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道听 > 百家争锋 第五十六章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百家争锋 第五十六章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小说:道听作者:江白衣字数:3886更新时间 : 2019-02-11 19:34:00
    姬府的马车大概又行驶了半盏茶的功夫,车厢内的一众人便便感觉马车停住了。

    马夫恭敬的声音在车厢外边响起,“少爷,按照李公子给的指示,前面就是了。”

    “嗯,那就辛苦老王师傅了。”姬歌站起身来,冲着车厢外喊道。

    老王名叫什么姬府上下的人已经很少有人能够说的上来了。大概只有几位老人还能够记得。

    总之自从姬歌出生时便知道了姬府的后花园马厩中有个姓王的汉子,最主要是脾气好的出奇,无论见谁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每每碰到人都是点头哈腰。

    姬歌小时候被父亲训斥后经常跑去马厩中找他,府中人称呼他老王,姬歌也便学他们叫老王,而喂马的汉子也不生气,只是对着他笑笑,摸了摸姬歌地头。

    可每当父亲在马厩中找到自己时,见到老王总是拱手称呼王兄。

    不过姬歌知道父亲也从未对府中下人有过任何的横眉冷眼,都是客客气气的模样,所以他对于父亲对老王的称呼也没未起过疑心。

    等到姬歌他们下了马车,姬歌手腕一翻,手中便有了一壶酒,姬歌笑着说道:“这可是壶玉薤,老王你可要悠着点喝,你年纪大了可不能喝太多酒。不过喝完来找我要就是。”

    老王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那我就在这看着马车等候公子。”老王接过装满玉薤的酒壶,说道。

    姬歌点点头,看了眼李乐府。

    李乐府会意,转身带领着姬歌他们一行朝自己父亲坟那边走去。

    老王灌了一口玉薤酒,吧咋了一下嘴,“嘿,是这个味。”

    等到他忍不住灌第二口的时候,像是又记起来了临行前自家二爷的嘱咐,只好舔了舔嘴唇回味了刚才的酒味,又将酒壶收了起来。

    “嘿,等办完正事再喝。”

    姬府马车旁一个邋里邋遢怀抱酒壶的汉子小声嘟囔道。

    林间小径上。

    姬清灵一路上见什么都觉得古怪稀奇,毕竟燕昶山终年荒无人烟,很少有人会来此处,饶是姬清灵这般活脱的性子也架不住姑娘家胆子小,不敢自己一个人来此处。

    至于她有没有威胁柳三千和她一同前来,看一看柳三千的胆子就知道了。

    姬歌看了一眼东跑西窜的姬清灵,忍不住问了下跟随在旁边的红酥,“她这些年难道都是这般如此?”

    红酥莞尔一笑,“小姐平常在家乖得很,可这要是出了府门...”

    红酥不再说下去,出了府门,自然就是这般动如脱兔的模样。

    “我现在有些庆幸待在思规楼里这么些年了。这可让我耳边清净了不知道多少。”

    姬歌拍了下额头,苦笑一声说道。

    “早就对姬家小姐有所耳闻,听说前几年有位读书人给咱们这位大小姐写了句‘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结果一下子就给传开了。”

    “前一句倒好,也算是句良赞,可这后边这一句可就惹着这位小姑奶奶了。听说她是直接冲上了清楼质问那读书人为何骂她是兔子,结果你猜怎么样?”

    李乐府拂去粘在衣衫上的草籽,又开口说道:“那个读书人倒也是颇有几两风骨,就是不肯认错,再说在旁人看来这两句诗虽有些失雅,但也不是夸大其词,这要是一认错,这读书人以后也不见得能抬得头来。”

    “所以?”姬歌询问道。

    “所以他就被前边的那位大小姐给丢出了清楼。”李乐府扯了扯嘴,说道。

    “那户人家谈不上钟鸣鼎食之家,也不敢与姬家讨理一二,应该是寻思着就是哑巴吃黄连了,可没成想后来是是姬老爷子带着姬重如和她一齐亲自登门道歉,倒是弄的那户人家惶恐不安,期间连连作揖行礼。”

    姬歌点点头,不再接话。

    “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姬清灵从小径旁的树上跳了下来,狐疑地问道。

    不等姬歌开口,李乐府率先说道:“在说你这些年做过的‘好事’。”

    李乐府还特意将好事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姬清灵连连挥手,有些心虚的开口否认道:“我才没有,你不要瞎说啊。小心我去二叔那告你诽谤。”

    “吆,没成想咱姬家大小姐还有心虚脸红的时候。”李乐府嘴角噙笑,打趣说道。

    “哼,你要再这么在我哥面前毁坏我的声誉,小心我打你奥。”姬清灵晃了晃拳头,说道。

    “好了清灵,别闹了。”姬歌拍了下她的额头。

    “乐府兄,是不是快到了?”姬歌看了眼前方,转头询问道。

    “到了。前边就是。”李乐府点点头,伸手指向不远处一座隆起的土丘。

    “红酥,你和清灵就在这等着。”姬歌接过红酥手中的竹篮,对她们俩人说道。

    “那公子小心。”红酥提醒道。

    “知道了哥哥,你快去吧,拜祭完李叔叔我们赶紧回家去,我总感觉这地方阴森森的。”姬清灵催促道。

    等到姬歌与李乐府走近了那座隆起的土丘时,李乐府的步伐越来越慢,最终在距那座土丘半丈处停了下来。

    站在不远处的红酥看到李乐府在那伫立了好久,最后噗通一声跪在了那座在外人看来无名无姓的土丘前。

    “爹,孩儿来看您来了。”李乐府额头重重磕在地面之上。

    因为李乐府叩倒在地,所以姬歌看不到他脸上表情。

    李乐府叩完头后站起身来,接过姬歌拎在手中的竹篮放在地上,取出其中的纸钱,香烛,逐一点燃。

    等到纸钱燃尽,他又从竹篮中取出酒壶酒樽,倒了满满一杯,说道:“父亲,这是你最爱喝的杏花汾酒,也不知道您在那边能不能够喝到。”

    说完随即将酒樽一覆,酒水便撒在了地上。

    “父亲您放心,我一定会兴复李家。”李乐府将酒樽放在地上,眼神坚毅地说道。

    “我会让古家父子俩不得安生,死无葬身之地!”

    “当年的灭门之仇,我要让古家人十倍偿还!”

    姬歌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乐府抹了把脸,站起身来。

    李乐府看着眼前无名的土丘,说道:“临行前还打算去张家铺子那订做一块墓碑,上面要刻的字我都想好了。”

    “不过后来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父亲生前其实总是爱做些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每每见到父亲这般母亲总是少不了数落父亲,而印象中父亲也不敢还口。”

    “可生前这么这个爱极了面子的人你说横尸街头算不算得上是凄凉?死了连个最起码的墓碑都没有,连个坟头都是小土丘,是不是很可笑?”

    李乐府捂着脸,哽咽说道。

    李乐府用手背擦拭了下眼眶,看着拎着竹篮的姬歌说道:“其实这次你不用跟来的。”

    姬歌手指摩挲着篮柄,笑而不语。

    “恐怕此时古家精心栽培的杀手已经在赶往燕昶山的路上,如果古人醉和古缺月他们看的起我李乐府头上的这颗脑袋,只怕那些杀手已经在山下候着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姬歌开口问道。

    “从你坚持一定要跟来的时候。”李乐府眯缝着眼睛,说道:“这次重如师傅让我前来拜祭父亲的缘由大致我也能够猜的出来。”

    “只不过重如师傅还是低估了我对古家的报复心。我知道时间已经很是紧迫,从八年前就已经知道了。”

    “所以我认为重如师傅这是多此一举,不过你可不要告诉他,不然我怕以后会多吃很多苦头。”

    李乐府说完便向前走去。

    “不过可能二叔也有别的意思。”姬歌在他身后笑着说道。

    “嗯?”李乐府止住了步伐,回头看向他。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姬歌一字一顿地说道。

    姬府。

    姬重如作为当代姬家的掌舵人,可以称得上是位高权重,头顶上只有姬家老爷子姬邛可以压他一头,而姬家的小主姬歌虽被其他几家看好,但现在仍是不能够接过家主之位。

    但他的衣食起居确实简单至极,常年一身白衣,就连居住之所也是当年自己和大哥姬青云一起搭建的翠竹屋舍。

    这日,姬重如一人坐在翠竹屋舍内。

    那日在过妆亭内与义父对弈,谈及到李乐府,自然而然就谈到了自己在李乐府身上的谋划。

    其实他只告诉他义父其一,还有其二他没有开口跟义父说。

    其二就是假古家之这块砺石来琢磨一下李乐府这块美玉。

    多年前在与李相品的一次酒桌上,李相品告诉自己他已经将明清拳传授给了自己的儿子李乐府,至于他什么时候能得其真意,就要看他自己的天赋造化了。

    李乐府确实没猜错,这明清拳的的确确不是什么灵力修行法门,甚至连最基本的灵力功法都算不上,当初他父亲教给他拳法也确实是有清心明意之意。

    但到底是清的什么心,明的什么意,这些年李乐府一心复仇,恐怕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心眼,遮住了灵意。

    姬重如初见李乐府便看出了他只得其行,未解其意。

    等到他真正的明悟了这套拳法,可能离辟海境也不远了。

    有时灵力破境修行近在眼前,触手可及。有时却又远在天边,遥不可及。

    若这次李乐府他能够在古家的围杀下顿悟开窍,那他姬重如岂不是还要替李相品谢一谢古家。

    想到这,姬重如面前的紫砂茶杯砰然炸裂,但其中茶水却炸而不散,凝聚成一团水团悬浮在竹桌之上。

    只见他一拂袖,水团便如同撤去了禁制泼洒在地面上,落落实实的一个“杀”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