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摘仙令 > 第二四二章 修炼佳境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四二章 修炼佳境

小说:摘仙令作者:潭子字数:5682更新时间 : 2019-07-03 23:53:18
    陆家明里暗里的倾扎,陆灵蹊不知道,她只听说陆家祖宗堂被人炸了。

    被古仙诅咒只能一脉单传的畅灵之脉,如此吸引上泰魔门修士,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信老祖可能直到死,都只知道,流放的表相。

    老祖宗宁知意死后沉尸,把她自己抹得干干净净,让人找也无可找,那她到底有没有给亲儿留下后路?

    如果流放就是她安排的后路……

    陆灵蹊抱着酒葫芦,忍不住给自己灌了一口。

    辣辣热热后又回甘的猴儿酒,似乎有那么点味道,不是不能接受了。

    她需要酒来烫心烫身,需要它麻痹脑海中无数理不清,却总是窜出来的头绪。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陆灵蹊躲在不大的客房里,第一次知道长辈们为什么喜欢酒这东西了。

    原来,每个人的生活里,都有自己的不容易,都有无法开解,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爷爷!爹!娘……,我们就不该回来。”

    如果没回来,她当药铺的大小姐,偶尔跟爷爷去采药,跟父亲去走商,跟母亲练练武,日子也自在又充实。

    回来干什么呀?

    陆灵蹊闭着眼睛,一边喝酒,一边不让眼泪出来。

    一家人已经回来了,再也回不去,再哭也没用。

    陆灵蹊胡乱地抹着没控制住,非要掉下的没用东西,抑制住喉间的呜咽,逼自己把注意力再放到灵酒的灵气上。

    猴儿酒是好东西,已经有大量的灵气在肚腹间窜来窜去,她不能浪费了。

    把酒葫芦重新盖好,陆灵蹊就在榻上打坐。

    可能是猴儿酒的灵气纯粹,可能是她炼化灵力为己用的想法太强烈,也可能是经过了陆望的传承,两枚养魂木的加持后,神魂壮大了,迷迷糊糊间,周天运行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原来喝酒后还可以这样修炼?

    陆灵蹊好像被打开了一个新大门,瞬间忘了其他,一边高速运转功法,一边分心截住一点灵力,‘啵’的一声,把酒葫芦的盖子踢了。

    ……

    大半天了,养的猪还没起来。

    柳酒儿觉得自己该去叫个门,想要给猪催肥,只让她睡,不喂食是不行的。

    她很认真地去敲某人的门禁。

    正常,只要不是睡死,都能一敲而开,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里面的人,没一点给她开门的意思。

    什么意思?

    又要跟她提条件?

    吃过亏的柳酒儿当场阴下脸来,转身就去找南佳人。

    在这里,他们都归南师姐管。

    宜法师伯可不像她师父,林不要脸的再厉害也威胁不了南师姐。

    在外面打听陆家后绪和魔门修士有无抓到的南佳人,心中挂的都是大事。

    听柳酒儿说门没敲开,她投喂不了的抱怨后,嘴角忍不住直抽抽。

    师妹一个比一个奇葩,真是难得,她居然耐耐心心地听完了。

    “咳!林蹊不是能委屈她自己的人。你把她当猪养的目光太明显,换我,我……也不想理你。”

    是吗?

    柳酒儿黑脸。

    “师姐,林师姐惯会拍长辈们的马屁,她一下子瘦了这么多,要在这边养伤,与我们开始没重视也有关系。”

    柳酒儿就站在原地,“请果报大师炼丹,是她最先提出的,我们回去,又要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万一掌门师伯和宜法师伯不放心……”

    后面的话,她没说。

    但南佳人已经明白了。

    随庆师伯被困,她家人被劫,于情于理,长辈们都会比平常更关注林蹊。

    万一不放心她在这边养伤,亲自过来哪一个,看到弱不经风的师妹,那……

    南佳人觉得,一顿训,她早跑不掉了。

    只是,那顿训斥,到底有多严重,就得看林蹊的恢复情况。

    “是不是你煲的养身汤不好吃啊?”

    那个人就是个吃货,南佳人怀疑是柳酒儿的手艺不行,“我们能逼她吃一次,逼不了她吃两次三次,与其让我们求着她吃,不如让她求着找我们要吃的。”

    什么意思?

    柳酒儿捂紧了自己的储物袋,“师姐,我没灵石,买不起任何东西。”

    南佳人:“……”

    她是这个意思吗?

    好吧,确实是这个意思。

    太霄宫坊市有家名叫掘地馆的药膳房,里面有好几位丹医同修的药膳大师,据说,他们做出来的各种养身药膳,功能强大,味道奇美无比。

    当然了,掘地馆的药膳,价钱也奇高无比。

    南佳人摸摸自个的储物袋,也舍不得。

    “酒儿,知袖师叔那么喜欢林蹊,你就没想过,跟她学那么一两招?”她望着戒备的师妹,“所谓吃人的嘴短……”

    “停!我这辈子都不会拍马屁!”

    怎么叫拍马屁?

    南佳人叹了一口气,“怪不得知袖师叔对你们六个动不动就横眉立目,她不是马,是你们的亲师父,孝顺跟拍马屁,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我口误。”

    柳酒儿板着脸,“不过,林师姐也挺得宜法师伯的喜欢,师姐不要学一学吗?”

    “……”

    天~就这么被她聊死了。

    算了,他们中林蹊最有钱,要吃也得她自个付才对。

    南佳人决定动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鼓动她自己出灵石,她们帮她买多少都行。

    “走吧!我们一起去敲门,然后,我说掘地馆药膳的时候,你帮忙夸夸。”

    这个可以有。

    柳酒儿紧紧跟着她。

    ……

    不知喝了多少酒的陆灵蹊,迷迷糊糊间,见酒气成云,福至心灵地干脆一心二用,一边修炼,一边一掌按榻浮起身体,用引龙决摆了个密云不雨的姿势。

    龙在云中,从来都不可能一成不变。

    她的身体随着浓浓的酒气,轻轻摇摆,似乎自得其乐的紧。

    陆灵蹊沉浸在神魂和身体的半梦半醒间,激荡的灵力,在体内哗哗流淌,它们随着身体的摆动,一面归于丹田,一面又从丹田流出,在进与出中,好像越来越大。

    这感觉,她怀疑是喝醉酒后的假象,但哪怕假象,也值得沉迷一时。

    咚咚!

    有不合时宜的响动。

    满室的酒香中,陆灵蹊的身体在轻轻摇摆,似乎没到半息就又忘了。

    咚咚!

    又两声响动。

    闭着眼睛,以密云不雨姿势晃动的陆灵蹊对外界的触动,特别不敏感,一晃两晃三晃~又忘了。

    ……

    南佳人不敢敲下去了。

    师妹能进阶得这么快,是因为她敢拼敢干。

    现在,只怕又修炼上了。

    细心观察,可以看到这周围的灵气很活跃。

    “明天再来吧!”南佳人叹口气,“定然是修炼到了紧要的时候。”

    这种情况,柳酒儿当然不敢打断,“她身体那个样子,现在修炼,不是事倍功半吗?”她从不否认,某人的拼劲。

    可是,事倍功半的事在这时候干……

    “师姐,要是林师姐明天还修炼,我们怎么办?”

    他们能在这里呆的时间不多了,凭那个小性的,柳酒儿怀疑,她真要不想见她,不想被当猪喂,可能一直会避着他们,一直修炼。

    “那也没办法!”南佳人摊摊手,“强行硬闯这种事,你不敢做,我也不敢做。”哪怕知道,林蹊有意避着他们,也只能认了。

    所以,师妹这种东西,一定要越少越好。要是师弟,皮躁肉厚的,不管骂,还是打,都使得。

    “林蹊的脾气你知道的。”

    惹毛的,真敢告黑状!

    两人来得快,去的更快。

    ……

    仪芬看着难掩疲惫的陆传,心下真想叹气。

    “陆家的事,有你爹管着就行了,回头,我会跟他谈,你……就不要插进去了。”

    蹉跎至今的亲儿,在陆家族人心里,早就无足轻重。

    陆岱峭敢叫板陆岱山自然是有备而去,更何况,坟山死人,祖宗堂被炸,与畅灵之脉确实脱不了关系。

    仪芬对陆岱山一肚子的气,“当年的事,本就是一笔糊涂账,现在又过了这么多年,想求个明白,你爹是在做梦!”

    她不想陆传再陷心结中,“你爹一辈子都没什么魄力,要不然,当年怎么也不会低头,真的接受了家族安排,你大娘过世,他查天查地,查东查西,就是不敢问你爷爷。”

    老爷子是族长,更是救宁知意的当事人,这里面如果真有什么秘密,他肯定会有所察觉。

    可惜当年,她没想到,等想到的时候,老爷子已过世了。

    “母亲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陆传亲自给她奉上一杯灵茶,“跟爹去见六叔祖也是因为二叔逼得太过,祖宗堂被炸……,我和爹也心痛!”

    陆家祖宗对得起后人,可是他们这些后人,却让他们死后不安,实在不孝。

    “那你六叔祖怎么说?”

    “六叔祖……”陆传脸上有些迟疑,“六叔祖压服了二叔,把他骂了一顿,然后……然后说这是陆家该有之劫!”

    该有之劫?

    仪芬的眉头蹙了蹙,“他没再说其他的话吗?”

    “没有!”陆传摇头,“就是一声又一声的叹气。”

    “……罢了!”

    仪芬知道,指望这父子两个在倔老六那把话套出来,根本不可能,“你们家的事,我听着烦心,我只问你,这次闭关顺利吗?”

    “顺利!”

    陆传在母亲面前伸出手,“我只是不想再被人闲话,所以按了部分修为。”

    噢?

    仪芬的灵力在他身上瞬过一圈,收手的时候,眼中的笑意再也止不住,“干的不错!”苦难使人成长,虽然这份成长来得迟了些。

    “看看这是什么?”

    两只玉盒被她放到了桌前。

    “碧心果?”

    打开的时候,陆传又惊又喜的同时,又非常歉疚,“娘,您应该多关注您自己的修炼才是。”

    这东西不好找,“我已经听爹说了,我闭关的这段时间,您接了宗门不少任务,到处跑……”

    一定是想给他多寻些冲关的灵草,“您这样,我……”

    “这可不是我找的。”

    仪芬真人笑了,“还记得你在百禁山的小朋友吗?她现在正做客我们太霄宫,小丫头运气得了陆望老祖的传承,当天就在睡梦中自我演化十面埋伏,我见她灵气不够,送了些聚元丹,这两颗碧心果,都是她送的。”

    啊?

    陆传惊讶过后,真是太惊喜了,“那她现在如何?没像陆安老祖那样生病吧?”

    仪芬笑了,“随庆就那么一个宝贝徒弟,惯得没边,身上大概什么都有。虽然吃了点苦,瘦了不少,可是精神方面还不错。”

    那就好!

    “这东西这么珍贵,我们就这样拿了,她……”

    陆传都担心,随庆前辈暂时不在,她回千道宗交不了差。

    “你想多了。”

    仪芬真不知道,说这个儿子什么好,“她自出道以来,机缘一直不错,奇怪岛里,连交两个化神修士的徒弟……”

    仪芬把乐机门某人出的风头,跟儿子都说一遍,“所以,这碧心果,你就安安心心地收着,人家表面是谢我,其实就是有意送你的。”

    “……”

    陆传心中暖暖。

    废了几百年,连亲儿子都不愿跟他多说话,直到在百禁山遇到林蹊,他教她世事,教修炼心得……

    小丫头是想谢他吧?

    “那我就收着了,明早去见见她。”

    “嗯!”

    仪芬不反对陆传跟小丫头接触,“那你先到坊市的掘地馆,给她多弄几份养身的药膳吧,听说小丫头一直没辟谷。”

    她细细跟他说林蹊得了陆望传承后的样子。

    掘地馆的药膳大师,可以通过她介绍出来的情况,放不同的药材灵材,做出最合她情况的养身药膳。

    ……

    陆灵蹊从没想过,碧心果会帮她引来陆传。

    她的修炼,没有停歇!

    丹田灵力进进出出的频律和身体密云不雨时摇摆的频律似乎万分契合。

    修炼的快乐在于忘我,在于舒服,她在迷迷糊糊中,忘记外面的一切,神魂和身体都万分自在。

    时间对她来说,好像不存在了,如果可以,她可以这样修炼到地老天荒。

    “前辈找林蹊?”

    看到来人,南佳人把惊讶按在心里,“不巧,她现在……正在修炼!”

    修炼?

    陆传站在小朋友的门前,稍一感应,果然发现灵气非常活跃!小丫头似乎没被身体所累,正修炼在佳境上。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搅了。”

    陆传令出一个乾坤食盒,“这是我给她在掘地馆订的养身药膳,回头她修炼结束,你帮我转交吧!”

    啊?

    掘地馆的养身药膳?

    “这太贵重了……”

    南佳人怀疑师妹送仪芬那两颗碧心果,不止是感谢人家,还是因为,她跟陆传关系不错!

    “你只管接,她一定会拿着的。”

    陆传又摸出两枚玉简,“这两枚玉简,也要麻烦小友转交,告诉林蹊,都是她用得着的,若还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师父。”

    “啊……是!”

    人家如此不见外,南佳人能说啥,只能点头。

    目送这位前辈走远,她回头盯着某人的木门,目中满是无奈。

    从周围灵气的活跃程度来看,师妹的修炼确实在佳境上,昨天如此,今天不是如此,很显然,某人就是要借着修炼,避过他们给她增肥的计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