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抗日之烽火战神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交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交锋

小说:抗日之烽火战神作者:阳伯父点蚊香字数:4615更新时间 : 2018-04-16 22:31:18
    刘文智难得的“荒唐”了一把,用了两个连的四门82mm口径迫击炮和六具掷弹筒,朝着城门真的都轰击了几炮。

    他也只敢炮击城门,城中可是有着不少百姓,若真炸进去,恐怕鬼子伤不到几个,老百姓倒会遭殃。

    霍山县城的鬼子和伪军傻眼了,他们哪里会想到,居然有中国军队胆敢攻击县城。说实话,近两年的平安无事,也使得这些鬼子和伪军养尊处优,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精悍,乍一起战事,他们想到的并不是去战斗,而是想着如何保命。

    所以,当炮击停止了十几分钟以后,他们还在害怕着中国军队会大规模攻城,而没有哪怕是派出一个人去城外探查探查。鬼子兵还算好,再怎么地也没弃城而逃,而城中一个大队的伪军,在大队长的带领下直接就往六安跑,当鬼子中队长接到消息时,他们都已经全部出城了,气得鬼子中队长暴跳如雷,赶忙联系六安的鬼子指挥官,控诉皇协军的不战而逃。

    城中的事,和刘文智他们没什么干系,只是留下的那一个排的后卫部队感到很奇怪,骄横的鬼子什么时候也成了缩头乌龟,连跑出来看一下的胆量都没有。

    就在返回的途中,谷红英派出的通信员终于碰上了刘文智,还好她有先见之明,让通信员换成老百姓的装饰,否则就那一身军装,真的是不可能过得了佛子岭,那里已经被于毅的一七六师给占据了,可能是担心刘文智的部队来攻击,他们居然在杨树铺的方向,开始修建工事,这明摆着是已经不信任这边了。

    刘文智一听说区寿年的部队占据了佛子岭,他立时头大起来,自己可是带着两个连过来的,现在被堵住了前路,后面虽然暂时没有追兵,可夹在鬼子和前来“清剿”他们的敌人中间,这是何其危险的事。

    “副司令,咱们硬闯吧!”一连长问询道,刘文智自己训出没的兵,训出来的部队,有着他深深的烙印,像这种时刻,首先想的是进攻,而不是像旁人一般会想到的绕道。

    “以我们两个连,去冲闯人家三个团?”刘文智拍了一连长的头,语气中还带着些许责备,他可不是个楞头青,白白送死的事,自然不会去做?

    “副司令,让我去探探吧,就以您的名义去质问一七六师,我估摸着他们暂时还不敢对咱们怎么样,因为毕竟是叛徒的片面之词,总不能不给我们申'诉和分辩的机会吧。”刘文智之所以带着两个连队出来,完全是因为要救援自己一家子,周善军不是个'冷漠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虽然一直在看着王艳茹的表情,但话语中还是有着他本该有的沉着和冷静。

    “你说的是有些道理,可我但心一七六师这帮王八蛋会翻脸不认人,若真是这样,你过去不相当于进虎穴狼窝吗。”

    刘文智虽然认同他所说的话,可却在担心着他的安危。

    “就算是虎穴狼窝,咱们今天都得走上这一遭,别人去未必能让一七六师的人胆怯,还是由我去吧。”周善军打定了主意,既然大伙儿是因自己而来,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担负起这个责任,他其实很想对刘文智说,如果自己回不来,那么请他帮忙照顾好妻子和正趴他肩上睡觉的女儿,可看到王艳茹因为自己的决定,马上就要落泪的样子,他又忍了下来,没把这些话说出口。

    “那你小心点吧,我派两个人陪你一起去。”刘文智真是有所不忍让周善军走这一趟,可除此之外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不用了,我一个人足够了。”周善军说话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武器,那柄在城门口饮足血的银质小刀,现在是愈发的锋芒毕露,难怪会有“以血养器”的这一说法。

    于毅在佛子岭的原先一团的驻地里如坐针毡,他既担心刘文智会率部攻击他,又担心上峰会让他去攻击刘文智,所以自到达佛子岭以后,他都没怎么安静过,连吃饭都是草草了事。

    正当他心烦意燥之时,卫兵突然来报,说刘文智派人前来求见,这让他觉得很意外,明显就要兵刃相见,刘文智却在这个时候派人过来,他想耍什么花招,还是说这中间确实有什么误会?于毅完全没有头绪,他是最先接到叛逃的消息的,非常清楚这只是那个一团参谋的片面之词,派部队过来,也只是说震慑和威胁住杨树铺的人,他也听说了总司令已经电令杨树铺的所有部队开往立煌,若他们真没有反意,应该就会听从命令,若他们真有反意,那恐怕事情的后果不是他一七六师能够搞定的。

    于毅不傻,他既不想当两军冲突的牺牲品,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断送自己的前程。

    “姓刘的派来了几个人?”

    “报告师长,只来了一个人。”卫兵报告。

    “孤身前来?”于毅有些惊讶,他接着说道:“都说孙玉民手下能人干将很多,我倒想看看他在老家,除了刘文智外,还留了些什么厉害的人物,让他进来。”

    周善军不认识面前这个白白净净,身体稍稍有些发福的中年人是谁,但从他领章上的将星和卫兵尊崇的语气上,他还是能确认这人是一七六师的师长。

    “长官好!”

    周善军虽没有穿军装,但还是依照军人礼节给于毅敬礼。

    “你是刘文智派来的呀?”于毅打着官腔,面前这个穿着老百姓打扮的瘦瘦弱弱的年轻人,他有点看不上眼。

    “是的,长官,我们副司令要我来询问一下您,一七六师全师突然进驻佛子岭,欲图何为?”周善军表现得不卑不亢,一点都没有畏怯的样子。

    “笑话,我们一七六师要进驻佛子岭,难道需要经过他刘文智同意吗?”于毅的谱还摆得蛮大,在一个小兵面前再没有点傲气,那他就真的算是白混了。

    “长官,您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佛子岭可是我们十二军霍山独立支队一团的驻地,你一七六师虽然是友军,但好像侵犯友军的驻地也不大合适吧,要是弄出个擦枪走火,这个责任可不知道由谁来背。”

    周善军的话正击中了于毅的软肋,他一直担心的就是刘文智这边压根就没有“叛逃”的意思,那带着两个排投到自己师去的参谋,虽然信誓旦旦地说这边要投新四军,可空口无凭,谁又敢铁心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呢。

    “你在刘文智部队里是什么职务?看你如此伶牙俐齿,恐怕不是个小兵吧。”于毅本想给个下马威,震住周善军,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表现得却有大将风范。

    “长官,小人只是刘副司令手下一个小兵,并没有什么职务,至于说伶牙俐齿,那是长官的抬举,我们副司令倒常常骂我笨。”周善军的回答,又无形中打了于毅的脸,虽然有些恼火,可他又不好当场发作,毕竟面前的是个小兵,若传出去他于毅欺凌一个小兵,那他以后怎么在军场上混。

    于毅毕竟是军中的老油条,他没有再去和周善军纠缠这些可有可无的事情,接着进驻佛子岭的话题说道:“我部进驻佛子岭,是奉了李总司令的命令,原因就是有人举报,说你们霍山独立支队要整体叛逃。”

    “叛逃?”周善军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急急地说道:“长官,这个帽子可不能乱戴,真不是能开玩笑的事情。”

    “没人和你开玩笑,我也没心情和你开玩笑,快点说,刘文智让你来的目地。”于毅真是没有耐性和这个自己看不上的小兵纠缠,说不过他是一回事,不想失了自己的身份又是另一回事。

    “我们刘副司令收到二十一集团军李长官的命令,要求我们收缩兵力,择日开往立煌。”周善军说的大都是事实,只不过把“立即开往立煌”改成了“择日开往立煌”。

    “所以你们就放弃了佛子岭的驻地。”于毅明显不相信周善军的话,言语中明显带着奚落。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现在我们有一支部队奉命回去集结,要从佛子岭经过,不过这里被贵军给占据了,为了不产生误会,所以我们副司令派我来知会长官,想请长官您通融通融,让我们的部队过下路。”

    听了周善军的话,于毅是总算是明白了刘文智派这个小年轻来的目地,当即心里就翻出了几个念头。

    原来是自己的一七六师掐住了杨树铺进出的命脉,刘文智派这个年轻人来是充当说客的!这是于毅最初始的想法,可转念一想,不对呀,若真是把刘文智他们逼急了,以他的个性,和十二军孙玉民部部队的作风,不出来打你才怪了,更加别说会派人出来请求让路。

    难道说刘文智他们真的没有反叛之心?难道真的是那个投奔自己的参谋在欺骗大家?可也不对呀,这样的弥天大谎,终究是隐瞒不住,迟早要露馅的,这样做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刺激”吗?那人看起来不像是那么傻的呀。

    “长官,我们副司令说了,一七六师自区长官在的时候,就和我们是友军,当初日军进犯杨树铺的时候,区师长还出手援助过,霍山独立支队还欠着一七六师一份恩情。也正是抱着这种想法,我们副司令才会派小的前来借路,他说了,不管什么时候,一七六师都是朋友,是朋友就要以礼相待,要换作别的师占据了佛子岭,估摸着现在也已经是被赶了出去。”

    周善军的这番话,恰恰好给了于毅一个最好的解释,是了,不是人家不敢打,不是人家怕了他,而是因为记着曾经的恩情,才会派人来借路。

    于毅不笨,周善军只轻轻一点醒,他就明白了这中间缘故,虽然这缘故只是周善军胡绉出来的,可又是那么地合情合理,由不得他不相信。

    “没错,刘副司令的话很正确,四十八军和十二军的关系一向很好,孙将军和我们军座也是朋友,你部和我部本就不应该有什么矛盾。这次一七六师进驻佛子岭,也只是奉了上峰命令,不得已而为之,只要刘副司令率部去立煌向李长官解释清楚,我于某人绝对会找机会向刘副司令赔罪。”于毅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他话中说十二军和四十八军的关系,说孙玉民和区寿年的交情,就是只字不谈一七六师和霍山独立支队的渊源,就是先把自己摘出去,毕竟“叛逃”的事情还没有定论,他可不想把自己牵扯进去。

    “长官,那我部借路返回杨树铺的事,您是答应不答应?”周善军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可这些对于他来说,真的是无所谓,他想要的只是让部队安稳的通过,如若面前这个不知名的少将不同意的话,那么就惟有剩下最后一条路,那就是挟持他,让他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不过现在看来,倒是用不上他去挟持人质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白白净净的少将应当是会同意让路了。

    “答应,为什么不答应。”于毅很爽快的样子,其实是心里早就盘算好了,刘文智的这支人马是要进杨树铺,而不是从杨树铺往外窜走,就算他们是真要“叛逃”到新四军,自己也没有什么责任,因为刘文智那边说的是集结部队,奉命去立煌。

    “多谢长官,那我这就回报我们副司令,如果您想见见他,到时过路时自有机会。”周善军担心这人反悔,还特意把刘文智给搬了出来。

    于毅摆了摆手,说道:“相见倒是不必了,刘副司令还是先把自己的麻烦解决掉吧。”他讲完这句话以后,就对副官说道:“送这个小兄弟出去吧,传我命令,各部队让开一条道,让杨树铺的部队回去集结。”

    周善军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他知道,这番唇舌和心智上的交锋,自己算是赢了。

    王艳茹和刘文智他们都很着急,周善军去佛子岭已经有些时候了,如果再不回来,真的要考虑攻击了,虽然说身边只有两个连的兵力,面对着一师三团的国军完全没有胜算,但作为十二军孙玉民的部队,必须要有这种敢打敢拼的气势,而且他们也相信,只要这边一响枪,扁担石的部队肯定会下来支援,两面夹击之下,未必就不能把一七六师给赶出佛子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