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8 证据

小说:原来我是妖二代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057更新时间 : 2019-07-11 02:27:05
    李羡鱼出现了,在这个针对他的“审判会”上,堂而皇之的出现。

    前一刻喧闹的教堂,下一刻依是落针可闻,寂寂无声。便是叫嚣着要李羡鱼血债血偿的激进派,这会儿也偃旗息鼓。

    一簇簇目光落在李羡鱼身上,复杂难明。

    他竟然真敢来!

    完全不把岛国血裔界,不把官方组织放在眼里。

    李羡鱼穿过两排座椅,走向岩崎帝人的棺椁,人群自动分开,死死盯着李羡鱼。

    好大的火药味青木结衣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悄悄的瞪了眼李羡鱼。

    李羡鱼对她的小眼神视而不见,一脸肃然的来到岩崎帝人棺椁前,瞻仰了老人的遗容,嘴唇微动,于心底诉说:抱歉,我还是没能杀死牠。

    但我不会走,我会留在岛国,和牠再来一场!

    “这是羞辱吗?”岩崎池恨声道。

    李羡鱼看了他一眼,不认识,把询问的目光投向青木结衣。

    青木结衣小碎步过来,低声道:“岩崎池,岩崎前辈的幼子,也可以说是独子了。”

    她打量着李羡鱼,这家伙戴着鸭舌帽,口罩还有墨镜,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如果不是听出声音,她都不确定站在这里的是不是他。

    李羡鱼恍然,便没有计较他的出言不逊,毕竟在这位岛国显赫的二代眼里,自己是杀父仇人。

    “仔细排查了附近,花了些时间,所以迟到了。”李羡鱼简单的说明缘由,转眼一天半过去,他能隐隐约约感觉到被剥夺的时间快回来了。

    “有埋伏?”青木结衣低声说。

    “只是确认毒尾在不在,不过,牠虽然不在附近,但距离对牠毫无意义。”李羡鱼回答,岛国这么点地方,对于极道高手来说,几十公里上百公里,并不是太远的距离。

    “进展的怎么样?”

    “该说的我都帮你说了,看你自己咯。”青木结衣扬起脸蛋,眸子灿灿发光,满脸写着“快夸我”。

    “不错!”李羡鱼伸手摸了摸她脑瓜,表示赞赏。

    青木结衣没让他失望,该铺垫的都铺垫了,省去了他很多麻烦,那些话如果由他来说,根据先入为主的心理,在场大多数人会当成是他的狡辩之词,下意识的就在心里否定: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早在葬礼开始前,他和青木结衣就联系过,对这次的行动有过还算周全的计划。原本青木大辅是最好的铺垫人选,不过似乎出了点意外,最后是由青木结衣说完。

    好在青木结衣没有让他失望,这丫头智商一直在线,试想,换成翠花在这里,她估计会生气的化出原形,跳到岩崎帝人的棺椁上,抬起前爪奋力拍打:干什么嘛,想打架来啊!

    如果是祖奶奶,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揍人,叫他们知道无双战魂的厉害。

    如果是三无她会静静的等众人说完,然后掏出一箩筐高爆手雷:生死看淡,开干!

    至于华阳小妈,出家人心高气傲淡泊无争,恐怕会摆出一副尔等凡夫俗子,不屑与你们口舌之辩!

    对于李羡鱼的摸头杀,青木结衣既享受又抗拒,绷着小脸,僵着身子。

    “李羡鱼,你来的正好。”岩崎池看着两人卿卿我我,眉来眼去,气的质壁分离,戟指怒喝:“当日在歌舞伎町,是不是你摄取了我父亲的气血,害死了他。”

    “我的确汲取了岩崎前辈的气血。”既然是既定的事实,李羡鱼觉得否认没有意义。

    满堂哗然!

    官方组织所属的势力大佬们彻底沸腾,李羡鱼竟然真的承认了,承认是他吞噬了岩崎帝人的气血。尽管对此早有定论,但当事人承认又是另外一回事。

    没承认之前叫犯罪嫌疑人,承认之后,就是正式认罪了。

    官方组织当然想给李羡鱼判刑,可又无比忌惮着无双战魂。这个老妖婆长相甜美娇俏,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人形核弹。

    “八嘎!”岩崎池掀开外衣,从内侧的腰带抽出一把肋差,怒吼着扑向李羡鱼。

    锋利的肋差刺进李羡鱼的大衣,刀尖遇到了坚韧无比的阻挠,岩崎池加大力道,脸色涨红,额头爆出青筋,肋差弯曲,然后折断。

    他呆愣愣的看着折断的肋差,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嚎啕大哭起来。

    现实就是这么冰冷且残酷,杀父仇人就在眼前,一动不动,他却伤不了对方一根汗毛。

    李羡鱼的肉身快接近极道了,他没有修炼任何硬功,但融合了魅妖的血肉物质,身体坚韧程度远胜同级高手。

    岩崎池修为平平,砍三天三夜都破不了防。

    在场数十人,齐刷刷的往前走了一步,生怕李羡鱼伤害岩崎池。

    两个中年妇女哭哭啼啼的迎上来,把情绪崩溃的岩崎池拉扯到一边,幽幽怨怨的瞪一眼李羡鱼。

    “是岩崎前辈的两个女人。”青木结衣说。

    李羡鱼微微点头,表示自己不会跟岩崎帝人的子嗣计较,尽管与岩崎帝人交情不深,可总归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他敬佩老人的大义和决心。

    深吸一口气,李羡鱼朗声道:“诸位,听我一言。”

    众人纷纷看来。

    “我不否认,我的确汲取了岩崎前辈的气血,但他的死却不是因为我。至于原因,刚才结衣已经解释过。我在这里稍作补充。”

    即便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摘下口罩,声音透过口罩传出。

    “昨天夜里,我得知天神社杉田健一在歌舞伎町,便悄然前往,打算暗杀他。在那里偶遇了出于同样目的的岩崎前辈。我俩交换了信息”

    他把那天发生的事详细说完,青木结衣站在一边同步翻译。

    周围众人脸色渐有变化,但因为有青木结衣事先做过铺垫,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没有表现的太吃惊太激动。能平静心态去分析、理解,去揪出李羡鱼话中的破绽。

    李羡鱼没有多谈海上大逃杀的经过,只说毒尾主宰实力强大,双方势均力敌,暂时止戈。

    “很遗憾,我没能完成对岩崎前辈的承诺。但事情并没有完结,我会一直奋战下去。”李羡鱼说:“天神社的目的是逼我离开岛国,只要我一走,官方组织就是砧板上的鱼肉,在场诸君任人宰割。”

    山本归田提出异议:“如果真如李君所言,官方组织早已败亡。”

    李羡鱼看向青木结衣,待她翻译之后,回复:“事关另一机密,我不做解释。”

    竟是如此没有诚意的回答,而他不回答这个问题,之前的说辞就前后矛盾了。

    官方组织众人纷纷皱眉。

    渡边耕田站了出来,大声质疑:“所以还是拿不出证据吧,李羡鱼,你是在玩弄我们的智商吗。漏洞百出前后矛盾的说辞,指望我们会相信?”

    他这一鼓动,大家看向李羡鱼的眼神又充满了质疑和敌意。

    小林次郎跨前一步,沉声道:“李君,虽然小林家欠你恩情,但大义当头,如果你不能自证清白,那请恕小林次郎忘恩了。”

    说完,小林次郎端详着李羡鱼,“李君,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

    这不是重点,小林君李羡鱼是绝对不会摘口罩和墨镜的,这么严肃的葬礼,不适合他绽放美丽。

    否则岩崎帝人的葬礼就要变成阿伟乱葬岗!

    “李羡鱼,不要以为有无双战魂撑腰就可以目中无人。”

    “我们听你解释,可你却毫无诚意。”

    “李君,事情不说清楚,大家如何相信你,如何服众?”

    其他领袖们也纷纷表态。

    青木结衣频频皱眉,神色担忧,她倒是知道原因,可事关重大,李羡鱼显然不可能告诉他们关于果子和万神宫之主的任何信息。

    但如果不说的话,前后矛盾,等于聊爆了。

    青木结衣灵机一动,想起了岩崎帝人临死前交给李羡鱼的纸鹤,那是可以指向毒尾主宰的物品。

    她旋即冷静下来,考虑到自己和李羡鱼的智商差距,她能想到的事儿,鬼畜传人肯定也想到了。既然不拿出来,肯定有道理。

    她很快想到了原因,纸鹤只是一种定位手段,如何证明出自岩崎前辈之手?阴阳师的手段又不罕见,会的人很多。

    而且,在没有获得信任的情况下,你说这东西能定位古妖,是岩崎帝人留下的,谁能证明?

    别人也可以说是你从岩崎帝人尸体上搜刮来的。

    这时,她看见李羡鱼淡然的撸起袖子,脱掉了手套,露出漆黑狰狞的左臂。

    众人一下子紧张起来,身躯紧绷,摆出迎敌姿态。

    “李羡鱼,你敢在这里动手?”

    “快,快去取武器!”

    “立刻召集人手过来!”

    一片混乱!

    李羡鱼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大家莫要紧张!”

    青木结衣立刻扯着嗓子,脆生生的喊:“大家莫要紧张。”

    李羡鱼扭头看她,青木结衣一愣之后,反应过来,她紧张的飙中文了。连忙用日语重复。

    “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也不会在岩崎前辈的葬礼上动手。”李羡鱼说。

    等青木结衣翻译完,秩序稍稍恢复,众人依然警惕,但不像刚才那般如临大敌。

    渡边耕田指着李羡鱼呵斥:“你是在给我们下马威吗,没有证据,说不下去了,就摆出你的左手来吓唬人。真当我们是任你这个中国人欺负的懦夫?”

    众人脸色不忿。

    李羡鱼摆摆手,解释说:“我现在就可以拿出证据。这位渡边君,你过来,我把证据告诉你。”

    渡边耕田皱了皱眉,站着不动:“你想说什么。”

    李羡鱼轻声道:“过来嘛。”

    不知道为什么,渡边耕田忽然心里一松,就不再警惕,顺从的走过去。

    人群外,樱井雪奈子脸色倏然一变,提醒道:“不要过去。”

    咔擦!

    骨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众目睽睽之下,李羡鱼按住渡边耕田的脑袋,用力旋转,渡边耕田的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脖子拧成麻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