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小说:庶女夙缘作者:炊烟若梦字数:4740更新时间 : 2017-08-13 07:51:18
    就在杨威心潮澎湃的时候,一个身材肥肥的女子在几名侍女家仆的陪伴下,来到门口。

    那女子一副财大气粗,浑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姿态。一冲进到店里,便大声吼出:“掌柜的,马上给我将所有的衣裳全拿出来,姑奶奶全都要了!”

    很快,店内的数十身衣裳,便让他们全部收拢到了一起。

    女子两条腿插在地上,大手一挥,指着目瞪口呆地杨威等人道:“去,还有没有新的衣裳,赶紧拿出来,全部买下来,价格出高你一成!”

    杨威在白沙县做绸缎生意已经有些时日,自然能认出此人正是黄家的大小姐黄书丽。黄家家大势大,又与占据全县近四成绸缎布料市场的苏家有婚姻约定。不用想也知道,自己之所以欠下巨额的债务,必然是因为他们在暗中将价格压得很低所致,别人根本就做不到这点。

    也就怪不得服装店生意红火之时,她会这么快找上门来了。现在他们所售卖的衣裳价格本就高出市价许多,再加上一成,一次将这些天赶工所制的衣裳全卖掉,利润之丰厚着实能小赚上一笔,这对杨威这几乎被债务所逼疯的人来说,实在是又惊又喜的大好事。

    平时就算是将店里的衣裳全部卖掉,也赚不到那么多钱,而黄家财大气粗,有的是钱。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杨威连忙叫人去将所存的所有衣裳取出来。

    曹昭见杨威叫人来取刚刚赶制出来的衣裳,遂跟到了店里了解情况。他在边上看得事情有些玄乎,不由担忧地道:“杨掌柜,是不是等小苓小姐回来之后再作决定?”

    黄书丽戏谑地看了看两人的神情,笑道:“这不是杨掌柜吗,难道说这个店不是你的?”

    杨威略有无奈地摇了摇头,尴尬的笑了笑道:“当然是的,黄小姐想要什么样的衣裳尽管吩咐,我们一定为你赶工制作出来。”

    黄书丽看着眼前精致的面料,华丽新颖的设计,心满意足地将所有的衣裳收拾好,一边指使人付帐,戏笑道:“想不到还有人能做出这样好看的衣裳,这银子花得倒也值得啊!”说着,便领着侍女家仆往外走去。

    苏晓苓刚刚吃过饭回来,走到服装店门口,便见黄书丽领着十数人从店里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各人手中都抱满了衣裳,均是一副喜笑颜开的神情,不由愣了一下。

    罗秋菊见她怔怔地看着那些人,神色有异,上前问道:“小苓姐,你没什么事吧?”

    黄书丽耳朵倒也灵敏,闻言朝她们二人看了过来。目光仔细在苏晓苓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即不屑地大笑道:“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只是一个丑八怪而已!”

    苏晓苓淡然一笑道:“是啊,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丑八怪而已!”

    黄书丽见居然有人和她当面顶撞,不禁气得直跳脚,怒吼一声道:“丑八怪,你说什么?”

    苏晓苓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罗秋菊和迎送客人的营业员,看了黄书丽气急败坏的样子,均是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

    黄书丽也不是很笨的人,她身为黄家大小姐,自幼娇生惯养,在白沙县哪里受过什么耻辱。当即怒不可遏地对身边的家仆道:“给我撕破她的嘴巴,看她还怎么张狂?”

    那些家仆对她的话奉若圭皋,闻言纷纷将手中衣裳暂时放下,便朝苏晓苓逼了过去。

    苏晓苓为之一怔,叫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不怕有王法吗?”

    黄书丽得意洋洋地大声笑道:“丑八怪现在知道怕了,可惜已经晚了。什么王法?有钱有权就有王法,白痴!看来你不但丑得要命,还傻得可怜!”

    苏晓苓恍然大悟:现在可不是什么法治社会,怎么就忘了这回事了。心里暗自嘀咕:众目睽睽下,她或许不敢太过分,可是自己无依无靠的,还真不该去招惹这头肥猪!

    便在此时,杨威和曹昭等人听到外边的动静,也纷纷从店里走了出来。

    曹昭见黄家的家仆向苏晓苓围了过去,不禁道:“你们这是在作什么?”

    黄书丽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又是什么人,敢在这里多管闲事?”

    曹昭强自笑道:“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黄书丽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想打抱不平,英雄救美,哦,不对,是丑八怪才对!就是不知道你是英雄,还是狗熊了?”边说边笑,直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曹昭顿时气得满脸通红,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杨威,希望他出面说上几句公道话。

    杨威看了看门口人多势众的黄书丽等人,诮诮地笑道:“黄小姐可否给杨某几分薄面?”

    黄书丽不屑一顾地瞥了他一眼,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我给你脸面?”接着肆无忌惮地大笑道:“她身上现在所穿着的衣裳好像是我们黄家的,给我带回去看看。”说着,对着上前的家仆使个眼色,紧跟着上前等着看好戏。

    低声对围在中间的苏晓苓道:“将她的衣裳给扒了,我就让大家看看到底谁才是丑八怪?”

    曹昭听说她要扒苏晓苓的衣裳,不禁又气又怒,可他只是一个外人,又能对她们怎样?

    杨威见了他期待的目光,无力地摊了摊手道:“你也见到了,不是我不想帮她,实在是黄家的人我们根本惹不起!我想在这里,黄家大小姐应该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苏晓苓听眼前这肥婆要来扒自己的衣服,见那些人一个个虎视眈眈朝着自己围过来,心里也是一阵慌乱。要是真让人在这种人来人往的街上给扒光,这人丢得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边上的人早已经吓得四散开了,心怕自己惹祸上身,只在边上远远地围观。

    罗秋菊想要上前去帮忙,也被人推倒在了地上,被另外两个营业员搀扶了起来。

    就在那些家仆想要对苏晓苓动手之时,猛然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就在杨威心潮澎湃的时候,一个身材肥肥的女子在几名侍女家仆的陪伴下,来到门口。

    那女子一副财大气粗,浑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姿态。一冲进到店里,便大声吼出:“掌柜的,马上给我将所有的衣裳全拿出来,姑奶奶全都要了!”

    很快,店内的数十身衣裳,便让他们全部收拢到了一起。

    女子两条腿插在地上,大手一挥,指着目瞪口呆地杨威等人道:“去,还有没有新的衣裳,赶紧拿出来,全部买下来,价格出高你一成!”

    杨威在白沙县做绸缎生意已经有些时日,自然能认出此人正是黄家的大小姐黄书丽。黄家家大势大,又与占据全县近四成绸缎布料市场的苏家有婚姻约定。不用想也知道,自己之所以欠下巨额的债务,必然是因为他们在暗中将价格压得很低所致,别人根本就做不到这点。

    也就怪不得服装店生意红火之时,她会这么快找上门来了。现在他们所售卖的衣裳价格本就高出市价许多,再加上一成,一次将这些天赶工所制的衣裳全卖掉,利润之丰厚着实能小赚上一笔,这对杨威这几乎被债务所逼疯的人来说,实在是又惊又喜的大好事。

    平时就算是将店里的衣裳全部卖掉,也赚不到那么多钱,而黄家财大气粗,有的是钱。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杨威连忙叫人去将所存的所有衣裳取出来。

    曹昭见杨威叫人来取刚刚赶制出来的衣裳,遂跟到了店里了解情况。他在边上看得事情有些玄乎,不由担忧地道:“杨掌柜,是不是等小苓小姐回来之后再作决定?”

    黄书丽戏谑地看了看两人的神情,笑道:“这不是杨掌柜吗,难道说这个店不是你的?”

    杨威略有无奈地摇了摇头,尴尬的笑了笑道:“当然是的,黄小姐想要什么样的衣裳尽管吩咐,我们一定为你赶工制作出来。”

    黄书丽看着眼前精致的面料,华丽新颖的设计,心满意足地将所有的衣裳收拾好,一边指使人付帐,戏笑道:“想不到还有人能做出这样好看的衣裳,这银子花得倒也值得啊!”说着,便领着侍女家仆往外走去。

    苏晓苓刚刚吃过饭回来,走到服装店门口,便见黄书丽领着十数人从店里趾高气扬地走了出来,各人手中都抱满了衣裳,均是一副喜笑颜开的神情,不由愣了一下。

    罗秋菊见她怔怔地看着那些人,神色有异,上前问道:“小苓姐,你没什么事吧?”

    黄书丽耳朵倒也灵敏,闻言朝她们二人看了过来。目光仔细在苏晓苓身上打量了一番,随即不屑地大笑道:“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原来也只是一个丑八怪而已!”

    苏晓苓淡然一笑道:“是啊,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丑八怪而已!”

    黄书丽见居然有人和她当面顶撞,不禁气得直跳脚,怒吼一声道:“丑八怪,你说什么?”

    苏晓苓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罗秋菊和迎送客人的营业员,看了黄书丽气急败坏的样子,均是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

    黄书丽也不是很笨的人,她身为黄家大小姐,自幼娇生惯养,在白沙县哪里受过什么耻辱。当即怒不可遏地对身边的家仆道:“给我撕破她的嘴巴,看她还怎么张狂?”

    那些家仆对她的话奉若圭皋,闻言纷纷将手中衣裳暂时放下,便朝苏晓苓逼了过去。

    苏晓苓为之一怔,叫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不怕有王法吗?”

    黄书丽得意洋洋地大声笑道:“丑八怪现在知道怕了,可惜已经晚了。什么王法?有钱有权就有王法,白痴!看来你不但丑得要命,还傻得可怜!”

    苏晓苓恍然大悟:现在可不是什么法治社会,怎么就忘了这回事了。心里暗自嘀咕:众目睽睽下,她或许不敢太过分,可是自己无依无靠的,还真不该去招惹这头肥猪!

    便在此时,杨威和曹昭等人听到外边的动静,也纷纷从店里走了出来。

    曹昭见黄家的家仆向苏晓苓围了过去,不禁道:“你们这是在作什么?”

    黄书丽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又是什么人,敢在这里多管闲事?”

    曹昭强自笑道:“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是不是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黄书丽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想打抱不平,英雄救美,哦,不对,是丑八怪才对!就是不知道你是英雄,还是狗熊了?”边说边笑,直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曹昭顿时气得满脸通红,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杨威,希望他出面说上几句公道话。

    杨威看了看门口人多势众的黄书丽等人,诮诮地笑道:“黄小姐可否给杨某几分薄面?”

    黄书丽不屑一顾地瞥了他一眼,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我给你脸面?”接着肆无忌惮地大笑道:“她身上现在所穿着的衣裳好像是我们黄家的,给我带回去看看。”说着,对着上前的家仆使个眼色,紧跟着上前等着看好戏。

    低声对围在中间的苏晓苓道:“将她的衣裳给扒了,我就让大家看看到底谁才是丑八怪?”

    曹昭听说她要扒苏晓苓的衣裳,不禁又气又怒,可他只是一个外人,又能对她们怎样?

    杨威见了他期待的目光,无力地摊了摊手道:“你也见到了,不是我不想帮她,实在是黄家的人我们根本惹不起!我想在这里,黄家大小姐应该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苏晓苓听眼前这肥婆要来扒自己的衣服,见那些人一个个虎视眈眈朝着自己围过来,心里也是一阵慌乱。要是真让人在这种人来人往的街上给扒光,这人丢得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边上的人早已经吓得四散开了,心怕自己惹祸上身,只在边上远远地围观。

    罗秋菊想要上前去帮忙,也被人推倒在了地上,被另外两个营业员搀扶了起来。

    就在那些家仆想要对苏晓苓动手之时,猛然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