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六零军嫂有空间 > 第445章 得奖(6000+)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445章 得奖(6000+)

小说:六零军嫂有空间作者:吾乃九千岁字数:7941更新时间 : 2019-01-11 20:58:44
    南方某小国屡屡挑衅我国,不顾我国曾援助他国的情谊,忘恩负义,对我国展开军事行动。

    我军采取自卫措施,在短时间内占领了这国北部20余个重要城市和县镇,只一个月的时间,就打入了该国都城。

    随即,我国宣布战争胜利!

    只是自此后,两国关系将入冰点。

    华国的崛起令很多国家忌惮、恐惧,甚至是嫉妒,所以他们想方设法来阻止华国的崛起。

    但,某些国家的愿望注定落空,华国也注定崛起。

    仗打完了,夏至也终于能够联系到顾北城了。

    仗打完了,夏至也终于能够联系到顾北城了。

    夏至拿着电话筒,有些担心的问,“北城哥,你没受伤吧?”

    顾北城摇头道,“我倒是没有,我一直在指挥部,这次我们虽能在一个月之内就攻破敌人的防御体系,但同时我们的战士伤亡也很大。”

    夏至能够听得出来,顾北城语气有些沉重,根据夏至知道的历史,南方某小国为了阻击解放军前进的脚步,在密林中埋了很多地雷。

    战士们稍不注意就会踩到地雷,被炸死,这个年代地雷的探测仪器还没有那么发达,只能靠着经验老道的战士排除地雷,

    但人力有限,那么多地雷,哪里排除的干净?

    所以战争之后,很多战士都成了残疾人,虽然受伤的战士有国家的补贴,但顾北城看到自己手下的兵,那样鲜活年轻的生命就要成为残疾人,他心里就难受。

    夏至忽然想到什么,说道,“北城哥,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服装厂已经建立起来了。”顾

    北城听夏至这么说,轻笑一声,说道,“以后你怕是要受累了。”

    夏至笑道,“我其实也挺高兴的,觉得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然后夏至话音一转道,“北城哥,我的工厂里需要几个保安,如果有退役的战士想要这个工作的话,我非常乐意接纳他们。”

    夏至说完又很不好意思道,“虽然我的工厂现在还小,只需要几名保安,但是我相信将来,我能给那些残疾军人们,都能找到一个好工作。”

    现在农村老百姓还老老实实的在家种地,根本没有外出打工的概念,而且现在城市里的工厂大多都是国有企业,私人厂子。

    普通老百姓想要在城里找个工作,哪有那么容易?

    再说了,城里的剩余劳动力也很多,更轮不到受伤的军人们了。

    那些残疾将士回到家之后,也只是务农,每年挣不了多少钱,还可能因为他们残疾,而娶不上媳妇儿,一辈子孤苦终老。

    那些将士为国家流过血,夏至不忍心他们的后半辈子过的那样凄惨,所以夏至打算等以后自己的工厂扩大了,就会招一批残疾军人,让他们能有工作。

    只要有个稳定工作,能挣钱,应该就有姑娘愿意嫁给他们,人生不至于太过悲凉。

    顾北城听懂了夏至的意思,此时正在南方自己宿舍的顾北城眼眶有些热,听着对面夏至用轻缓的语气说着将来的打算,顾北城心里满满都是感动。

    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媳妇儿,谢谢你。”

    夏至笑着说,“北城哥,你快回来吧,我可是有事需要你帮我做呢。”

    顾北城得到夏至的安慰之后,心情也好了许多,语气轻松道,“行,我很快就回去。”

    接着,顾北城就听到一声软软糯糯的童音,“爸爸。”

    顾北城听到了暖暖的声音,随即语气更加温柔,“暖暖。”

    暖暖听到顾北城在叫她,也忍不住兴奋的挥舞着小手,嘴里不停的叫着,“爸爸,爸爸,爸爸,回来,回来...”

    顾北城的眼眶有些热,随即温柔道,“好,暖暖等着,爸爸这就回家,给暖暖买好吃的,好不好?”

    “糖糖,我要...糖糖。”

    听到暖暖说吃糖,顾北城忍不住轻笑起来,答应道,“好,爸爸回去给暖暖买糖吃。”

    接着,顾老太太和顾老爷子也和顾北城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夏至把孩子留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去到了店里,此时店面已经完全装修好,招牌也已经做好。

    招牌上面是伊人两个大字,在两个大字旁边则是一只纤纤素手,指尖有点点红晕,如桃花瓣一样晕开。

    这是手透着女人的娇美,文雅和高贵,这是夏至为伊人设计的商标。

    大街上来往的人群看到这里突然开了一家店,都不免有些好奇,忍不住盯上几眼。

    夏至让人把厂里的衣服拿到店里挂起来,夏至厂里不只做毛呢大衣,还做羊毛衫。

    羊毛衫是紧身的,也有A字型款式,各种各样的都有,颜色也更是鲜艳。

    裤子有时下最流行的喇叭裤,也有铅笔裤和阔腿裤。

    夏至到店里的时候,闫庆义正在店里指挥着工人忙碌。

    看到夏至,闫庆义连忙迎上来,“厂长,您来了。”

    店里衣服的摆置也仿照后世,挂在墙上,或者是店里中间位置,留着几排衣架,上面也挂满了衣服,整个店显得琳琅满目,却又干净整洁。

    闫庆义笑呵呵道,“老板,咱们店明天就能开张,还是您想选一个好日子?”

    夏至道,“不用选了,明天就是个好日子。”

    夏至又和闫庆义说了一会儿,“你去印几张广告,在周边的那些工厂门口发一发,明天商店开业,所有衣服一律九折。”

    闫庆义忙点头道,“行。”

    夏至又在店里看了一圈,让闫庆义在这招呼着,自己则骑着自行车去了厂里。

    现在厂里忙得热火朝天,夏至又检查了一下衣服的质量,发现没有问题,这才让孟良盯着,自己骑着车又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夏至就起床,去了店里。

    此时店门前,闫庆义已经买了两挂鞭炮,今天也正好是周末,周围还真聚集了不少人,还有一些女孩子手中拿着闫庆义昨天让人发的广告。

    闫庆义一见到夏至,马上让夏至站到店门口。

    夏至看着台下乌泱泱的人大声道,“大家好,今天我们伊人服装店正式开业,店里所有的衣服一律打九折,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照顾我们的生意......”

    闫庆义和店里的服务员带头鼓掌“啪啪啪...”

    夏至说着,给大家欠了欠身,然后就让闫庆义点燃了鞭炮,在一片喜气洋洋中,服装店打开大门。

    现在京城的一些百货商店,也没有夏至这家店装潢的气派。

    不少女孩子走进去,看到琳琅满目的衣服,都忍不住发出惊叹之声,特别是屋里的衣服颜色特别鲜艳,样式也特别新。

    一个20出头,穿着一件红色毛呢大衣,脚上穿着小皮鞋的年轻女人,在店里转了一圈,夏至能从对方的穿着,谈吐看出面前的女人不简单。

    于是,走上去问,“同志,有没有看中的衣服?”

    那女人知道夏至是这家服装店的老板,就笑着说,“你店里的衣服不错,样式挺新颖,比我在上海看到那些衣服还要漂亮。”

    夏至一听,就知道这女人果然不简单,然后笑着介绍道,“同志,既然喜欢,不妨穿上试试效果。”

    然后,夏至走到一件翻领双排扣收腰带腰带的毛呢大衣前,说道,“这件衣服线条流畅,贴身剪裁,同志身体苗条,穿上后能更显女性的线条优美感,而且还特别显气质,要不要试试?”

    女人对于夏至介绍的这件黑色的毛呢大衣也比较感兴趣,就点了点头道,“你拿下来,让我试试。”

    夏至就亲自把衣服拿下来,然后给女人穿在身上。

    女人身体很瘦,但长得挺高,只有1米7多,穿上这件黑色的毛呢大衣,果然显得更加气质出众,颇有股雷厉风行的锐利感,女人也很满意。

    夏至一看,介绍道,“同志,要不要看看我们店里的裤子,我们店里不止有时下最流行的喇叭裤,还有铅笔裤,阔腿裤。”

    女人顺着夏至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看中了一条牛仔铅笔裤,穿上身上更显双腿修长。

    女人也觉得特别好看,当下就道,“这条裤子,那条黑色的毛呢大衣给我装起来,还有那件圆领的粉红色毛呢大衣,也给我来一件。”

    这女人果然不差钱,最后走的时候,在夏至店里买走了三件毛呢大衣,两条裤子,花了差不多400多块,确实是个有钱人。

    店里的服务员是夏至从工厂里临时调过来的,夏至之前也对她们进行过培训,对顾客态度特别好,很殷勤,与百货商店那些矜持自傲的服务员强多了。

    那些服务员问话的时候,她们都是爱搭不理,在这里,你能充分感受到,服务员对你的尊重。

    夏至在店里忙活了一上午,说的口干舌燥,闫庆义跑过来对夏至说,“厂长,咱们放在库房里了几十件毛呢大衣全卖光了。”

    夏至听后说道,“赶紧告诉孟良,让他让人在送一批过来。”

    闫庆义忙说道,“不用您吩咐,我已经跟孟良说过了。”

    夏至满意的点点头,这闫庆义和孟良不但工作经验丰富,而且很会来事儿,帮了夏至很大的忙。

    现在在京城开个人服装店的人特别少,京城里的有钱人多,百货商店都逛腻了,现在听说有一家私人服装店里的衣服特别漂亮,很多女孩子都慕名而来。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有钱,但是女孩子嘛,宁愿省吃俭用,也要买一件漂亮的衣裳。

    虽然夏至这里的衣服比百货商店里的衣服要贵一些,但是夏至这里的衣服更漂亮,用料也更讲究,做工也更好,穿上人也更显得漂亮。

    等晚上,商店关门后,夏至与闫庆义仔细一数,今天的营业额竟然达到了1万多块,抛去人工和材料,夏至至少能赚将近4000块。

    这可是第一天,不说闫庆义,就连夏至也被惊到了,不过生意嘛,向来什么最赚钱,那就是垄断的生意最赚钱。

    夏至现在做服装生意自然算不上垄断,毕竟那些百货商店也卖着衣服呢。

    可是夏至卖的衣服样式新颖好看,是百货商店所没有的,也不怪那么多喜欢漂亮的女孩子会来她这里买衣服。

    而且这里的衣服不只是年轻女孩能穿,上了年纪的也能穿,有些女孩不舍得给自己买,却舍得给自己母亲买一件。

    店里有四五个服务员,夏至笑着对大家说,“今天大家都累了,赶紧回去休息吧,等这个月底我给大家发奖金。”

    本来还累得有气无力的女孩子,听到夏至说月末发奖金,顿时高兴得欢呼起来。

    闫庆义是最后离开的,夏至离开服装店后,就直接回了家。

    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还有加了几个孩子都已经回来了,见到夏至回来,顾老太太忍不住问,“今天生意怎么样?”

    几个孩子也都好奇的看着夏至,夏至看着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担心的样子,笑了笑道,“爸,妈,今天店的营业额达到了一万多。”

    “什么?”顾老爷子有些不敢置信道,“这么多?”

    夏至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

    顾老爷子笑着摇摇头道,“也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想要做生意,这做生意的确赚钱。”

    顾老太太笑呵呵道,“做生意咋了?咱们夏至做的可是正经生意,靠自己的劳动智慧赚钱,不丢人。”

    顾老爷子忙说,“我啥时候说丢人了?”

    “我只是感叹,这做生意比种地来钱可快的多。”

    几个孩子也纷纷发出惊呼声,除了一无所知的暖暖外,安安忍不住凑到夏至面前,问道,“妈妈,那我们能赚多少钱呀?”

    小猴子,小包子,小鱼儿也都好奇的看向夏至。

    夏至说,“咱们至少能赚4000块。”

    这些孩子一声惊呼,暗暗崇拜的看着夏至,“妈妈,你太厉害了!”

    小猴子忍不住道,“妈,让我跟你一起做生意吧。”

    夏至没好气的给了小猴子一巴掌,笑骂道,“你才多大呀,你就做生意。”

    小猴子也只是说一说,小猴子的愿望一直都是做一个大英雄,他将来是要参军的。

    安安却目光闪烁,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小包子惊讶过后,则又拿起自己的书看了起来。

    小鱼儿则一脸感叹,“天哪,4000块能买多少好吃的呀?”

    多多则冲着夏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张嘴吐出几个字,“妈妈...厉害。”

    夏至摸了摸多多小脑袋。

    第二天,夏至去店里时,店已经开门了,店里的客人还不少。

    “厂长,您来了?”闫庆义看夏至来了,高兴的招呼“今天的生意比昨天还好。”

    夏至见闫庆义忙碌,就笑着说:“受累了,你在这看着,我去厂里看看。”

    “不累,不累,厂长尽管去。”

    夏至骑着自行车去了厂里,在厂里转了一圈,厂里有孟良看着,工人们干劲也足,倒不用她操心。

    倒是,傍晚,夏至去接多多时,赵老师对夏至说:“我明天要带多多去参加京城少年绘画大赛。”

    夏至说“用我跟着去吗?”

    赵老师笑着说“不用,知道你忙,我带多多去就行。”

    “那好,”夏至感激道:“那就有劳您了。”

    赵老师目光慈爱的看着多多“我能在临死前收到多多这个徒弟,我高兴着呢!”

    今年多多已经十四岁了,因为营养充足,每天喝着夏至的领泉水,多多身高已经快一米六了,梳着两条麻花辫,一张笑脸白皙可爱,眼睛也比以前灵动许多。

    夏至骑着自行车,载着多多回到大院。

    第三天,夏至把多多送到赵老师那里后,就去了店里。

    夏玲穿着一件破旧的灰布褂子,双眼无神的走在大街上。

    张晓辉爸妈因为十年动乱时期,陷害了人,现在人家平反,把他们告了,两人都失去了工作。

    一大家子就指望着张晓辉了。

    张晓辉年纪大了,加上没啥背景,自己本身能力也不突出,早就被安排到做杂工去了,文工团表演的时候,张晓辉就去搭把手,布置舞台啥的。

    夏玲在家里的日子越发难熬,加上她又没能给张家生个儿子,张家人越发厌恶她。

    就连三个女儿,也都接连辍学,整天在家里糊火柴盒挣钱。

    夏玲今天是出来买菜的,行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二十岁左右的少女,身上穿着光鲜亮丽的毛呢大衣,再看看自己...

    夏玲头垂的更低。

    “哎,你听说了吗?”

    “什么?伊人服装店啊,听说她们家的衣服可漂亮了,你看到小梅今天穿的那件粉色毛呢大衣了没有,可真好看。”

    “我听说,她们家的衣服特别贵,一件毛呢大衣就要一百块呢,顶我两个多月的工资了。”

    “贵是贵了点,可好看啊!”

    “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吧?”

    “我不管,我就想买一件,我可是攒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了。”

    “行,那我陪你去看看。”

    “好啊,走!”

    夏玲听到走在她前面的两个女孩子对话,心里暗暗咋舌。

    百货商店卖的毛呢大衣,也不过四五十、五六十块钱一件,那个叫伊人的服装店,咋卖那么贵?

    夏玲也不禁起了一丝好奇,也想去看看。

    于是,夏玲跟在两个少女身后,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伊人服装店前。

    两个少女结伴走进了店里,夏玲看着面前,门庭广阔,人来人往的服装店,有些羞愧。

    透过透明的窗户,夏玲看到商店里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衣服,每一件都特别漂亮,夏玲的眼睛也不禁多了几分神采!

    夏至在店里转了一圈,就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夏至没看到夏玲,夏玲却是看到了夏至。

    因为夏至都三十多岁的年纪了,却依然面容白皙,漂亮,岁月似乎格外钟爱她,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夏玲没想到竟然在这店里看到了夏至,不过,看样子夏至也不像是来买衣服的。

    夏玲带着疑问走到店门口,问店里的服务员“同志,问一下,刚才骑着自行车离开的女人,是...?”

    不等夏至说完,服务员就笑着说:“那是我们老板。”

    老板?

    夏玲愣了下,眼神呆滞的一瞬,新中村惊讶,没想到这个服装店,竟然是夏至开的。

    她可真...不要脸!

    夏玲目露鄙视,好好的官太太,竟然去做生意?

    真是丢人!

    革委会的人,怎么不抓她呢?

    夏玲带着疑问回了家,张福来没在家,冯晓莲正在家监督三个孙女干活呢!

    看到夏玲回来,冯晓莲扫了眼夏玲,顿时怒道:“菜呢?你不是去买菜了吗?”

    夏玲这才想起,自己出去是买菜去了,顿时,有些畏惧的看了眼冯晓莲,“妈,我再去买。”

    冯晓莲骂道:“没出息的怂货,让你干点事,都干不好,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没用的东西。”

    夏玲被骂也不敢吭声,只要转移话题道:“妈,我今天去了伊人服装店。”

    “伊人服装店?”冯晓莲冷眼看着夏玲“你去那干什么?那里的衣服那么贵,你买的起吗你?就你这德性,再漂亮的衣服穿在你身上,都是浪费!”

    夏玲被骂的抬不起头,过了会儿,才说“我听人说,那家服装店,是夏至开的。”

    “什么?”冯晓莲惊讶道:“你听谁说的?”

    夏玲信誓旦旦道:“听里面的服务员说的,妈,”夏玲凑到冯晓莲面前“夏至敢卖衣服经商,这是违法的吧?革委会的人怎么不抓她啊?”

    “啊呸!”冯晓莲指着夏至骂道:“什么违法?国家政策已经变了,做生意已经不违法了,你这蠢货!”

    听冯晓莲说:做生意不违法了,夏玲不甘心的闭上嘴,看不到夏至被抓,夏玲有些不开心。

    正在一旁干活的,夏玲二闺女张盼娣却是眼珠子一转,她今年都十岁了,整天被关在家里糊火柴盒,早腻了。

    听说夏至开了服装店,张盼娣就动了心思。

    傍晚,夏至去赵老师那里接多多。

    赵老师一看到夏至,就忍不住夸多多“夏至啊,你是不知道,咱们多多有多争气啊!”

    “参加比赛的有一百多人,咱们多多拿了第一名啊!”

    “是吗?”夏至也满脸惊喜,视线忍不住落在多多身上,上前,抱住多多,欣喜道:“我们多多真棒!”

    多多被夏至搂在怀里,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然后把手中拿着的东西给夏至看,

    是一张奖状和一个证书。

    多多把东西放到夏至手里,说:“给...妈妈!”

    夏至眼圈一下子红了,眼泪在眼眶中大转,但她却是笑着的。

    赵老师也微笑的看着夏至,然后把多多参赛的作品拿给夏至看。

    这是一张肖像画。

    而画中的人物,正是夏至。

    这是一张油彩画,画的色调偏暖,画中的夏至正垂眸浅笑,光纤照射在夏至脸上,使得她那一抹笑,如同阳光般灿烂、温暖。

    这是一副,你只要看到,就觉得温暖的画。

    世界明明对多多不公,从小被父母遗弃,明明小时智商正常,却偏偏被高烧烧成了傻子。

    可从画中就可感觉到,多多这孩子,心中并无怨恨,反而对这世界充满了希望。

    而带给多多希望的人,正是夏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