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凤月无边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名节事,名节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四十八章 名节事,名节了

小说:凤月无边作者:林家成字数:4628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50:04
    单明月娉娉婷婷走上亭台,朝着卢萦一福,“见过卢家郎君。”

    卢萦兀自背负双手,她打量着单明月,扬唇笑道:“姑子识得我?”

    单明月温雅地说道:“听人说过郎君大名。”

    卢萦盯了她一会,突然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悠然笑道:“昨日在市集中,姑子便一直看着卢某来着……卢文本来还以为能博得长安明月的青眼呢,哪里知道,却还是来迟了一步?”

    ……

    卢萦这话,说得直接,而且直接得近乎无礼!这种登徒子调戏良家妇女的态度,在这种书香门第,是怎么都不合宜。一时之间,扶着单明月,本来还向卢萦偷偷瞄来的两婢都是脸色一沉。

    卢萦却是老神在在,说完那话后,她便含着笑看着单明月,目光于温柔多情中,隐有锐利。

    在一婢站出准备斥喝时,单明月温雅地说道:“你们退下,我与卢家郎君说一句话。”

    “姑子,这等唐突之徒……”

    “退下吧。”

    “是。”

    等到两婢退下后,单明月玉手持斟,给卢萦和自己合倒了一盅酒,然后在亭台的石桌上坐下,浅笑道:“郎君勿恼,我这些婢女被我放纵惯了,说辞有难听处,还请多包涵。”

    明明卢萦冲撞了她,她还反过来向她道歉,这个单明月,果然好雅量。

    卢萦也是一笑,她举起酒盅,仰头一饮而尽。

    就在她把酒盅放下时,单明月温雅和缓的声音传来,“早听过郎君大名了。”她腼腆而笑,看向卢萦的目光温润。

    可这种温润。却与卢萦见过的任何姑子不同。想她着男装时如此出色,最绝色的美人,在见到她时,也会带有几分异样。

    可这单明月却完全不同,她看向卢萦的目光,便向看向一个最普通的男人,也如看向一个同性一般。

    玉手轻持酒盅,单明月轻抿一口,柔柔地说道:“昨儿偶遇郎君。明月也是一时好奇,便多观察了一会,这事明月做得唐突,也难怪郎君误会了。”

    她浅浅一笑后,又说道:“不过。若不是昨晚那么一睹,明月都不知道,原来卢文郎君与太子殿下,是真的关系不一般!”

    卢萦双眼陡然一眯!

    她自是从单明月的语气中,听到了无比的肯定!这个少女,仅凭一眼,竟然就判断出自己与刘疆有关系!?自己的男装惟妙惟肖。刘疆不好男色的名声传于天下间,她是看穿了自己是女儿身,还是另有判断?

    可不管如何,这女子好利的眼神!

    在卢萦暗暗震惊时。单明月抬眸看向她,她的眼神温润平和中,带着浓浓的友好和善意。看着卢萦,单明月轻启樱唇。软软地说道:“郎君请细思,殿下那是何许样人?他不久之后便会站在最高处。而世间所有的美人,无论男女,都应为他所有。”顿了顿,单明月腼腆诚挚地说道:“卢文郎君,明月知道你才智过人,是出类拔萃之人,你这样的人,是有自负的本钱的……可阿疆这样的丈夫,世间只有一个,郎君能不能不要见怪于我,与明月真心交好?你我两人若能如兄妹般共处,也能让阿疆安心愉悦……”

    她竟是一开口,便要卢萦高高兴兴地与她共侍一夫!而且,在卢萦还是卢文的时候!

    卢萦定定地看了她一会,良久,她露出雪白的牙齿灿然一笑。笑着笑着,卢萦长叹道:“单家大娘子能倾倒长安,果然不凡!”

    说到这里,她站了起来。朝着单明月拱了拱手后,卢萦挑眉一笑,“今儿见了姑子,也算是偿了宿愿了。告辞!”

    说罢,她衣袖一振,大步走出。

    望着她风度翩翩的背影,单明月一直温雅地微笑着。直过了好一会,一婢子的声音才传来,“姑子?姑子,这个卢文郎君真是人不如其名!”

    单明月一笑,她轻轻地说道:“错了……是名不如其人!”说到这里,她撑着下巴,暗暗想道:我品行上若没有错处,任他再强,也只能无策可施吧?不过,在出阁之前,我还是尽量少出门,少与外人说话打交道……

    卢萦还在马车中闭目寻思时,只感觉到自个的马车一晃停了下来。卢萦正要开口,便听到刘疆磁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是我,过来吧。”

    陡然听到他的声音,一股莫名的怒火和委屈,陡然浮上卢萦的心头。

    当下,她把车帘一掀,大步走了过去。

    一爬上刘疆的马车,她便盘坐在他对面,盯着他一瞬不瞬的。

    见她眼眶泛红,平素里那么强硬的一个人,也不会说话了,只这样委屈又痛苦地看着自己。没来由的,刘疆心中一阵愧疚。

    他伸出手把卢萦的手握住。

    抬头看着她,他淡淡地说道:“孤给过你玉佩,也说过,由你处理这种事……想法子解决便是,何必气恼?”

    声音虽淡,却带着他独有的宠溺。

    卢萦拿过他的双手,把自己的脸埋在他的掌心,直过了一会,她闷闷不乐的声音才从他的掌中传来,“这个单明月甚难对付,她做事几无漏洞。”

    刘疆抚上她的头发,直过了一会,他才轻声说道:“单仁孺,是孤一直看重的大才。要不是顾及单老,孤自己也出手了。”

    见到卢萦的声音都带着涩音,他长叹一声,终于低低地说道:“别恼了,你若实在无策可施,孤让她嫁往洛阳的路上遇匪身亡便是。”说到这里,刘疆也是苦笑,“想嫁孤的人因各种原因死去的太多,累得闲言无数。单老刚才还跟孤说,他很喜欢这个孙女,希望孤能善待她,希望她能活得长长久久……阿萦若是能想到办法。还是由你出手更妥当。”他的出手方式太过直接残暴,只要那单明月死了,便是与他无关,那单老也会怀疑到他吧?

    卢萦本来满腔满腹的怒火和委屈,这下全消了。这世间,还有什么比自己的男人与自己一起面对这种种窥视的女人更让人幸福的呢?

    一时之间,卢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醉了。她依恋地摩挲着他的大掌,感受着他掌心的纹路,幸福地想道:卢萦啊卢萦。你何德何能遇到了他,还得到了他的宠爱?

    把他的手捂着自己的脸,卢萦轻轻说道:“阿疆,我很幸福!”她的声音沙哑,因欢喜而有点乱。“阿疆,我很幸福很幸福。”

    刘疆却是蹙着眉,不解地瞟了她一眼。他不明白,刚才卢萦还因为单明月的事如此伤心,怎么单明月还没有解决,她又说自己幸福了?

    两人回到府中后,卢萦似是放了心。整个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第二天。她依然在市集中忙碌,便是回到府中,也对众臣议论纷纷的,要刘疆给单明月一个名份的说法毫不在意。

    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一些臣子。见到她这副宽容平和的样子,心下对她的不满倒是消去了不少。

    如此在市集中忙了五天,几十个小吏加护卫一起出马,差不多把长安现时的物价都统计了个遍后。卢萦找到了郭允。

    把手中的帛书合上。卢萦站起身迎向大步而来的郭允。走到他面前后,她低声说道:“我要一个死囚。一个家中颇有负累,愿意为家庭牺牲一切的死囚。”在郭允疑惑的目光中,她又加上一句,“这死囚要年轻,而且不能是长安牢房里提出来的,最后是长安城附近之人。三天之内,可以送到长安来吗?”

    郭允盯了她半天,点头道:“我马上飞鸽传书。”顿了顿,他又说道:“这次处理地下暗标殿,还截了一批迟到了的暗帝玉牌持有者。也许这些人中会有合你条件的,能不能一用?”

    卢萦点头笑道:“这种也不错。反正我要的是能心甘情愿奉我的命令行事,哪怕万刑加身,也绝不泄露的人!”

    “知道了。”

    断然应允后,郭允好奇地眨了眨眼,悄声问道:“是用来对付单氏女的?”

    卢萦歪着头看着他,哼了哼后说道:“你不是一直不喜欢我独占你家主公么?怎地这话听起来颇有几分期待?”

    郭允闻言长叹一声,说道:“我是不喜你这性子。可我也不喜那单氏女,那女子看似温雅,可她与我说话,句句都能说到我的心坎上,这也太会贴切人心了。哎,主公的身边,有你一个已经够乱的了,再加上一个,我怕以后没得安生日子过啊。”

    卢萦垂眸,她淡淡说道:“是啊,我也觉得她太优秀了!”

    郭允做事还是很靠谱的,当天晚上,那人死囚便秘密带到了府中。

    卢萦在与那死囚单独呆了半个时辰后,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第四天,天空下着蒙蒙细雨,按照惯例,这一天是单明月上道观祈福敬香的日子。

    长安著名的美人出动,一时之间,引得人头耸动。无数的少年子弟追随其后,一直跟到道观门口,只为亲眼看美人儿一眼。

    成云观门口处,单明月下了马车。让众少年失望的是,她竟然戴上了纱帽,遮住了容颜!

    一时之间,失望的叹息声和议论声不绝于耳。见到这个单明月一与主公有了牵扯,便温雅贤淑,顾全大体,偶尔见到的几臣,不由暗暗点头。

    就在围观的,上香的众人喧嚣热闹着时,突然间,人群中传来一个青年亢奋得几乎带着颤的叫声,“让我过去,让我过去!”

    激动地叫声中,一个五官俊朗中带着几分粗野的青年冲了过来。这青年身高腿长,力气又大,横冲直撞间,他推开了几个护在单明月身周的婢女护卫,只是一个眨眼,便冲到了单明月面前。

    见他在自己面前站住,单明月温雅地看着他,轻声说道:“这位郎君,你这样会让小女子难做……”她刚刚说到这里,突然的,那青年把自己腰间的玉带一扯。随着那玉带落下,只见他外面的披风一落,下裳也是掉到了地上,而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具白花花的**!

    于众女不由自主发出的尖叫,还有男人们的目瞪口呆中,那青年光着身子扑到单明月面前一把把她紧紧搂住,颤着声音叫道:“明月,你别怪我,自四年前得了你舍的粥,活了我一家后,我就倾心于你。四年啊,明白,我对你实是相思入骨,整颗心都渴得碎了……明月,你的身子给我抱了抱了,你也看光了我,我终于可以娶到你了!”

    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道观之前,青年光着身子不顾羞耻不顾颜面地这般紧紧地抱着单明月!一时之间,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和眩晕同时冲撞着单明月的心脏,令得她绝望得几乎要晕倒。

    于错乱晕蒙中,单明月哑声呢喃道:“我好恨,好恨……”直到那光着身子的青年被她的护卫们重重扯开,直到那人被少年们按在地上猛揍,单明月还是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因为冷,因为绝望,她浑身如抖糠,她一声一声地喃喃自语,“我好恨,我好恨啊!”

    她明明早就猜到,那个卢文会有动作!她明明早就知道,卢文是个足智多谋,不好对付的人,可她怎么还是没有避开他的算计?

    是了,是了,只怪她,只怪她一直读的是圣贤书,学的是儒家事,看的是法家兵法。她想过了卢文可能使出的种种手段,也有针对性地想出了种种破解之法。、

    便是今天,也是她觉得卢文应该对自己无计可施才出的门。

    她就没有想到过,那个卢文,竟然会派人使出这种低贱肮脏的,那种乡野贱民泼妇,那种最卑劣最粗野的地方才偶然一见的招数来!他竟然用这种方法来败自己的名节!

    她算好了一切,防得了一切,可她就是连想也没有想过,世上居然会有人想得出这般不要脸的阴招啊!

    在一声又一声的“我好恨”的呢喃声中,单明月再也支持不住,双眼一翻向后一倒,晕厥在婢女的怀中。(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