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三·发难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一百一十三·发难

小说:春闺密事作者:秦兮字数:2542更新时间 : 2018-03-13 23:12:47
    ɲ�A6d|�gv���/ �׮�6e�0���41�����e�f�e^�0����|����){ϕ��不丁打了个寒颤,忙收敛了心神应是。

    又跟在陈御史后面洗漱过,一起跟陈御史赶着用了早饭,到底还是问他:“那您说,这件事,会不会牵扯到王爷?”

    他们虽然没有公开站队,可是既然跟卫家是一党的,什么忙也都帮过,自然不必说,也是有过搭临江王的意思的。

    隆庆帝喜怒无常,且孩子实在还太小,又有楚王的事在先,他们自然想着多找几条船。

    若是这件事真的跟临江王有关而且最后被查了出来,以现在隆庆帝的愤怒,恐怕毁天灭地都不足够。

    到时候不仅卫家要跟着完蛋,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才是方氏真正担忧的地方。

    陈御史沉默了片刻才回答她:“现在案子还在查,谁都不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王爷他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说是这么说,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毕竟现在闹的这么厉害,隆庆帝又死了一个儿子,身体大不如前,又有晋王作乱,接二连三的事,好像都是商量好了,专门冲着隆庆帝来的。

    现在时局也是对临江王最有利的。

    要说不是他在背后做推手,可是桩桩件件的事都仿佛是在替他铺路

    连方氏都看得透这一点,陈御史不禁后背一寒,定了定神才嘱咐她:“不要乱想了,王爷他自有打算。”

    至少现在时局对临江王还是最有利的。

    方氏只好点头,收敛了心思跟陈御史一同出了门。

    方氏先去了凤仪宫。

    她不必等着递牌子,因为是方皇后所剩不多的娘家人了,虽然方皇后自己不说,可是宫里的人见风使舵,到底对她热情。

    她也不托大,垂着头快步到了凤仪宫,便见肖姑迎了出来。

    肖姑满面难色,见了她才有了些笑意,连忙让她进去劝劝方皇后:“从昨天到现在,水米未进,这样下去娘娘怎么撑得住?夫人请务必劝一劝她......”

    方氏连忙点头,进门便先见了长安长公主,不由眉心便跳了跳。

    长安长公主正温言软语的陪着方皇后说话,先是说四皇子玉雪可爱,又说宫里的画师画的四皇子栩栩如生,说四皇子一定是去了天上位列仙班了云云,劝的方皇后好歹有了些精神,才使眼色给了方氏。

    方氏有些受宠若惊,心里也有些提防警惕,颔首打过招呼才上前给方皇后行礼。

    见了她,方皇后倒是愿意说上一两句话,先问她:“过了春日便是母亲的忌日,也不知道东西打点好了没有?”

    方家已经没人了,方皇后现在问这话,方氏听的心惊肉跳,连忙答应:“您放心,一应东西我都打理好了的......”

    方皇后这才嗯了一声,淡淡的转开了脸去看着躺在棺木中的四皇子。

    她神情温和了几分,轻飘飘的抚着四皇子的脸,轻声道:“这样也好,母亲在下头总算是有伴了,也有人替我照顾阿满,我也不必担心了。”

    她连本宫都不称了,一殿的人都诚惶诚恐。

    倒是长安长公主轻声道:“娘娘也不要过于伤怀了,还要放眼看着将来才好......公主年纪如今也不大,您也还年轻.......”

    永和公主回头看了她一眼,神情复杂。

    长安长公主恍若未觉,紧跟着又低下了声音:“四皇子总归是看着您呢,他这样孝顺,定是指望您好好的。”

    听着是在劝人,可是仔细听,又每句话都能听出别的滋味来,方氏垂着眼皮,心里重重的跳了一下。

    要说不是临江王做的,事情却是向着对临江王府有利的方向发展的,长安长公主又字字句句都在试探方皇后的耐心和仇恨------那做这事的,会不会是楚景行?!

    想起楚景行,她的眼皮跳的更加厉害,连忙掩住了心思不再多想,只是陪在方皇后身边。

    不一时彭德妃便来了,一进门便照例先给方皇后请安,死的明明是四皇子,可是她却也伤心憔悴的不成样子,一见方皇后便哭的梨花带雨。

    方皇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嘲讽的翘起来,连眼皮也没有再抬一抬,冷淡的讽刺道:“别哭了,再哭下去,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五死了。”

    一句话就噎的彭德妃一个字都再说不出来,神情惊恐又委屈的看着方皇后,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她是真的委屈。

    她当然是希望四皇子死,可是她真的没有所做过这么蠢的事!

    现在的时局是对她有利的,她除非是失心疯了,不然怎么会杀人?让自己置于如今这么进退两难的境地?

    隆庆帝怀疑她,整座皇宫的人都怀疑她,连外头的百姓们恐怕也都是这么怀疑她的。

    她简直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想到这里,她简直愈发痛苦。

    方皇后却没有再看她,冷冷淡淡的问:“还不哭?最近不是你哭的最响?快哭罢,你若是不哭,外头的命妇们还以为是你彭德妃不叫她们哭了,不敢哭呢。”

    这话说的便是诛心了。

    彭德妃喉咙一梗,真真切切的痛哭起来。

    外头的哭声也紧跟着便响了起来。

    永和公主哭的最为厉害。

    永清公主连面也不敢露,前几天她便来了,只是方皇后不拿彭德妃出气,便拿她出气,让她跪得连膝盖都直不起来,她便病了。

    殿里的气氛冷的吓人,连长安长公主也不再开口。

    正在这个时候,外头的小太监疾跑了进来禀报:“仙容县主来了。”

    长安长公主神情微动,不着痕迹的看了方皇后一眼。

    方皇后牵了牵嘴角,见了仙容县主进来便跪,冷淡的道:“怎么好劳动你们?你们都是大忙人。”

    仙容县主便知道是掀起楚景行来的晚了的事,连忙跪下磕头分辨:“娘娘恕罪,家中出了些事,所以耽误了......”

    她已经嫁作人妇,楚景行是她的夫君,楚景行不来,她一个人来更说不过去,因此便迟了,这么一迟,她就知道是要出大事的。

    长安长公主站在旁边,也不敢上前说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