老传送下界。又偶得知如意斋内会拍售‘玄品’妖丹,便过来瞧个究竟,谁知去遇上今遭这么一次变劫。”

    狄云枫道:“经你这么一说,海族越境抹杀下灵界的修士,其用意已经不言而喻了吧?”

    李言儿摇头道:“这个我无法擅自揣测,毕竟十颗玄品妖丹便是十只玄阶海兽,不排除今夜的屠杀是海族的报仇。”但她当即又苦恼道:“玄阶海兽最差也可比肩元婴后期的修士,下灵界又有哪个组织有捕杀它们能力?”

    狄云枫淡淡道:“杀手组织?那可有得调查了……”

    “你还好意思说!若不是你没胆子拉着我逃跑我早就将那海兽抓住,真相方可大白了!”

    “哪儿有你想得这么简单……”

    “那我可管不着,今天就得怪你!”

    “我简直比窦娥还冤……”

    “窦娥是谁?”

    “……”

    就在二人拌嘴之时肃清的大街上忽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哭喊声——

    “天呐,我祖上的千年心血呀,想不到今日竟毁在了我手里!我对不起孙家的列祖列宗呀……”

    见一个白面胖子从玉香楼里摇摇晃晃走出来,衣衫不整,销魂痕迹犹在,他几个踉跄跪倒在大街上,头首对着如意斋的方向又哭又拜!

    “这胖子是谁?”狄云枫疑惑道。

    “他就是如意斋的老板,孙玉楼。”回首一瞧,风华绝代的老板娘迈着轻盈的步子踏上楼顶,她走至李言儿身边略施一礼,恭敬唤了声:“馆主。”

    狄云枫纳闷地揉了揉鼻子:“你们认识?”

    李言儿点点头,老板娘却用异样的眼光瞧着狄云枫,直言道:“馆主,这个人有蹊跷。”

    狄云枫无奈道:“老板娘对我有偏见,但你当着我的面说我有问题,这样怕是不好吧?”

    李言儿并未在意二人言论,她抬手指着哭街的孙玉楼问道:“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狄云枫道:“这还用说么?花天酒地,侥幸逃过一劫呗。”

    “哼,嫖.娼还落到了好处,这下妖丹的卖家有着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