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小说:有一种渴望不容许逃离作者:一秋一会字数:6164更新时间 : 2019-10-10 01:28:31
    婚纱的事情就此放下,那件旧婚纱也被娄梨和让季新凉拿走。

    至于婚纱,娄梨和自然是去了之前和卢欢一起买礼服的店里,提走了当时她唯一试过的那一款礼服。

    很奇怪。

    女人总是在意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仪式,所以就连娄梨和也会对自己的礼服精心挑选,可是经过了这一番波折,娄梨和看淡了许多。

    季新凉心中不是滋味,想来想去,将这件事告诉了卢欢,卢欢听说,只道一声:“焉知非福。”

    “真的就让梨和随便挑一件婚纱吗?”

    “那间店是陵北最著名的婚纱礼服店,那一天的那件婚纱是店里最好的,你倒是不用担心。”卢欢笑道,“我看你们这样很好,娄梨和既然决定和过去断的一干二净,本就不应该穿这件婚纱的。”

    “是吗?”季新凉叹口气。

    “季新凉,娄梨和并不是你以为的那种柔弱斤斤计较的女人,你只要做到‘随她’就好。”

    ···

    娄梨和去医院里发喜糖,主任喊了她去办公室。

    “主任,这是我婚礼的喜糖。”

    主任看着手里精致的礼盒,笑道:“新婚快乐,梨和。”

    “谢谢您···”

    “梨和,我喊你来,是要跟你说一件事,二医的电视节目,排到你去了,题目是脑血管疾病的预防,你准备准备,周一就要去了。”

    “周一?那就只有一天了啊。”娄梨和意外,“这么赶吗?”

    “本来是神经内科的李大夫去的,但是他临时有事,所以你顶上去,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哦,当然没有,我会好好准备的。”娄梨和连忙摇手。

    “你好好加油啊,杜大夫有事,去不了,所以这次我们神外就只有你,好好表现!”

    ···

    周一,季新凉去陵北电视台办事,却意外地在后台的化妆间看到了娄梨和,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新凉哥,你怎么了?”助理看到季新凉的脚步停在意见休息室门口,开口问道。

    “这间休息室里的人是要参加什么节目?”季新凉状似无意地问道。

    “啊,这件屋子是一档保健节目的休息室。”

    保健节目?季新凉好像是听过娄梨和随口提过一句,“这个节目什么时候开始录制?”

    “还有半个小时呢,”助理从门缝里看到了妆后的娄梨和,忍不住说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大夫呢···”

    听到小助理这么夸奖自己的妻子,季新凉在心里偷笑,“保健节目啊,那正好,我等会也听听···”

    ···

    娄梨和可不知道季新凉在自己的门前曾经驻足,她第一次录节目,其实还有点紧张,但是一开始谈及专业内的东西,她就好像瞬间拥有了无比的自信,所有的忐忑都消失不见。

    总导演看着镜头里侃侃而谈的娄梨和,满意地点点头,对副导演说道:“这一期估计反响不错。”

    “是啊,毕竟是个看脸的社会。”副导演道,“不过这个娄医生看上去真不像个第一次录节目的,很自然很自信的样子。”

    “这你就不懂了,漂亮的人都有天生的自信的。”

    “哦,是吗?”

    ···

    季新凉只是来电视台办事,很快就结束了,心急火燎地赶到老婆的拍摄现场,躲在一个小角落里偷看。

    从他专业的角度看来,娄梨和的表现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虽然并不怯场,但是娄梨和的视线一直在回避镜头。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镜头里的娄梨和美的像极了童话里的公主,穿着白大褂又为这份美丽添了一丝冷静和克制的职业感,但是这两种矛盾的视觉冲击就像是一只猫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毛球,新鲜又好奇。

    节目录制的很顺利,导演有心拉近关系,可是娄梨和拒绝了导演的聚餐邀请:“抱歉,我的丈夫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

    “娄大夫已经结婚了吗?”副导演很意外,“谁运气这么好,居然能娶到娄大夫这样的美人啊。”

    娄梨和打趣:“那当然必须是帅哥了。”

    说完她也不给大家探究的机会,礼貌地道别之后就离开了。

    路上接到季新凉的电话,娄梨和还以为是他回家等不到自己所以打了电话,所以一接起来就说:“新凉,抱歉,我可能还要晚点到家···”

    “我知道,你回头。”说完,季新凉就挂了电话。

    娄梨和扭头,一眼就看到穿着带着黑色棒球帽的季新凉,眼中被瞬间的惊喜冲满,快步朝着季新凉走了几步:“你怎么在这里?”

    季新凉一面牵起娄梨和的手,一面笑道:“我特地来看看娄大夫的初登场啊。”

    “你怎么知道的?你看到我了?我怎么没看到你?”

    “我躲起来了嘛,怕你看到我太激动,会害羞。”季新凉搂着娄梨和,“回家吧,对了,我六月份的时候要参加毕业典礼,你一起来吗?”

    “毕业典礼?”娄梨和想了想,她虽然是陵北大学的学生,却因为出国留学没有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以前不在意,现在想想似乎是缺了些什么,“好啊···”

    ···

    两人相伴回到小区,娄梨和照旧去拿快递,季新凉在一旁陪着,笑道:“你好像很喜欢网购。”

    “很方便啊。”娄梨和找到自己的快递,签了字就要离开,守门们工作人员突然喊住她:“请您等等,这里有一封您的挂号信。”

    “我的挂号信?“娄梨和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信,“谢谢。”

    等出了门,上了电梯,娄梨和才打开了信,看到里面的邀请函:“医致奖金颁奖典礼邀请函?”

    季新凉探出脑袋:“这不是你之前得过的奖学金吗?能出国留学的那个。”

    “这个奖学金为什么要邀请我去颁奖呢?”

    季新凉道:“大概是因为你是这个奖金的第一个获得者吧,我听学校的老师说,能得到的人都是凤毛麟角,所以这次才想到让你这个初代获奖者颁奖给今年新一届的获奖者吧。”

    娄梨和道:“你的毕业典礼是哪一天?”

    “六月十二,”季新凉此时看到了邀请函上的日子,惊讶道:“居然也是六月十二?同一天?”

    娄梨和笑道:“这下好了,我们根本不需要找理由解释我们为什么出现在同一个会场了。”

    “可是我感觉不开心呢,你去给人颁奖,我却是毕业···感觉差了你好大一截啊。”季新凉有些不满,“别人要是以后知道了该说我配不上你了。”

    娄梨和狐疑地看着季新凉,“季新凉先生,当初那个说自己在街上站不到一分钟就能交通阻塞的自信去了哪里了?”

    “自从有了你,我的自信统统被你吓跑了呗。”季新凉故作深沉地叹口气。

    “那我们公开吧,就在你的毕业典礼上,看看告诉别人我们是情侣的话,大家到底是觉得我配不上你还是你配不上我啊。”娄梨和笑道。

    “你又在捉弄我了,明明知道我不敢,你还取笑我。”季新凉无奈,“如果我真的公布,到时候你承受的一定比我多得多,我哪里舍得。”

    娄梨和撒娇,“就是喜欢这样欺负你。”

    “你啊你,”季新凉无奈。

    ···

    娄梨和录制的哪一期保健科普节目在五月中旬放送,一直以来平平的收视率突然翻了倍,当导演将数据告诉季颉的时候,季颉也很意外,心中却无奈,对老友说道:“现在啊,还真是看脸啊。”

    总导演道:“这不是坏事,社会在进步,对人们的要求越来越高,在追求内在美的同时开始注重外在很正常,这一期节目播出以后还有两三期其他的,我给你个建议吧。”

    “什么?”

    “现在还从来没有医疗类的节目收视率这么高的,而且这个娄大夫听说名声也不错,是你们医院青年医生里也是拿得出手的,像这样内外兼修的人最受人欢迎,不如将这个节目发展成长期的?你看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想让娄梨和多做几期这个节目?”

    “是啊,我会做一个新的方案,更吸引人眼球,先让娄梨和打头阵,等节目做出点名头,到时候在这个牌子下面你就能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第二医院的大夫,所有人都有蛋糕分,你看怎么样?”

    季颉道:“可是临床大夫都很忙···娄梨和也不轻松···”

    “这件事的确需要她打头阵,要不你先问问她的意见?我这边先准备着,怎么样?”

    季颉道:“好,我先去问问她的意思。”

    ···

    娄梨和本该早些正式拜访季新凉的家人,但是一直以来各种事情耽误,好容易找到一个大家都在家的日子,特地提着礼物和季新凉一起回了趟季家。

    见长辈无论是谁都会害怕,娄梨和也不例外,但是季家老爷子和季颉都很喜欢娄梨和,季新凉de母亲也对娄梨和越看越爱,还用一只俏色玉坠换来一声“妈妈。”顿时心满意足。

    季颂和傅锡姗姗来迟,季颂借此机会将导演的提议和娄梨和提了一句,娄梨和没有反对。

    山光西落,池月东上,夜间娄梨和睡在季新凉的卧室,而季新凉则被傅锡叫道书房说些什么,晚些的时候就睡在了书房里。

    夏雨衬着熏风而来,惊雷阵阵,闪电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惊醒了好眠的娄梨和,起身想要去拉好窗帘,却看到床头一只保温杯,里面的水温得刚刚好。

    娄梨和睡前并没有准备水,看来这是季新凉在自己睡之后拿过来的。

    自从季新凉知道自己多梦,就常常在床头备上温水,给惊醒的自己缓解心情。

    娄梨和走到窗边,看到楼下花园的小亭子,周围的蔷薇在风雨的打击下显得有些萎靡,不过这种情况下,娄梨和倒是有一种赏景的心情。

    娄梨和悄悄地下楼,走出了大门,从长廊慢慢绕到小亭。

    在石桌边坐下,娄梨和撑着脑袋看着亭外大雨,细小的水珠被风吹到亭内,扑到娄梨和的脸上,湿润中的带着青草的芬芳,其中又夹杂着极为寡淡的一丝蔷薇的香气。

    “在这里看花,不冷吗?”

    侧后方有人为她披上一件薄薄的围脖,娄梨和扭头一看:“学长?”

    来人正是傅锡,他在娄梨和的对面坐下,“你老公打呼噜啊,太吵了,出来走走就看到你了,怎么和新凉分开,不习惯?睡不着?”

    娄梨和摇摇头,笑道“怎么会,不过是被雷声叫醒了,出来散散步。”

    傅锡看着娄梨和,“我们认识多久了?梨和?”

    “从大一开始,也有七八年了吧。”娄梨和道。

    “七八年前我可没想过你会成为我的表弟妹呢,”傅锡笑道,“梨和,你知道吗?明樵是我的好朋友,大半年前,我们本来会以另一种方式见面的,只不过那天我忙着开会,所以我们错过了机会。”

    娄梨和道:“原来当时明樵说的朋友是你。”

    “本以来总有以后,没想到最后不了了之,”傅锡有点惋惜。

    “以后···真是美好的词,所以人不能等待,及时抓住眼前的,心想才是最重要的。”

    “明樵也曾经是你的眼前,你们为什么分手?”

    娄梨和道:“情侣之间分手再正常不过,哪有什么为什么。”

    “不会后悔吗?”傅锡道,“我了解明樵,他是个好男人。”

    “傅锡,明樵是个好男人,我从来不否认,但是现在他是个和我无关的人,好与不好跟我无关,我这个人别的心没有,却懂得忠诚和责任。”

    傅锡看着娄梨和,“很抱歉,我并不是怀疑你,我只是担心。”

    “我曾经喜欢明樵,但是我现在是新凉的妻子,当我决定和他组建家庭,我就没想过再和明樵有什么瓜葛。”

    亭外的雨渐渐小了,娄梨和道:“明樵一定一句批评我的话都没说过吧?”

    “明家的人都很有风度。”傅锡道。

    “当初,见到他的第一眼,他的温文尔雅让我很亲切,我知他对我是真心的,所以我点了头。”娄梨和慢慢回忆,“我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现在看来这种不平等的期待,大概就是我和明樵之间对大的分歧。”

    “那你现在对新凉,和当初明樵有不同吗?”

    娄梨和想了想,勾起嘴角,“一开始,没有差别,觉得可以所以在一起。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是真的爱上了新凉,所以才能明白当初明樵的心情,是我对不起他。新凉虽然年纪比我小,但是性格比我成熟的多,他愿意理解我,包容我,我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彼此更近,这些年,我第一次有一种冲动想要许诺一个未来。”

    看着娄梨和,傅锡清晰地感觉到娄梨和是真的爱着季新凉,“既然如此,希望你们能白头偕老,祝你们新婚快乐!”

    “多谢!学长。”

    傅锡微微勾起嘴角,打趣道:“现在该改口叫表哥了吧?”。

    娄梨和倒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喊了一声:“表哥。”

    ···

    娄梨和答应的节目录制很快就开始,并且导演为了赶上暑假这班车,特地一边拍一边播,很快娄梨和的名声就伴随着这档节目流传开来。

    工作的同时兼顾拍摄,娄梨和瘦了不少,季新凉有些心疼,让娄梨和躺着自己给她按摩,同时说道:“回去我要跟二叔说说别这么折腾你,都要结婚了万一累病了可怎么好?”

    娄梨和道:“我最近倒是在医院里体会了一把你当明星的感觉,到哪里都有人打招呼,真是有点不习惯···”

    “是不是很新鲜?”季新凉问道。

    娄梨和却摇摇头:“第一次有一点,但是时间长了我反而觉得不如课本有意思。”

    “你不喜欢当个名人吗?一般大家都喜欢被注视的感觉。”

    “不太喜欢,”娄梨和换了个姿势,“我只想当个大夫,安安静静地做手术,平平安安地下手术台,这个节目我做不了太久的。”

    “你总是知道自己要什么。”季新凉轻轻搂着娄梨和。

    “那当然,我向来知道我的心里要什么,”说着娄梨和偷偷亲了一口季新凉,“其实我知道这个节目我只不过是打头阵的,等这个栏目有基本的观众群了,我就能功成身退了。”

    季新凉道:“我发现你如果真的进娱乐圈,应该也可以混的风生水起。”

    “你是想说我我很懂这个圈子的规则吗?”娄梨和倒是并不觉得这是多么难懂的规则,““我就是懒而已。”

    “但是你懒得恰到好处,省了多少别人的口舌,这个圈子最难的的就是知情知趣。”

    “那你呢?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规则的?吃了很多苦吗?”娄梨和问道。

    季新凉道:“还好,我的这条路走的还算顺利,并没有吃很多苦。这些道理有时候不需要自己犯错才知道,有时候看看别人就能学到。”

    “其实,你就是在说你很聪明?”娄梨和抿嘴一笑。

    季新凉点点头,“不过我最聪明的,就是拐了你。”

    “甜言蜜语···”娄梨和轻轻点在了季新凉的鼻子上,“不乖。”

    ···

    记住手机版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