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凤月无边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身份败露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二十六章 身份败露

小说:凤月无边作者:林家成字数:3473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50:04
    这话一出,直如石破天惊!

    不止是众纨绔,便是卢萦,也变了脸色。她自是知道,这个名声流露出去,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中年幕僚盯着卢萦的背影,沉声说道:“卢文郎君,不说去年时,你为了太子,布下阻两河河运之策,用“一抹倾城”的剧毒之药逼退耿国,便是前不久,那西凤巷一案也是因你而起。卢文郎君名义上退下了朝堂,入了风月,实际近两年的朝局变化,背后无不有你卢文的影子,以卢文之能,博得一个“少君”尊号,太子门下臣属上百,谁敢不心服口服?”

    在这两军对峙,剑拔弩张之时,那中年幕僚突然把茅头直指向卢文,所说的桩桩种种,无不是骇人听闻的大消息,一时之间,众少年都骇得住了声,连王庆等流匪,这时也把注意力投到了卢文身上。

    见到卢萦冷笑一声便想反驳,那中年幕僚朝她深深一揖,朗声道:“实不相瞒,此刻卢郎你便是太子门下“少君”一事,阴耿邓氏各大首领均已知晓。”这话自然是虚张声势,事实上,现在知道卢文就是太子门下‘少君’的人并不多。要不是到了现在情形紧急,他都有可能性命不保的情况下,他也不会把这件耿府刚刚截获不久的秘密拿出来摆在卢文面前。毕竟,对付卢文这样的人,凭着区区少君的罪名是治不了她的。

    顿了顿,中年幕僚继续说道:“卢文郎君,这里被王庆所扣的众少年,都是各大世家的子弟。他们本是瞒着家族长辈前来玩乐,却因我耿氏的耿平行事不够周到,竟纵容他们深陷险地以至此祸。今日郎君如不出手。若是让这些小郎出了差错,我们这些人,都讨不了好去。还请郎君出手相助。”

    顿了顿,他意味深长地说道:“事了之后,郎君可以得到一条快船便从这河道离开洛阳。我等绝不阻拦。”

    听到这里,卢萦深吸了一口气。

    她慢慢转过头来。

    刚才她背对着众人而立,众人也看不清她的表情,此刻她回过头来,俊美冷峭的脸上依然含着浅笑。眼神明润,风仪超脱,配着那一袭白衣,宛如谪仙般优雅无尘。

    ……可偏偏这般无尘的人,却做下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成了整个阴氏一派最为记恨的人物之一!

    在众少年不敢置信地注目中,在耿六张着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时,卢萦苦笑起来。

    她无力反驳。

    她无力反驳的原因,不是找不到借口把这幕僚说的话一一驳倒,而是她也罢,众人也罢,都非常明白。这中年幕僚能这么说。就意味着派他前来的人已掌握了卢文就是太子门下“少君”的充足的证据。

    ……政治上便是这样,平素里要么不动,一动,就一定要点中对手的七寸!这里没有过家家的说法。

    当然。卢文便是少君,他便这般回到洛阳,也只不过是刺杀多一点,盯上他的会增加成十二个时辰从不间断。他卢文做为一个有名的“阴谋家”,防备她的人会自动升级罢了。要说把她明目张胆地治罪。那并不容易。

    可事实上,卢文还是卢萦,真处于这种紧急盯视中,她是女子和有孕在身的事,便瞒不过世人了。

    所以眼前这人提的让她可以得到一条船离开,这种对于正常的卢文作用不大的话,对卢萦来说,还是挺有效果的。

    当下,她转过头来对上这病急乱投医的中年幕僚,面对着众少年。

    顿了顿,她没有反驳,而是提步上前。

    看到她提步,那中年幕僚大喜过望,他转头冲着耿平的那二百精卒和众少年带来的护卫们欢喜地叫道:“诸君,这位可是能令得天下为之震动的东宫少君!快,向他致礼!”

    本来他是号令不了这些人的,只是这时刻,众人急需要一个领袖,当下,五六百号人齐刷刷把手中长戟朝地上一拄,低着头,朝着卢萦躬身一拜,严肃而恭敬地唤道:“见过少君!”

    仿佛这少君的称号,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鼓励,当这五六百号人抬起头时,已是双眼放亮,兴奋而一脸诚服的对上了卢萦!

    卢萦苦笑着点了点头,在见到她承认,众人晶亮的目光中,走到了队列当中。

    她转过头,白衣翩翩地朝着王庆一揖,“卢文见过王将军。”

    王庆知道她是太子一脉的人,神态表情中已有了十分恭敬,他还她一礼,点头说道:“卢郎能为了太子忍辱负重,以风月自污,实是让人敬重。”

    卢萦闻言又是苦笑了下。

    她抬头看向王庆,目光瞟过兀自不敢置信的,浑浑噩噩地盯着她的众少年,徐徐说道:“王将军,让些船让你们平安离开此地,你放了这些人如何?”

    她的退让不可谓不多。

    王庆却摇了摇头,他咧着一口白牙说道:“卢文,王某敬重你,才愿意与你多说几句话……放起这些人,那是不可能的!上苍给了我这么好的机会,亲手把这些世家子送到我手中,拿着他们,我想去哪里都无人敢阻,便是占山为王,也有的是人送上大把的金银供我吃用。你卢文空口白牙便想让我们放掉这些大好肥肉,那不可能!”

    这话一出,众少年齐刷刷白了脸,便是那个还是自由身的少年们,也一个个慌忙失措。

    ……他们怕的就是这个!

    也直到王庆这句话落地,那耿平才知道自己放纵这些少年参加此次围捕,给犯了多大的错!也才知道,为什么那中年幕僚一见到这情况,便马上去求卢文,甚至不惜因放过他而回去获罪!

    实在是,这些少年背后的世家太多,多得足能让耿府焦头烂额,多得足能让他们这些耿府的臣属,会被家族推出去当替死鬼!多得有让包括中年幕僚在内的所有普通人,都有可能是死路一条,而且很可能是连家族都被连累的株连!所有,那中年幕僚必须一博!

    于慌乱中,卢文点了点头,他浅浅笑道:“你这么说,也是有理。”

    一句话令得众人质脸色大变后,只见卢文退后几步。突然的,他声音一提,高喝道:“来人!”

    “在!”

    这一次应答的,足有六七百。却是众士卒护卫齐刷刷低头领命!

    卢萦盯着王庆,慢条斯理地命令道:“把所有船全部砸了!”

    众人一愕间,卢萦回过头,冰冷冷地盯了一眼耿平带来的二百士卒,她沉沉地说道:“怎么,舍不得砸船?难道你们的首领已被抓获,你们回去还有活路?还有,那些船,可轮不到载你们这种身份的人!”

    一句话落地,众士卒寻思了一会后,齐刷刷地躬身应道:“是。”

    就罢,他们朝河边众船退去。与他们同时朝众船退去的,还有那些郎君被抓,自己却侥幸逃脱的上百个护卫。

    这时,卢萦继续命令道:“发出信号,告诉朝庭,我们全军覆灭!”

    这话一出,四下一阵安静无声。

    在这种让人窒息的安静中,卢萦盯着瞪着她的王庆等人,沉沉地说道:“各位,这砸了船,发了信号,我们大伙就都没有退路了!这连和山脉,绵延六百余里,距最近的官道,也就是二百余里!想各位找到官道时,这整个连和山,都已被朝庭的大军包围得水泄不通了。王将军,看来我们要一起死了!”

    说到这里,似是听到众少年中有鼓躁声,还有悄悄后退,想要夺船逃跑的身影,卢萦头也不回地朝着众士卒喝道:“截下他,绑了!”之后,咧着一口白牙她冷冰冰地说道:“各位,当今天子最重风骨,你们便是现在逃了,回到家族,你们的族人一样会把你们给处置了!以军功起家的各位族长,不会允许自己的家族因你们的懦夫行为而被陛下厌弃!”

    当然,她这句话的作用,远远抵不上“截下他,绑了”那句命令。

    看着那一个个被士卒们扔回来的少年,看着负手而立,神情冷漠得仿佛从来不在意生死的卢文,王庆凑近头,与身边的几人商量起来。

    他们自是看得出,卢文这个命令,那些已无退路的士卒和护卫绝对会照办。直等船被砸毁,信号发出,整个洛阳的世家都会倾巢出动,这连和山,也会被封得连一只苍蝇也逃不出。

    卢文这人真是个疯子!他竟然想同归于尽!

    王庆等人面面相觑,脸色剧变。王庆更是脸一沉,狠狠地盯着卢萦,有心想骂她两句,却又只是重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他转过头,与身边的人商量起来。

    在一阵议论过后,王庆开口了,“卢文。”他叫道:“就依你所言!现在让你的人退开,我们乘船离开!”

    虽然众世家子的性命金贵,可他们也还不想死,终是忍不住同意了卢萦的条件。

    当下,卢萦点了点头,手一挥,众卒齐刷刷退向两侧,让开一条道来。

    (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