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剑来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与小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百九十四章 落魄山上老与小

小说: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字数:7322更新时间 : 2019-07-11 17:05:02
    夏至之前,陈平安几乎足不出户,一天将近十个时辰,都在炼气。

    宁姚更加夸张,直接闭关去了。

    一有宁府的飞剑传讯,范大澈就会去宁府历练,不是吃陈平安的拳头,就是挨晏琢或者董黑炭的飞剑。陈三秋不会出手,得背着范大澈回家。晏琢和董画符各有佩剑紫电、红妆,一旦拔剑,范大澈更惨,范大澈现在只恨自己资质太差,光有“大澈”没个“大悟”,还无法破境。陈平安说只要他范大澈跻身了金丹,练剑就告一段落,然后去酒铺那边好几嗓子,便大功告成。

    剑气长城的龙门境剑修,哪有那么简单破开瓶颈,跻身了金丹,于剑气长城剑修而言,就像一场真正的及冠礼。

    剑气长城之所以能够成为几座天下的剑修最强处,还能够引来浩然天下一拨又一拨的剑修来此磨砺,自然大有玄机,就在于剑修在此,如纯粹武夫被喂拳,片刻不停,境境底子都打得极好,底子打得牢固,就意味着破境瓶颈更大,如有大道压肩,不得直腰。

    同样的范大澈,同样的龙门境,若是去往浩然天下的倒悬山,破境就要容易许多,只是如此破境,金丹品秩,就要差许多,长远来看,得不偿失。除非是那些在剑气长城真正破境无望的地仙修士,才会去倒悬山修行一段时日,碰一碰运气,毕竟金丹之后,每高出一境,便是实打实的长寿百年乃至千年。

    但是修士金丹之下,不得去往倒悬山修行,是剑气长城的铁律,为的就是彻底打杀年轻剑修的那份侥幸心。所以当初宁姚离家出走,偷偷去往倒悬山,哪怕以宁姚的资质,根本无需走什么捷径,依旧非议不小。只是老大剑仙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上阿良暗中为她保驾护航,亲自一路跟着宁姚到了倒悬山捉放亭,旁人也就只是牢骚几句,不会有哪位剑仙真正去阻拦宁姚。

    最近几次演武,陈平安与范大澈合伙,晏琢、董画符联手,本命飞剑随便用,却不用佩剑,四人只持木棍为剑,分胜负的方式也很古怪,有人木剑先碎,一方皆输。结果搁放在演武场上的一堆木棍,几乎都给范大澈用了去,这还是陈平安次次救援范大澈的结果。

    不管如何,范大澈总算能够站着离开宁府,每次回家之前,都会去酒铺那边喝壶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

    陈三秋也会与范大澈聊一些练剑的得失、出剑之瑕疵,范大澈喝酒的时候,听着好朋友的悉心指点,眼神明亮。

    尤其是陈平安建议,以后他们四人合力,与前辈剑仙纳兰夜行对峙搏杀,更是让范大澈跃跃欲试。

    晏琢的绸缎铺子,除了陆陆续续卖出去的百余剑仙印章之外,铺子又推出一本崭新装订成册的皕剑仙印谱,并且还多出了附赠竹扇一物,钤印有一些不在皕剑仙印谱之外的私藏印文,竹扇扇骨、扇面依旧皆是寻常材质,功夫只在诗词章句、印章篆文上。

    就像大小酒楼给叠嶂酒铺逼着去悬挂楹联差不多,剑气长城如今大小布庄绸缎铺子,也给晏琢这座铺子逼着去赠送一些折扇、脂粉香囊等精巧什物,只是客人,尤其是那些家境殷实、不缺私房钱的富贵女子,似乎对其他铺子,都不太买账,其实不少女子也未必是真如何喜欢晏家铺子的印章、折扇,只是郦采在内的几位女子剑仙,还有许多豪阀出身的妇人,都光顾了晏家铺子,好像女子不去那边买些什么,眼光便要差人一等,这怎么行。

    不但如此,一些个平日里迟钝不堪的大老爷们,也不知道是在叠嶂酒铺那边喝了酒,听说了些什么,竟是破天荒自己登门或是请府上下人去晏家铺子,买了些中看不中用的精美绸缎,连同折扇一并送给自己女人,不少女子其实都觉得买贵了,只是当她们看着那些自家木讷男子眼中的期待,也只得说一句喜欢的。事后闲暇,盛夏时分,避暑纳凉,打开折扇,凉风习习,看一看扇面上边的美好文字,不懂的,便与旁人轻声问,知晓其中寓意了,便会觉得是真的好了。

    陈平安这天炼气完毕,在夜幕中散步,独自来到斩龙崖凉亭。

    宁姚如今在密室闭关,闭关之前,宁姚没有多说,只说不为破境跻身元婴,反正没有什么风险。

    陈平安在剑气长城这边最少要待五年,若是到时候大战依旧未起,就得匆匆忙忙回一趟宝瓶洲,毕竟家乡落魄山那边,事情不少,然后就需要立即动身返回倒悬山。如今的跨洲飞剑传讯,剑气长城和倒悬山都管得极严,需要过两道手,都勘验无误,才有机会送出或是拿到手。这对于陈平安来说,就会特别麻烦。

    不是不可以掐准时机,去往倒悬山一趟,然后将密信、家书交给老龙城范家的桂花岛,或是孙嘉树的山海龟,双方大体上不坏规矩,可以争取到了宝瓶洲再帮忙转寄给落魄山,如今的陈平安,做成此事不算太难,代价当然也会有,不然剑气长城和倒悬山两处勘验飞剑一事,就成了天大的笑话,真当剑仙和道君是摆设不成。但陈平安不是怕付出那些必须的代价,而是并不希望将范家和孙家,在光明正大的生意之外,与落魄山牵扯太多,人家好心与落魄山做买卖,总不能尚未分红收益,就被他这位落魄山山主给扯进诸多漩涡当中。

    陈平安走下斩龙崖,返回小宅那边,原本只有一张摆放印章桌子的厢房,如今又多出了一张桌子,是一张陈平安手绘的龙泉郡堪舆图,窑务督造署官员见到了,应该会不太高兴。因为这张地图上,精确画出了大大小小的所有龙泉龙窑,天魁窑,星斗窑,文昌窑,武隆窑,冲霄窑,花卉窑,桐荫窑,纸镇窑,灵芝窑,玉沁窑,荷花窑……

    桌上还放有两本册子,都是陈平安手写,一本记录所有龙窑窑口的历史传承,一本写小镇总计十四个大姓大族的渊源流转,皆以小楷写就,密密麻麻,估计槐黄县衙与大骊刑部衙门瞧见了,也不会开心。

    许多记载,是陈平安凭借记忆写下,还有大半的秘密档案,是前些年通过落魄山一点一滴、一桩一件暗中收集而来。

    陈平安双手笼袖,身体轻轻前后摇晃,凝视着那张地图。

    头也不转,伸手出袖,双指翻开其中一本册子的书页,是正阳山,瞥了眼,再翻,是清风城许氏。

    都是老熟人。

    祖宗十八代,都在册子上记载得清清楚楚。估计陈平安比这两座仙家豪门的祖师堂嫡传子弟,要更清楚他们各自山头、家族的详细脉络。

    这是两本已经大致完工的正册,接下去还会有两本副册,文字内容只会更多,一本关于龙窑买卖本命瓷事宜,以及有可能是买家的那些宝瓶洲仙家、别洲宗门,除了看似最底层市井的杏花巷马家,还会有高高在上、钱能通神的琼林宗,写到了北俱芦洲的那个琼林宗,就自然绕不开徐铉,然后就是清凉宗宗主贺小凉,故而又要牵扯到宝瓶洲山上仙家执牛耳者的神诰宗。另外一本,写小镇大族与骊珠洞天外边诸多仙家的千丝万缕,两本副册,自然会交横交错,互有牵连。

    陈平安走出屋子,纳兰夜行站在门口,有些神色凝重,还有几分愤懑,因为老人身边站着一个不记名弟子,在剑气长城土生土长的金丹剑修崔嵬。

    纳兰夜行杀机浓重,似乎一个忍不住,就要将此人当场打杀。

    陈平安心中了然,对老人笑道:“纳兰爷爷不用如此自责,以后得空,我与纳兰爷爷说一场问心局。”

    纳兰夜行点点头,转头对崔嵬说道:“从今夜起,你与我纳兰夜行,再没有半点师徒之谊。”

    崔嵬神色淡漠,向这位剑仙抱拳赔罪而已。

    至于崔嵬当下心中到底作何想,一个能够隐忍至今的人,肯定不会流露出来丝毫。

    纳兰夜行一闪而逝。

    陈平安搬了两条椅子出来,崔嵬轻轻落座,“陈先生应该已经猜到了。”

    陈平安点头道:“一开始就有些怀疑,因为姓氏实在太过扎眼,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由不得我不多想,只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原本我的疑心已经减退大半,毕竟你应该从未离开过剑气长城。很难相信有人能够如此隐忍,更想不明白又为何你愿意如此付出,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最初将你领上修行路的真正传道之人,是崔瀺在很早之前就安插在剑气长城的棋子?”

    崔嵬点了点头,“陈先生所猜不错。不单是我,几乎所有自己都不愿意承认是奸细的存在,例如那大庾岭巷的黄洲,修行之路,都源自一个个不起眼的意外,毫无痕迹,故而我们甚至一开始就是被全然蒙在鼓里,此后该做什么,该说什么,都在极其细微的操控之中,最终会在某一天,例如我崔嵬,突然得知某个契合暗号的指令,就会自愿走入宁府,来与陈先生表明身份。”

    崔嵬直截了当道:“过往种种,陈先生即便细问,我也不会说,说了,更无半点意义,最先为崔嵬传道之人,早已战死于南边战场。崔嵬今日造访宁府,只说一件事,陈先生以后只要是寄往宝瓶洲的密信,交予崔嵬负责即可。陈先生当然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不信。”

    陈平安摇头道:“我当然不信你,也不会将任何书信交给你。但是你放心,你崔嵬如今于宁府无益也无害,我不会多此一举。以后崔嵬还是崔嵬,只不过少去纳兰夜行的不记名弟子这层牵连而已。”

    崔嵬从袖中摸出一颗鹅卵石,递给陈平安,这位金丹剑修,没有说一个字。

    陈平安接过手,是春露圃玉莹崖溪涧中的石子,崔东山捡取而得。

    陈平安接过石子,收入袖中,笑道:“以后你我见面,就别在宁府了,尽量去酒铺那边。当然你我还是争取少碰头,免得让人生疑,我只要有事找你,会稍稍挪动你崔嵬的那块无事牌。我从下个月起,不谈我自己无事与朋友饮酒,若要寄信收信,便会先挪无事牌,然后只会在初一这天出现,与你见面,如无例外,下下个月,则顺延至初二,若有例外,我与你见面之时,也会招呼。一般来说,一年当中寄信收信,最多两次足够了。如果有更好的联系方式,或是关于你的顾虑,你可以想出一个章程,回头告诉我。”

    “记住了。”

    崔嵬站起身,默默离去。

    陈平安站起身,没有送行。

    纳兰夜行出现在屋檐下,感慨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陈平安笑道:“应该庆幸身边少去一个‘不好的万一’。”

    至于为崔嵬说什么好话,或是帮着纳兰夜行骂崔嵬,都无必要。

    纳兰夜行苦笑不已,更唏嘘不已。

    陈平安领着老人去对面厢房,老人取出两壶酒,没有佐酒菜也无妨。

    听过了陈平安说了书简湖那场问心局的大概,诸多内幕多说无益。大体上还是为了让老人宽心,输给崔瀺不奇怪。

    纳兰夜行听得忍不住多喝了一壶酒,最后问道:“如此糟心,姑爷怎么熬过来的。”

    陈平安笑道:“纳兰爷爷不是已经说了答案?”

    纳兰夜行愣了半天,随即会意,爽朗大笑。

    ————

    剑气长城正值酷暑,浩然天下的宝瓶洲龙泉郡,却下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鹅毛大雪。

    落魄山祖师堂不在主峰,离着宅邸住处有些距离,但是陈暖树每半旬都要去霁色峰祖师堂那边,打开大门,仔细擦拭清洗一番。

    今天裴钱与周米粒跟着陈暖树一起,说要帮忙。去的路上,裴钱一伸手,落魄山右护法便毕恭毕敬双手奉上行山杖,裴钱耍了一路的疯魔剑法,打碎雪花无数。

    到了祖师堂府邸最外边的大门口,裴钱双手拄剑站在台阶上,环顾四周,大雪茫茫,师父不在落魄山上,她这位开山大弟子,便有一种天下无敌的寂寞。

    拎着小水桶的陈暖树掏出钥匙开了大门,大门后面是一座大天井,再往后,才是那座不关门的祖师堂,周米粒接过水桶,深呼吸一口气,使出本命神通,在积雪深重的天井里边撒腿狂奔,双手使劲晃荡水桶,很快就变出一桶清水,高高举起,交给站在高处的陈暖树,陈暖树就要跨过门槛,去往悬挂画像、摆放座椅的祖师堂内,裴钱突然一把扯住陈暖树,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裴钱微微弯腰,手持行山杖,死死凝视住祖师堂内摆放在最前边的居中椅子附近。

    那张便是自己师父的椅子。

    涟漪阵阵,然后凭空出现了一位身穿儒衫、须发雪白的老先生。

    裴钱看着那个瘦小老头儿,看得怔怔出神。

    人间灯火万点如星河。

    那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心境,一望无垠,好像不管她怎么瞪大眼睛去看,风景都无穷尽时。

    老秀才站在椅子旁边,身后高处,便是三张挂像,看着门外那个个儿高了不少的小姑娘,感慨颇多。

    不枉费自己豁出去一张老脸,又是与人借东西,又是与人打赌的。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关门弟子,从来不让先生与师兄失望啊。

    裴钱问道:“文圣老老爷?”

    老秀才愣了一下,还真没被人如此称呼过,好奇问道:“为何是老老爷?”

    裴钱一本正经道:“显得辈分额外高些。”

    老秀才拈须而笑,轻轻点头,“这就很善啊。”

    自己这一脉的某门学问,只可意会的不传之秘,这么快就发扬光大啦?

    裴钱看了眼最高处的那幅挂像,收回视线,朗声道:“文圣老老爷,你这么个大活人,好像比挂像更有威严嘞!”

    陈暖树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周米粒歪着脑袋,使劲皱着眉头,在挂像和老秀才之间来回瞥,她真没瞧出来啊。

    老秀才咳嗽几声,扯了扯领口,挺直腰杆,问道:“当真?”

    裴钱使劲点头,缩着脖子,左右摇晃脑袋,左看右看,踮起脚跟上看下看,最后点头道:“千真万确,准没错了!大白鹅都夸我看人贼准!”

    老秀才笑得合不拢嘴,招呼三个小丫头落座,反正在这里边,她们本就都有座椅,老秀才压低嗓音道:“我到落魄山这件事,你们仨小丫头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与其他人说。”

    裴钱咳嗽一声,“暖树,米粒!”

    陈暖树立即点头道:“好的。”

    周米粒扛着裴钱“御赐”的那根行山杖,挺起胸膛,紧紧闭着嘴巴。

    从现在起,她就要当个哑巴了。再说了,她本来就是来自哑巴湖的大水怪。

    老秀才在祖师堂内缓缓散步,陈暖树开始熟门熟路清洗一张张椅子,裴钱站在自己那张座椅旁边,周米粒想要坐在那张贴了张右护法小纸条的座椅上,结果给裴钱一瞪眼,没点礼数,自己师父的长辈大驾光临,老先生都没坐下,你坐个锤儿的坐。周米粒立即站好,心里边有些小委屈,自己这不是想要让那位老先生,晓得自己到底谁嘛。

    老秀才看在眼里,笑在脸上,也没说什么。

    能够一步步将裴钱带到今天这条大路上,自己那个闭关弟子,为之耗费的心神,真不少了。教得这么好,更是难能可贵。

    这其实是老秀才第三次来到落魄山了,前边两次,来去匆匆,就都没踏足此地,此次过后,他就又有得忙活了,劳苦命。

    先前只是老人偷偷摸摸去了趟小镇学塾,身处其中,站在一个位置上。

    举目望去,早些年,这座课堂上,应该会有一个红棉袄小姑娘,正襟危坐,看似专心听课,实则神游万里。

    会有凝神专注的林守一,先生说到哪里,便想到哪里。

    会有小鸡啄米打瞌睡的李槐。

    会有那个当时肯定无法想象自己未来的赵繇,竟然有一天会离开先生身边,坐着牛车远游,最终又独自远游中土神洲。

    会有一个大智若愚的董水井,一个扎着羊角丫儿的小女孩。

    老人当时站在那边,也想到了一个与茅小冬差不多的记名弟子,马瞻,一步错步步错,幡然醒悟后,明明有那悔改机会,却只愿意以死明志。

    老人发现到最后,好像一切过错,都在自身,身为传道授业解惑的先生,传授弟子之学问,不够多,传授弟子安身立命之法,更是一塌糊涂。

    老秀才低头捻须更揪心。

    只是今天到了自己关门弟子的那座落魄山祖师堂,高高的挂像,井然有序的椅子,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尤其是看到了三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老人才有了几分笑颜。可老秀才却愈发愧疚起来,自己那幅画像怎的就挂在了最高处?自己这个狗屁混账的先生,为弟子做了多少?可有悉心传授学问,为其细细解惑?可有像崔瀺那般,带在身边,一起远游万里?可有像茅小冬、马瞻那般,心中一有疑惑,便能向先生问道?除了三言两语、稀里糊涂灌输了一位少年郎那份顺序学说,让弟子年纪轻轻便困顿不前,思虑重重,当年也就只剩下些醉话连篇了,怎么就成了人家的先生?

    某些学问,早早涉足,难如入山且搬山。

    老先生愧疚难当。

    当时在学塾,老人转头向外边望去,就好像有个面黄肌瘦的孩子,踮起脚跟,站在窗台外,孩子张大眼睛,竖起耳朵,听着书声,闻着书香,望着里边的先生学生,孤零零一人站在学塾外的孩子,一双干干净净的眼眸里,充满了憧憬。

    在那个孩子以后的人生当中,兴许会背着大箩筐,在山上采药的时候,为自己壮胆,大声喊着并不解其意的“人之初,性本善”,在下山路上,兴高采烈背诵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在上山下山之间,大日曝晒,大汗淋漓,孩子躲在树荫下歇息,自己玩着斗草,输赢都是自己,高高举起一手,嚷嚷着赢喽赢喽,才会略显童真稚趣。

    世间苦难重重,孩子如此人生,并不罕见。

    只是小小年纪,便自己消受了,却不多见。

    老秀才甚至后悔当初与陈平安说了那番言语,少年郎的肩头应当挑起杨柳依依和草长莺飞。

    与裴钱她们这些孩子说,没有问题,与陈平安说这个,是不是也太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可是老秀才又一想,再看如今的落魄山,好像早年与那草鞋少年如此言语,又是最对的。

    最后裴钱她们发现那个远道而来的老先生,坐在了最靠近门槛的一张椅子上,安安静静坐在那边,抬头望向三幅挂像。

    不去看居中那幅自己的挂像,看了崔诚挂像许久,轻轻点头,喃喃言语,谁都听不真切,最后老先生便一直望向那位自己弟子的挂像,默不作声。

    老先生自言自语道:“或曰:‘以德报怨如何?’”

    老先生自问自答道:“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