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唐狼 > 第三十五章 既是种子,那么,迟早都会发芽的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五章 既是种子,那么,迟早都会发芽的

小说:唐狼作者:叶落南乡字数:3655更新时间 : 2018-11-13 00:57:56
    今夜的上林苑再也无往日那般热闹,白天的风波还未曾彻底平息。若不是上林苑中那几位较为沉稳的将领阻拦着,上林苑的大门不会修的如此顺利,也绝不会让上官家族的随从们,这么顺利的走出长安街。

    回到天策学府的四人,此刻都显得心事重重。李复三人还没从酒祝述说的故事中走出,杨宁很是好奇,今日太庙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吧,到底出什么事了?”杨宁沉默片刻问道。

    李复看着他神情凝重说道:“你真的想知道?这关系着皇室。”

    杨宁想了想,说道:“这东都之中,关于皇室的事情还少吗?无非就是为了争权罢了。”

    李复摇了摇头,想反驳杨宁的话,可他忽然发现,杨宁说的没错。说到底,大唐这八百年来发生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与皇权有关。

    从太宗到圣后,再到现在的陛下。哪一个手上不是沾满了鲜血。那没有温度的皇位像是充满魔力的果子,将人性最黑暗、最冷酷的一面完全暴露出来。

    谁能想到,自己的亲儿子会对自己下毒手。谁又曾料到过,每夜躺在身旁的枕边人,在夜幕之中谋划着,她那不为人知的秘密。就连亲手送入嘴中的参汤,都放有她亲手洒下的毒粉。

    帝王之家,似乎并未温情可言。

    杨宁安静的听着李复转述这个故事,觉得有些寒冷。

    寒风透过那扇未曾关上的窗户,不断的吹摆着屋内的烛光。四人盘坐在屋内,也没有人有将那扇窗户合上的意思。

    “所以,史书上记载的事情,都是假的?”杨宁看着李复说道。

    李复想了想,说道:“也不尽然,不过是将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全部隐藏了起来。”

    杨宁沉默片刻,问道:“今日酒祝何为要跟你们说起这件事?难道当年的太子还有着后人活在东都不成?”

    大唐的太子一直在大唐士族的心目中只有一位,那边是太宗皇帝的长子——李承乾。

    高宗立过太子,中宗也立过。就连当初圣后临朝时都立过不至一位太子。可最终都无好下场。大唐太子的冕冠,像是一顶魔咒般,只要沾上,不是身首异处,就是流放外地。

    杨子虚挠了挠头,眼珠转了转。侧过身子向杨宁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就是那个后人呢?”

    杨宁这次倒是没有在敲打杨子虚的脑袋,而是很认真的回道:“不会,皇族子弟,一出生必须要有金匮玉碟。若无太常寺颁发的玉蝶,便就无皇族身份。哪怕是流落在外的皇室后代,也要有上代人的玉蝶,否则就算是三公为证,酒祝作保,也无法重归庙宇。我是被义父从雁门关带回东都的,记事起,身上就没有那东西,怎么可能是我呢。”

    杨子虚说道:“那倒也是,你要是有什么好东西,我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不至于这十几年来都不曾见过。”

    楚戈倒是显得很安静,从进入房间开始,他就没再开过口。目光一直放在李复的身上。

    “怎么了?”李复忽然注意到楚戈的目光,不解道。

    “我觉得,应该是你!”楚戈的声音很平静,很轻,很淡。像是在说着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屋内的三人包括李复,不解其意。

    “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太傅抚养长大的。太傅在十六年前的那个夜晚,血洗了半条长安街的府邸。而后远离东都,从此消失在大唐士族的视线当中。”

    “你也恰好已满十六,符合当初太傅离开东都的时间。当然,光凭这一点,说明不了什么。而太傅亲自授业,这本就是皇室子孙的待遇,但你别忘了,是谁为你束发的?是酒祝!大唐谁能得到酒祝亲自束发的待遇,不用我多说,我想你们也是知道的。除了故太子之外,大唐几百年间,谁曾享受过如此礼遇?”

    杨宁剑眉微挑,觉得楚戈说的并无道路。不错,酒祝亲自为其束发,大唐开朝以来,也只有故太子李承乾一人。

    不光如此,那夜从朱雀神道上出大明宫后,勇武候曾对李复手中的那柄“独魂”神枪有过想法。若不是当时忠威神将徐长海带着天策骑兵出现在第三横街,恐怕“独魂”也将会落到勇武候的手上。

    东都中,谁有权利随意调动天策府的精锐,出现在大明宫附近?除了帝武候,杨宁想不出别的人选。也只有帝武候敢如此,而帝武候,则是太傅最亲密的朋友。

    “楚戈说的对。酒祝大人常年待着太庙之中,近乎二百年来都没有消息传出。哪怕是人皇,想见他一面都难,更何况是寻常贵族侯府家?可自此元宵会试之后,酒祝大人的这四个字,已有三次出现在东都。无论是元宵会试,还是今日上林苑一事,里面都有你的参与。更何况,酒祝大人说过,那枚种子被太宗陛下所留下的传承很好的庇佑着。太宗的传承,不正是天策府嘛!”

    杨子虚忽然开口道,他比楚戈和杨宁要认识李复早一些,其中《国策》一书这件事情,就连他二人也不曾知晓。

    既然是《国策》。那么,除了是掌握天下之人,谁还有资格去研读呢?不光是这样,天策除了要保卫大唐安危,还有就是守护帝位的传承。若是真有那封所谓的太宗遗诏,天策必然会遵那封遗诏。只要故太子的后人不做危害大唐之事,天策府全府全军,都将会奉为其主。

    李复摇了摇头,照楚戈和杨子虚的说法,的确是自己的嫌疑最大。本来自己到这东都来,就是为了找寻身世之谜。多少次,李复向夫子问及此事,夫子皆是闭口不言。可自己怎么也不相信,他就算那枚种子。

    屋内再次陷入了沉默。四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李复咬着牙,寒声道:“我肯定不是那枚种子,帝王家的无情,绝非一代两代人所造成的。若是为了一己之利,便要流血漂橹。还不如让这种子永远也发不了芽。”

    杨宁明白他的意思,楚戈也明白,可杨子虚却说出了不同的看法。

    “可你不要忘了,那枚种子迟早是要发芽的,就如同那莲池之中的莲花一般,无论埋藏在地底多久,哪怕百年、千年。只要有合适的土壤,合适的时机,终究还是要开花的。更何况,太宗晚年却是传位与故太子,只是被人夺走了罢了。”

    “那太宗呢?太宗的位置不也是夺来的吗?”;李复长叹一口气,语气很是平静,神情也很真挚。

    杨子虚神情有些激动,嘲讽道:“太宗的位置是夺来的不错,可当年太祖皇帝也并没有明旨指定谁来登上皇位。太宗怎么就不能夺了?故太子的后人不一样,太宗有遗诏。”

    “有吗?那也只是酒祝大人说有的,可我们谁都没见到过。”李复微微低头,看不见他的脸上到底是和神情。

    “酒祝说有,那肯定就有!既然有人发现过,那么就一点还存在这个世上。对!肯定还在这个世上,如今的大唐,内忧外患,这都是那个太极殿上的那个死胖子一手造成的。大唐是该换血了,而且是大换血!”杨子虚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显得很是愤怒。

    猛药去疴,重典治乱。这是《唐礼》中的一句话。

    杨子虚所表达的,也正是这个意思。

    不光是杨子虚,楚戈、杨宁,甚至是李复自己也都觉得杨子虚说的是对的。

    大唐这一百年来,的确是处以一种病态之中。三处边疆只有天策镇守。而玉门关的守军,更是多少年未曾有人过去换防。大唐开国时期的精锐,无一不是在争夺帝位的战争中消耗殆尽。就连最重要的苍云玄甲军,都差点被削除了编制。

    这一切,皆是因为皇室的内耗。

    内部,人皇宠幸上官家。神策也一直和上官家处于暧昧状态,要不是东都中还存有龙武卫和天策一部分精锐骑兵,谁有敢保证,上官家,不会成为第二个武家?上官嫣不会成为第二个圣后!

    杨宁微微拍了拍杨子虚的手,示意他不要在说了。在没有绝对的证据的情况下,随意去认定一个人,是故太子的后代,这可能会给他带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行了,今夜先这样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子虚你今晚就不要回府了,就在这天策学府住下。”杨宁站起身来,微一沉思,而后看着杨子虚认真道。

    …………….

    回到天策学府那间暂时属于李复的房间内,李复觉得眼皮有些沉重,很是困倦。

    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不光是因为今日之事。更主要的还是杨子虚和楚戈的那番话。

    稻香村间,夫子一直都没告诉过自己的身世。只是在自己离开时,告诉过自己,自己是东都人士。来到东都不过数月,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元宵会试,酒祝,上官家,夫子的正式身份…..

    而这些事情,都是和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这一切,本不该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所该承受的。

    李复走到床前,准备歇息。

    可目光却被桌子上那件长匣所吸引,那里面放的是太宗的“独魂”神枪。

    他忽然想起今日酒祝的话,走到桌前,打卡匣盒。黑色龙纹的长枪,在烛火的照耀下,散发着异样的色彩。

    那精美的枪身上,似有一条条极细的淡纹在流淌着,李复知道,那是长年战场杀伐,所留下的血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