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剑来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头太硬,罚酒好喝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七章 拳头太硬,罚酒好喝

小说: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字数:9929更新时间 : 2018-07-11 19:36:24
    神人擂鼓式的精髓,就在于两拳之间的罡气牵引,如天空上的日落月升,世人的生老病死,规矩极大,必然而至。

    跻身第五境的陈平安,经过藕花福地的牯牛山一战,已经能够做到魂魄分离,一分为三,可惜只能坚持一口气的光阴,不过配合很不讲道理的神人擂鼓式,只要递出一拳就足够,就显得绰绰有余。

    一拳击中宦官后,如沙场擂鼓声,瞬间就是十数拳,拳拳到肉,沉闷响起。

    魂魄两位陈平安重新归位。

    毕竟不是正统练气士,魂魄离体,时间太久,会伤及本元。

    反观蟒服宦官的第一次出手,九娘和姚岭之这些人,除了震撼于这位大宦官的修为之高,竟然能够同时阴神出窍,阳神远游,这分明是地仙修为,其实这些姚氏人,还有一层匪夷所思的意味,不是说好了这位大泉守宫槐,是那武学大宗师吗?怎么变成了修道长生的山上神仙?

    这位大泉王朝的御马监掌印太监,错算了一招,就是没有想到陈平安身上那件袍子,品相如此之高,竟然硬生生挡住了自己那尊阴神,伸臂剐心的杀手锏,大泉江湖有数位大宗师,就死在这一手上,不会真正出现鲜血淋漓的画面,但是会使得一个人的“心田”干裂,瞬间扯断心脉与所有窍穴的联系,毙命之后,人死如腐朽枯木,有点类似一拳打断长生桥的手段。

    宦官被视为武道大宗师,并非什么拙劣的障眼法,故意蒙蔽对手,而是此人拥有一具名副其实的宗师身躯,气血强壮,筋骨坚韧,足以媲美纯粹武夫的六境巅峰。

    所以无论是近身搏杀,还是以山上术法对峙、法宝远攻,蟒服宦官两者兼备,故而最不怕与人换命。

    但是挨中第二拳后,宦官就意识到不对劲,不是对手的拳罡如何了不得,而是不该躲不掉。

    五拳之后,宦官心中了然,大致梳理出了此人这一拳的拳理脉络。

    十拳之后,宦官似乎完全放弃了躲避的念头,没有避战。

    而是选择了以伤换伤。

    在这期间,飞剑初一和十五各自盯上了宦官的阴神和阳神。

    一位貌似纯粹武夫、实则练气士的蟒服宦官,一位貌似剑修、其实是纯粹武夫的陈平安。

    两人在方寸之地,两臂之间,这场架打得十分粗鄙,相较于二楼隋右边的驭剑迎敌,卢白象和许轻舟之间的刀光森森,客栈门外魏羡更是打得荡气回肠,四周全是流光溢彩的法器,气象万千。

    陈平安和大泉宦官的厮杀,除了一个快字,就没有其它,枯燥乏味,却凶险万分。

    两桌扈从已经躲到了楼梯口那边,他们深知客栈内这场乱战,他们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

    对此唯一闲着的朱敛,没有出手阻拦,连正眼都没有看一下。

    姓钟的书生斜靠柜台,望向陈平安。

    他云游四方,从未见过能够把一种拳架打得这么……行云流水的纯粹武夫。

    既然年纪不大,那么就得走过很远的路,看过很多高山大水才行吧?

    杀气,戾气,凶悍之气全无,甚至就连争胜之气都不重。

    但气势偏偏还很足。

    书生有些好奇,这个年轻人的拳法宗旨,到底是什么。

    不过人力有穷尽时,自身体魄所能承载的拳意反扑,本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路数,对上这个大名鼎鼎的大泉守宫槐李礼,年轻人如果拳法止步于此,哪怕拼着受伤,最后一拳成功“打杀”了李礼,还是不够,远远不够。

    纯粹武夫不为世人所重,不被庙堂敬畏,反而顶礼膜拜那些修道之人,是有理由的。

    万千术法,一剑破之。

    这句话在山上流传很广,很多人都觉得是在忌惮剑修的杀力,其实不全对,万千二字,早就说出了修行之人的厉害之处。

    陈平安最后一拳神人擂鼓式,果真将蟒服宦官一拳打得粉碎,甚至就连那一袭朱红蟒服都像是虚无之物,

    但是当陈平安发现并无半点鲜血溅射,就心知不妙,立即以剑术正经中化用为拳的镇神头式,采取防御姿态,一退再退,所幸一刺莫名其妙落空的初一,已经出现在身前,加上身上的法袍金醴,应该可以争取到一口气崭新的纯粹真气。

    浩然天下不是藕花福地,在这里,同辈武夫,以及所有练气士都会死死盯住一名纯粹武夫的换气瞬间。

    宦官李礼此举,像是飞鹰堡外那名阵师的替死符,异曲同工,只不过李礼是以一尊阳神的毁弃消散,替换了真正身躯,转移去了飞剑初一对峙的位置上,陈平安这一通毫无留力的神人擂鼓式,已经是强弩之末。

    而阳神消散,不过是让李礼那颗尚不完整的湛然金丹,光彩稍稍暗淡几分。

    那尊阴神,再次以挖心手段,五指如钩,一探而入,如拳砸纸,法袍金醴就像韧性极佳的宣纸,使得陈平安的魂魄不至于被一下打得溃散,护住了心田,可是金醴也因此被牵制住。不但如此,挡在陈平安身前的飞剑初一,却深陷泥泞,被禁锢在阴神体内。

    李礼已经出现在陈平安身侧,一掌拍散镇神头的拳意,一步向前,双指并拢,戳中陈平安太阳穴。

    陈平安整个人横滑出去。

    李礼的强大,不在于踩在金丹境界门槛上的半个地仙,而是他不依仗外物的攻防兼备。

    至于李礼到底有没有压箱底的法宝,更是难说。

    李礼没有趁胜追击,站在原地,先前打散镇神头的手掌早已握拳,再迅速松开,等到手心摊开之际,上边的掌心纹路开始蜿蜒灵动,丝线鲜红,最终就像是变成一张朱红符箓,戳中陈平安太阳穴的并拢双指,在手心一抹而过,李礼心中默念“开符”二字。

    刚要竭力换气的陈平安只觉得山岳压顶,那件法袍金醴之上,双袖和肩头各处,出现一张张灵光绽放的符箓。

    陈平安太阳穴处,鲜血直流。

    “我也有一拳,就当是我大泉王朝的待客礼数了。”

    李礼微笑前行,在说这句话期间,蟒袍大袖飘荡不已的老宦官,脑袋歪斜,躲过刺向后脑勺的初一,以手指夹住这把飞剑,轻轻丢出,恰好砸中不远处的十五。

    一步就来到陈平安身前。

    李礼那只掌心有符箓的左手,看似轻描淡写放在了陈平安心口,右手一拳砸在自己手背上。

    如重锤砸钉,死死钉入法袍金醴之中,势大力沉。

    陈平安倒退数步。

    李礼如影随形,依旧是以拳打掌,又一拳砸下。陈平安身上那件法袍金醴剧烈飘荡,袖内山水灵气与武夫罡气一同崩碎四溅。

    陈平安一退再退。

    李礼这一次没有跟上,只是伸出手指,捻住脖子上一条凭空出现的金色绳索,使劲一扯,带起脖颈间一条血槽,李礼对这些伤势浑然不觉,任由那条应该是缚妖索的金色绳索缠绕手腕,蟒服袖口已经被撕扯破碎,在手臂上勒出一道道铁青色印痕,李礼啧啧道:“身上好东西倒是多,又是一件法宝吧,只可惜你既不是剑修,也不是练气士,用得差了,不然我第三拳,是没有机会这么快送你的。”

    原来李礼右手被金色缚妖索缠住后,画有符箓的左手重新握拳,对着陈平安额头,遥遥指了指而已,陈平安眉心处就如遭重击,皮肤崩裂,渗出鲜血,脑袋向后倒去,只是陈平安一步步重重踩踏在地上,硬是没有让自己后仰倒地。

    李礼眼神深处,闪过一道阴霾,身后,就是初一和十五两把飞剑,与自己那尊出窍阴神的纠缠不休。

    李礼冷笑道:“两个小东西,倒是跟姚氏一般忠心,可惜你们貌似不是本命之物,威力大减,若是能够抹掉你们的灵性,说不定可以为我所用,可谓意外之喜。”

    阴神竟是刹那之间生出三头六臂来,面目全非,也不再是李礼“中年宦官”的模样,而是三位大泉王朝武庙神灵的脸庞,分别是大髯壮汉,文雅儒将,和一位木讷老者,三双手臂,分别持有香火弥漫而成的一对铁锏,双斧和一杆铁枪。

    李礼虽然稍稍分心去关注阴神与两把飞剑的“磕碰”,却不妨碍他对陈平安的戒备。

    这位享誉桐叶洲中部诸国的大泉守宫槐,虽然失了先手,之后却稳占上风,但是他没有想到那小子挨了这么多拳,太阳穴那边现在还在流血不已,仍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受伤极重,比一身拳意更玄妙的那股精神气,不但没有跌入谷底,反而还在上涨?

    不过没关系,李礼还是可以钝刀子割肉,慢慢耗去这个年轻人的底子就行了,哪怕年轻人再来一通乱拳,大不了就是暂时失去阴神,可是年轻人的身躯和魂魄,都绝对支撑不住。李礼不是不想速战速决,实在是没有办法一锤定音,寻常七境武夫,或是龙门境修士,早就可以被他宰掉两回了。

    卢白象在与许轻舟的交手中,处于劣势。

    一来卢白象不比魏羡,是刚刚走出画卷,尚未适应浩然天下的灵气倒灌,二来许轻舟身披金乌经纬甲,若非手中那把狭刀停雪,是太平山已逝元婴地仙的遗物,恐怕卢白象就会毫无还手之力。

    只是卢白象胸口和肩头都有可见白骨的刀伤,这位藕花福地魔教的开山鼻祖,依旧神色自若,好像他对于大泉武将许轻舟刀法的兴趣,远远多于战胜此人。

    隋右边与草木庵徐桐的捉对厮杀,虽然她是武人出身,却更像是两位练气士之间的较量。

    徐桐显然将这名女子当做了剑师,即便棘手,可只要不是温养出本命飞剑的剑修,那就无妨。

    门外魏羡那边打得酣畅淋漓。

    一身源源不断的雄浑罡气,加上陈平安赠予的甘露甲,至于漏网之鱼带来的一点点小伤,不痛不痒。

    双方厮杀,其实都时刻留心宦官李礼与陈平安的胜负。

    隋右边率先开口问道:“公子?”

    伤痕累累的陈平安只能摇摇头,并未说话。

    一口纯粹真气只能始终吊着,不敢转换。

    李礼笑问道:“怎么,就这么点伎俩?”

    陈平安如果不是身穿金醴,不然一身血腥气,早就让整座客栈都闻得到了。

    李礼将手心符箓狠狠“钉入”陈平安心口,金醴只挡住大半,仍有小半渗入心口。

    无异于剖心之痛。

    额头冷汗,加上脸上的血水,混在一起,沿着年轻人的脸庞,点点滴滴,落在地上。

    李礼心中杀机更浓。

    李礼就在等陈平安真气竭尽之时,若说身躯伤势疼痛,眼前年轻人可以靠着毅力强行压下,可只要真气涣散,李礼的机会就来了。他等得起,陈平安等不起。所以李礼没有得寸进尺,继续跟陈平安近身厮杀,何况驾驭阴神阳神一同离开气府,并不轻松,如果不是半颗金丹,使得李礼灵气底蕴,远超同境修士,身后那尊阴神,别说是维持住三头六臂的武圣人姿态,掣肘初一、十五两把飞剑,可能早就自行消失,重返李礼真身。

    李礼眼角余光瞥了眼蹲在二楼栏杆上的老人。

    有些纳闷,为何此人从头到尾都要袖手旁观。

    在李礼往武疯子朱敛投去视线之际,陈平安好似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开始要强行换气。

    李礼心中冷笑不已,垂死挣扎,你这次可要赌输了。

    阴神一闪而逝,来到陈平安身前,六条胳膊持有五件兵器,一顿乱砸,朝着他当头落下。

    李礼则亲自对付两把飞剑,从朱红蟒服上流泻-出无数条雪白灵气,像是张开了一张巨大蛛网,彻底挡住初一十五救援主人的路线,虽然这些雪白蛛丝困不住飞剑,可只要稍稍滞缓速度,李礼就能够出现在飞剑附近,或屈指轻弹,或一挥袖子,击飞两把飞剑。

    李礼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年轻人,不知死活,原来根本就没有换气,应该是诱骗自己靠近而已,可是有何意义?今夜冒冒失失为姚氏出头是如此,当下抖搂的小机灵,还是如此。大概是年轻人出身太高,又有高手扈从,这辈子一直顺风顺水,所以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这种背景肯定惊人的对手,既然已经结仇,就应该斩草除根,一旦放虎归山,说不定整个大泉王朝都要有天大麻烦。

    比起先前陈平安和李礼的拳拳到肉,现在与阴神的互相捶打,更加惊心动魄。

    好在陈平安对此并不陌生,当初在牯牛山,对峙丁婴金身法相,不也是这般山崩地裂的气象?

    只是上次陈平安只能硬扛着,并无还手之力,一座牯牛山被丁婴金身打得山头炸碎。

    现在陈平安却是在与这“小小”阴神互捶,双方皆是绝不躲避。

    法袍金醴已经从障眼法的雪白色,被打出了原形金色。

    陈平安十拳神人擂鼓式之后,李礼眼神有些晦暗,不过仍是没有理睬,任由那个年轻人拳拳累加。

    三头六臂、武庙圣人姿态的阴神,烟消云散,灵气流溢四方。

    而金醴法袍也出现一条条破碎划痕,暂时无法复原,亦是有絮乱灵气散乱开来。

    李礼一把扯掉破碎不堪的朱红蟒服,看着那个胸口剧烈起伏的年轻人,双手的手心手背,都已经血肉模糊,竭力睁开双眼,一张鲜血流淌的脸庞,像是只剩下那双清澈的眼眸了。

    李礼笑道:“只可惜你是纯粹武夫,这意味着与桐叶洲、玉圭宗没什么关系,不然我还真不敢杀你。”

    陈平安闭上一只眼睛,沙哑说道:“你这两具分身不经打,才十七八拳就碎了,比不得丁婴。”

    李礼微笑道:“然后?”

    陈平安含糊不清道:“然后我只要第三次出拳,可以跟你换命了。你怕不怕?”

    李礼报以冷笑,显然不信。

    再者他身为大泉守宫槐,金丹半结,怎么可能没有后手,只是代价太大罢了。

    代价之大,比他的生死还要大。

    两两沉默,片刻之后,李礼突然皱眉,厉色道:“你一个纯粹武夫,为何反其道行之,偷偷摸摸汲取灵气?!”

    李礼后退数步,认为此人是故意打开一座座气府大门,任由灵气倒灌,是这小子想要为自己赢得玉石俱焚的机会。

    真是失心疯了。

    钟姓书生轻轻点头,又摇头。

    纯粹武夫以灵气淬炼魂魄,胆识很大,但是危险也大。

    那第三拳,是有机会递出去的。

    如果李礼掉以轻心,还要再吃个大亏。

    年轻人这场架没白打,五境武夫,正是苦苦寻觅一颗英雄胆的时候,这位大泉守宫槐的古怪阴神,刚好是观想三位武庙圣人而成,不过此等观想,是旁门左道,有亵渎神祇之嫌,而且有损武运,是李礼公器私用了,相信大泉朝堂未必有人知晓真相。年轻人与阴神一战,胜而碎之,冥冥之中,三位刘氏王朝的武圣人,便会有感应,将来年轻人如果有机会去往大泉京师,进了那座武庙,相信必有厚报。

    但一切的前提是,年轻人和他的古怪扈从们,能够活着离开这座客栈。

    他答应可以收拾残局,却不是说要袒护那个年轻人。

    宦官李礼环顾四周,走了十数步路,走到一张酒桌旁,拿起酒杯,喝了口酒,轻轻放下酒杯,看了楼梯口那些年轻扈从,其中有一位小侯爷,有一位龙骧将军子弟,其余也算是前程似锦的禁军精锐。

    许轻舟这个废物,不但没有拿下那个用刀的,甚至沦为喂招之人还不自知。

    草木庵的徐桐还沉浸在一手旁门雷法的狗屁威势之中,自以为胜券在握,却不知那个根本不是剑师的娘们,心中剑意生发,如春草勃勃,对方资质之好,简直就是个剑仙胚子。

    至于门外那边,打得倒是热闹,双方你来我往,可也就只是热闹而已。

    李礼最后望向妇人和老驼背,没有半点兴趣,倒是那个落魄书生,李礼觉得有些吃不准,不过无所谓。

    客栈之内,无论敌我,所有人都要死。

    李礼一挥手,客栈大门砰然关上。

    朱敛缓缓道:“小心。”

    李礼伸手覆在丹田外的腹部,开始大口呼吸。

    每一次吐纳,都会有猩红气息喷吐而出。

    陈平安默然前冲。

    第三次神人擂鼓式。

    一拳砸在宦官贴在腹部的手背上。

    李礼一拳砸在陈平安心口。

    简简单单的第二拳已至。

    李礼烦躁不已,好似心性再不是那个深居宫内、看护京城的御马监地仙,脸色变得狰狞,双眸通红,一巴掌横拍在陈平安太阳穴上。

    陈平安上半身飘来荡去,唯有双脚扎根,为的就是递出下一拳。

    一拳比一拳更快。

    李礼更是一拳比一拳声势如雷。

    飞剑初一和十五在穿入此人身躯后,竟然好似身陷迷宫,在那些气府之间乱撞,始终不得其门而出。

    陈平安体内传出一阵阵骨头碎裂声。

    李礼保养如中年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一条条丝线,有的地方高高鼓胀,有的地方凹陷下去,仿佛这张脸皮是假的。

    那颗半结金丹,砰然碎裂。

    只是碎裂了外边一层,就像李礼先前随手撤掉披在外边的大红蟒服。

    朱敛心中叹息一声,脚下栏杆粉碎,地板亦是跟着破开,整个人落在一楼,速度之快,可谓风驰电掣,看似随随便便跨出两三步,就已经来到李礼身侧,脚尖一点,身形跃起,一肘击在那名九十岁高龄的老宦官脑袋上,另外一只手闪电抽出,以手刀姿势,从李礼脖子插入,一穿而过。

    本该必死无疑的李礼,依旧对着陈平安出拳,一拳过后,陈平安双耳淌血如泉涌。

    而朱敛轰然倒飞出去,直接砸中远处的墙壁,破开墙壁,摔在外边。

    半截脖子的李礼神色漠然,一心想要先杀死眼前年轻人,其余人等,在他现出真身后,都算不上一合之敌。

    朱敛摔入外边一队精骑之中,突然飞出一个人,吓得他们心头一颤,正要围杀此人之时,朱敛已经吐出一口血水,向后翻滚,起身如猿猴在山林间辗转腾挪,而武疯子的暴戾,开始展露无遗,双手扯住一名下马骑卒的双臂,往外一拽,直接将两条胳膊撕下。

    一掌拍在一名骑卒头颅上,砰然而碎。

    一拳捶胸,直接穿透身躯,嫌弃尸体碍眼,一记手刀倾斜划去,从肩头斜到腹部,被这位佝偻老人当场分成两截,一挂挂鲜血肚肠洒满地面。

    客栈内。

    不约而同,徐桐和许轻舟,隋右边和卢白象,双方各自停手。

    因为宦官李礼的变化,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他们在隐约之间,凭借敏锐直觉,都将李礼视为了最大敌人。

    就在此时,九娘,老驼背,小瘸子,二楼的姚岭之,莫名其妙瘫软在地。

    姓钟的落魄书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李礼身后,一手负后,一手双指夹住一颗猩红丹丸,低头凝视,自言自语道:“怪不得。”

    书生微微加重力道,将这颗货真价实的金丹捏碎。

    听到身后陈平安一拳砸在已死宦官的胸口,而陈平安自己的手骨也碎得一塌糊涂,书生转过头,由于还隔着尚未倒下的李礼,他只好身体歪斜,对陈平安呲牙咧嘴,眼中满是佩服,“这位小兄弟,你不知道疼吗?”

    陈平安全然沉浸在拳意之中。

    最后一拳,其实已经谈不上杀伤力,轻飘飘的,要知道这神人擂鼓式,可是站在武夫十境巅峰的崔姓老人,想要凭此向那道祖问高低的最得意拳法。

    陈平安身形摇摇欲坠,视线模糊,依稀看到那个脖子稀烂的宦官,耷拉着脑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陈平安察觉不到对方的生机。

    陈平安站在原地,还保持着一拳递出的姿态,没有收回。这一刻,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最后一拳,幸好没有落在光脚老人眼中,不然肯定会被破口大骂,给老人骂得狗血淋头。

    书生看着徐桐和许轻舟,眨眨眼,问道:“君子动口不动手,这种鬼话,你们真信啊?”

    徐桐和许轻舟咽了咽口水。

    陈平安双臂颓然下垂,一屁股坐在地上,盘腿而坐。

    使出最后的气力,双手握拳,轻轻撑在膝盖上,只能睁开一只眼。

    法袍金醴损坏严重,灵气稀薄近无,暂时已经失去功效。

    一身的血,比先前李礼身穿大红蟒服还要扎眼。

    书生对这个年轻人说道:“你知不知自己的对手是什么?”

    不过因为客栈还有许多人,书生倒是没有说出口,眼前年轻人在自己出手前的气机变化,大概是深藏不露的自保之术,或是杀力最大之招,书生只能猜出一点端倪。

    陈平安缓缓抬起头,仍然是只能睁着一只眼,微笑道:“身前无人。”

    书生蹲下身,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平安闭上眼睛。

    书生翻了个白眼。

    犹豫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如稚童涂鸦,在空中圈圈画画。

    客栈内李礼身躯和金丹先后崩溃后的天地灵气,缓缓流向眼前的年轻武夫,而且聚拢汇聚之地,刚好是陈平安剑气十八停所经过的那些气府外。

    除此之外,他还一招手,李礼的尸体便消逝不见,但是初一和十五从中蹦出,飞快悬停在陈平安肩头两侧,剑尖指向书生。

    书生对此视而不见,抬起头,对二楼喊道:“小丫头,别读书了,快来看你爹。”

    早就没力气读书的裴钱跑出房间,先看了眼那落魄书生,然后她故意装傻,问道:“啥?看你爹?”

    书生啧啧道:“哎呦,还挺会捡软柿子捏啊。”

    裴钱一溜烟跑下楼,踩得楼梯噔噔作响。

    蹲在青衫书生旁边,裴钱看着陈平安,轻声询问旁边的家伙:“该不是死了吧?”

    书生点点头,“英年早逝,令人扼腕痛惜啊。”

    裴钱左看右看,欲言又止。

    陈平安睁开眼睛。

    裴钱转头怒视书生,“你干嘛咒我爹死?你爹才死了呢!”

    书生一脸无辜,“我爹是早早死了啊,每年清明节都需要去上坟的。”

    陈平安摘下腰间酒葫芦,小口喝起了青梅酒,抬手的时候,那只手凄惨至极,看得裴钱直冒冷汗,想法跟身边书生如出一辙,天底下还有这么不怕疼的人?

    书生笑问道:“为了姚家,差点死在这里,不后怕?”

    陈平安说道:“不是为了姚家。”

    书生坏笑道:“姚家遭此大祸,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红颜祸水,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连我这般心如磐石的痴情男子,也差点见异思迁,那位女子的好看,可想而知。”

    卢白象和隋右边,一个双手拄刀,一个负剑身后,站在陈平安身边。

    一个两颗谷雨钱,一个竟然只需要一颗谷雨钱。

    四人加在一起,刚好用光陈平安所有谷雨钱的积蓄。

    老道人真是坑人。

    书生突然疑惑问道:“你该不会是知道我的存在,才把一场生死厮杀当做砥砺武道的修行吧?”

    陈平安抹了抹脸上的血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笑问道:“你是?”

    书生摆摆手,“不值一提。”

    陈平安便不再问什么。

    书生转头看了眼瞪大眼睛的裴钱,他盯着她的一双眼睛,日出东海,月挂西山,真是漂亮。

    就是这性子,实在不讨喜。

    书生望向大门那边,“姚镇和另外一位皇子殿下的人马,也快到了。”

    他最后笑道:“你安心养伤便是,接下来交给我处理。”

    陈平安挣扎着起身,先对书生拱手抱拳,那双手,看得书生又是一阵头皮发麻,陈平安最后对卢白象说道:“谢了,早知道如此,你应该第一个出来。”

    卢白象淡然一笑。

    陈平安瞥了眼隋右边,后者与他对视,神色坦然。

    陈平安走上二楼,裴钱跟在身后。

    那些年轻扈从,一个个面无人色。

    书生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挠挠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便干脆不去费神了。

    他一想到今夜过后,就没办法在这边蹭吃蹭喝了,便有些恼火。

    于是接下来,一个书生坐下来开始喝闷酒,一个腰间悬挂玉佩的书生,出门而去,客栈大门对他而言,好似并不存在,他一巴掌把那个殿下打得空中翻滚好几圈,一个仗剑书生,直接化作白虹远远离去,找到了另外一个大泉皇子殿下,一脚踹翻在地,对着那张脸就是一顿猛踩。

    在书生的阴神、阳神各自出窍神游后,方圆千里之内,只要是阴物鬼魅,哪怕是那些淫祠神祇,皆不由自主地匍匐在地,战战兢兢。

    世间万鬼,见我钟魁,便要磕头。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