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六零军嫂有空间 > 第407章 吃下(5000)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407章 吃下(5000)

小说:六零军嫂有空间作者:吾乃九千岁字数:5968更新时间 : 2018-12-06 23:46:58
    第407章

    杨心怡看着面前熟悉的破败木门,心中忐忑又不安,想推门进去,却不知为何又有些犹豫。

    将近十年,没回过娘家,杨心怡也不知道,大哥大嫂如今是个什么模样?

    两家人这么多年不来往,见了面又该说什么?

    不过很快杨心怡就不用挣扎犹豫了,因为面前的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郭桂芬刚打开门,就看到家门口站着一个面容枯槁的女人,正一脸惊讶的盯着自己。

    郭桂芬愣了一下,仔细一看,才发现面前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小姑子,杨心怡。

    两家可是有将近十年不来往了,这杨心怡怎么来了?

    郭桂芬皱眉,语气有些尖锐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杨心怡讪讪笑了笑,喊了声,“大嫂。”

    郭桂芬没好气道:“你这声大嫂,我可担不起。”

    杨心怡咧了咧嘴角,努力挤出一丝笑,“大嫂,您别生气,当年我不也是没办法吗?再说了…这给老人养老,都是儿子的责任,我这已经嫁出去的闺女,不好管呢。”

    郭桂芬却根本不吃这一套,翻了个白眼儿道:“你虽然是嫁出去的女儿,但你也是咱娘的女儿,老太太生你养你,她老了、瘫痪了、不能动了,你不该伺候她呀?”

    “而且,老太太死的时候你都没来,你这心得有多恨哪?”

    杨心怡被说得面色一白,“大嫂…”努力挤出两滴泪,沙哑着声音道,“大嫂,你要理解我呀,当初咱妈没了,我也伤心,可我这不是没脸回来吗?”

    郭桂芬斜睨了一眼杨心怡,道,“那你现在怎么回来了,有难处了?我可是听说:你和夏建业已经离婚了,不再是官太太了。”

    郭桂芬说着脸上就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怎么?日子过得不好?也是,夏建业那可是大干部,每个月有那么多的工资,也不知道你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了,竟然真的同意和他离婚,脑子有病吧?”

    杨心怡被说得抬不起头来,因为她心里,也不止一次的埋怨自己,当时脑子是不是有病?

    怎么就同意和夏建业离婚了呢?

    若是不和夏建业离婚,她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模样。

    郭桂芬儿见杨心怡不说话,又瞅了瞅杨心怡身上洗得发白的灰色褂子,半白的头发,蜡黄的脸,啧啧两声,语气带着轻蔑。

    杨心怡只好转移话题,道,“大嫂,我大哥怎么样?刚子呢?刚子是不是有孩子了?”

    说起这个,郭桂芬脸色倒是好了不少,带着几分炫耀道:“不用你操心,我有两个孙子,都开始上小学了。”

    听郭桂芬说她有两个孙子,杨心怡眼中的羡慕,掩都掩不住,直接说道,“大嫂,我今天来是有事情求你的。”

    郭桂芬一听,就冷笑一声,叫了起来,“哎哟,我就说嘛,咱们两家将近十年不来往,你今天突然上门,肯定是有事儿,没事儿,你才不想着我们这些穷亲戚呢?”

    杨心怡陪着笑脸,道:“大嫂,我这也是没办法,才求到了你这里,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郭桂芬儿想也不想道,“帮你…?”

    杨心怡连连点头,郭桂芬却嗤笑一声,语气冰冷“…门都没有。”说着转身踏入门里,就想关门。

    杨心怡手脚快了一步,抵在木门上,哀求道,“大嫂,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

    郭桂芬本来难看的脸色,听到杨心怡的这句话,忽然就来了点儿兴致,从门里走出来,看了看杨心怡,眼珠子转了两圈,开口道,“说吧,啥事儿?”

    杨心怡眼睛四处瞄了瞄,见周围无人,这才压低声音道,“大嫂,咱娘在世的时候,我曾听她说:她手里有一张生儿子的偏方,你可知道?”

    郭桂芬听了,不禁皱眉想说:这世上哪有什么生子的偏方?

    不过…

    郭桂芬忽地又想到,刚才杨心怡说的,不让她白帮忙的话。

    郭桂芬把脱口而出的:‘不知道’这三个字,给咽回了肚子里。

    郭桂芬想着,家里日子如今过得艰难,于是就改了口道,“我倒是听咱娘说过,只是这放哪儿了?我一时倒是想不出来。”

    杨心怡一听就知道郭桂芬这是在要好处呢。

    杨心怡也不犹豫,当即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塞到了郭桂芬手里。

    郭桂芬脸上装作不在意,却眯了眼,瞧了眼手心,见是十块钱,心中一喜,面上却做出,不满的神色来,“你打发叫花子呢,那么重要的生儿子偏方,你竟然只给十块钱,走…赶紧走…”

    说着就要把那十块钱还给杨心怡,让杨心怡离开。

    杨心怡既然知道了郭桂芬手中真的有那张生子的偏方,她哪里肯走?

    当即又心疼的从口袋里拿出十块钱,塞到郭桂芬手里,“大嫂你也知道,我和老夏离了婚,我这日子过的也难,这20块钱虽然不多,但你能不能看在咱们到底是一家人的份上,把生子的偏方给我吧。”

    郭桂芬是个贪婪的,她见杨心怡十分想要那什么生儿子的偏方,怎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这将近十年来没有了夏家的接济,他们家的日子过得越发艰难,再加上那个傻儿媳隔几天就要吃顿好的,这日子能过好才怪?

    为了两个心爱的小孙子,郭桂芬狮子大张口道,“给我一百块钱,我就把那生儿子的偏方给你,否则,你哪儿来的,回哪去?”

    说着转身就要关门,态度很是坚决。

    杨心怡心中暗骂郭桂芬贪婪,可是来之前她已经答应过夏玲,一定要把生儿子的偏方给带回去,此时,虽然知道郭桂芬这是漫天要价,但也只能认了。

    杨子怡无奈开口道,“大嫂等一下。”

    郭桂芬脸上立刻露出得逞的笑容,转过身,又装作一幅气恼的模样,“怎么,你答应了?”

    杨心怡神色颓然的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堆零钱,甚至还有几毛几分的,总共凑出一百块钱,给了郭桂芬。

    郭桂芬一把从杨心怡手中夺过那一百块钱,死死地攥在自己的手心儿里,然后对满脸希冀之色的杨心怡道:“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拿偏方去。”

    郭桂芬刚转身,又回头看了眼杨心怡问“你这偏方是给谁吃的?”

    夏玲连生三个闺女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瞒也瞒不住,杨心怡也就直接道:“是小玲。”

    “哦?”郭桂芬眉头一挑“那丫头啊…”说完,就进了门。

    杨心怡忙应了,就站在门口等着。

    郭桂芬回到家,此时家里没人,丈夫、儿子都在地里,儿媳妇回了娘家,孩子去上学,家里就郭桂芬一人。

    郭桂芬喜气洋洋的来到里屋,把那一百块钱,小心的藏好,这才发愁起来,她哪里有什么生儿子的偏方儿啊?

    不过,郭桂芬又想到:她婆婆既然对小姑子那么说了,那应该是有。

    可惜婆婆临死前中风,口不能言,身不能动,这才没有把偏方告诉她,没偏方,她拿什么去应付杨心怡呢?

    之前为了那一百块钱,郭桂芬倒是没想那么多,现在就有些发愁了。

    郭桂芬儿想了想,忽然看到了客厅上,牌位前插着的香,郭桂芬眼睛一亮。

    想到她小时后,见过不少那些大仙儿用香灰给人治病的情景。

    现在全国虽然到处都在打牛鬼蛇神,但是有些蒙昧落后的小山村依然敬鬼神,有神婆。

    那些人虽然不敢正大光明的出来骗人,但,架不住村里人相信呀,而神婆那些骗子的拿手好戏,就是用香灰糊弄人。

    于是郭桂芬眼珠子转了转,找出一张报纸,抓了把香灰,用报纸包了起来,拍了拍手上残留的香灰,郭桂芬拿着纸包就出了门。

    杨心怡在门口等的不耐烦,见郭桂芬出来了,忙上前问道,“大嫂,偏方呢?”

    郭桂芬理直气壮的,就把纸包递给了杨心怡,说道,“这是咱娘生前留下的药,只有这么多了,”

    说完怕杨心怡不相信,又说,“你看我家那个傻儿媳,之所以能给我生两个大胖小子,就是因为吃了这个,你回去把这个用开水冲了,给小玲喝下去,就能生儿子。”

    杨心怡听了满脸惊喜,打开纸包,看着灰扑扑的粉末子,又凑到鼻前闻了闻,疑惑抬头,看着郭桂芬道,“大嫂,我看这像是香灰呀?”

    郭桂芬心里一咯噔,面上却没有显露半分,还佯佐生气道:“你懂什么,生子偏方的主要材料就是香灰,这香灰可跟一般的香灰不一样…”

    郭桂芬绞尽脑汁,“…这香灰,是开过光的,还在观音娘娘面前供奉99天,这才有用。”

    说完,又对半信半疑的杨心怡道:“不过,想要效果显著,这香灰必须配合着无根之水喝下。”

    杨心怡见郭桂芬说的煞有其事,又想到郭桂芬说她有两个大胖孙子,心里虽然还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硬着头皮应下了。

    特别是郭桂芬说的这些香灰,必须配合着无根之水喝下,效果才会显著,杨心怡也牢牢的记在心里。

    无根之水,就是天上的雨水,还未落地前,就被接到容器内。

    所以也只有碰到雨天,才能接点儿水,烧热了,给夏玲喝下。

    也幸亏现在是春天,雨水多,倒不用担心无根之水的问题。

    郭桂芬见杨心怡还是皱着眉,一脸半信半疑的模样,她怕杨心怡看出什么破绽,连忙赶人,“行了,偏方也给你了,你赶紧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们家不欢迎你。”

    杨心怡见郭桂芬赶人,面色有些胀红,却又不敢和郭桂芬大吵大闹,只能应了两声,转身离开了。

    郭桂芬儿站在大门口,见杨心怡走远了,这才拍着胸脯松了口气,嘿嘿笑了两声,想到有了那一百块钱,就可以给俩孙子补补身子了,心里更加得意高兴。

    而杨心怡在得到生子偏方后,马不停蹄的,就回了张家。

    杨心怡回到张家的时候,已是下午3点,回到家后,三个孩子都在家里糊火柴盒,杨心怡回来之后,心事重重的,在屋子里坐了会儿,差不多4点半多快五点的时候,杨心怡才去做饭。

    很快,天色渐晚,张两人回来了,夏玲今天下班回来的特别早,她心里也一直惦念着生子偏方的事情,所以,冯晓莲回来不久,夏玲就回来了。

    夏玲一回来就钻到厨房去找杨心怡,而张家人都在客厅呆着,厨房里只有她和杨心怡。

    夏玲走到杨心怡身边,压低声音问“妈,生子偏方拿到了吗?”

    杨心怡见夏玲满脸希冀,不忍打破她心中的希望,点了点头道,“拿到了。”

    夏玲闻言,脸上立刻露出狂喜,那双以往黯淡无光的眼眸,也在这一刻绽放出一种别样的光彩来。

    杨心怡想到,郭桂芬给她的那些东西,有些担忧道,“小玲啊,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你舅妈给我的那些东西,看着就是普通的香灰,万一吃了…”

    夏玲却已经,快被生儿子这个念头给逼疯了,听了,有些不高兴的打断杨心怡的话,嗓音虽然压低,但还是有些尖利,道:

    “妈,大舅妈那人虽然有些不靠谱,但她还做不出害人的事情来,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个孩子必须是儿子,”夏玲说着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神中带着几分压抑到极点的痛苦和疯狂。

    夏玲紧握着杨心怡的手,目光透着几分哀求,语气坚定“妈,我必须得试试。”

    杨心怡心中想着:就算是普通的香灰,可她小时候也见过不少小孩子喝过,倒没死过人,就算不见效,应该也没什么害处,这才点了头。

    夏玲高兴了,迫不及待道:“妈,吃完饭我就把那药给喝了吧。”

    杨心怡道:“不行,你大舅妈说了,那药必须搭配无根之水喝下,效果才会显著。”

    夏玲虽然有些急躁,但还是点了点头道:“那我再等等。”

    杨心怡这才点了头。

    没过两天,天空就下起了蒙蒙细雨,杨心怡忙用盆子接了些无根之水,等晚上夏玲回来,一家人吃完饭,在张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杨心怡把水烧热,然后把那一包香灰拿出来。

    夏玲见到香灰,毫不犹豫的,用勺子舀了两勺香灰,配合着温热的水,就喝了下去。

    杨心怡心里,倒还有些战战兢兢,总觉不安。

    夏玲喝了那水之后,脸上却带着一满一抹满足之色,仿佛喝了那香灰,她就真能生儿子一样。

    喝了水,夏玲态度难得温和的对杨心怡道:“妈,我有些累了,先去睡了。”

    杨心怡忙点头道,“行,你身体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和妈说呀。”

    夏玲不高兴的对杨心怡道:“妈,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些丧气话?”

    杨心怡见夏玲生气,忙安慰道,“行行行,我不说了,妈只是担心你。”

    夏玲冷哼一声,回了自己的卧室。

    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家里依然风平浪静…

    天色已晚,张家人也都开始睡觉,不料,半夜,夏玲忽感肚子有些不适,慢慢的肚子越来越疼…

    张晓辉就睡在一旁,夏玲惨白的一张脸,有气无力的推了推睡在她旁边的张晓辉,张晓辉却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继续睡。

    夏玲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为了叫醒张晓辉,夏玲手一挥,把放在床边儿的一个杯子打落在地,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才把张晓辉给惊醒。

    张晓辉醒后,翻身坐起,在黑夜中怒视夏玲的方向,不耐烦道:“你搞什么鬼?还让人睡不睡啦?”

    夏玲张张嘴想说话,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那粗喘的呼吸声,在寂静的黑夜中格外的想响,让张晓辉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张晓辉忙问“你怎么了?”

    夏玲却不说话,只是呼吸声越来越重,张晓辉看不清夏玲脸上的表情,心中却觉不好,吓得连忙下床,开了灯。

    就见躺在床上的夏玲,脸色白的跟纸一样,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嘴巴大张着,像是一条被扔上岸的鱼,大口喘息;

    而还有一丝鲜红,从夏玲下体之处流出,鲜红的血液沁染了白色的床单,显得格外醒目。

    张晓辉愣了一下,随即手足无措的大喊,“妈…妈出事了,小玲出事了,你们快来呀,小玲出事了…”

    杨心怡担心夏玲,睡得本就不踏实,听到张晓辉的喊声,第一个冲到了二人的房间,就见夏玲身下淌血,一张脸白的像是死人一般,吓得差点晕过去,忙扑倒床边,握着夏玲的手,问“小玲,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张家人也手忙脚乱的起床,然后把夏玲送到了医院。

    第二天早晨,医生疲惫的从手术室走出来,杨心怡第一个冲上去,抓着医生的胳膊,哆嗦着嘴唇,话都说不利索了,“医生…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