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凤月无边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反常的刘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反常的刘疆

小说:凤月无边作者:林家成字数:3892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50:04
    “过来!”

    ……随着刘疆这两字吐出,两条船同时减速,而两船的护卫们则以最快的速度拿出木板,一边搭上对方的船一边固定好。

    刘疆一直在沉沉地盯着卢萦,木板搭好固定住的那一刻,他再次命令道:“过来!”

    嗖嗖嗖,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卢萦。

    卢萦浮地唇角的笑容,这时明显变得僵硬。只见她目光一转,朝着船上众客人看去。

    寻了又寻,她发现那几个刚才还答应得好好的开封客,已彻底不见了踪影……真是不讲义气!

    便只是这么耽误一会,只得得“蹬——蹬蹬!”“蹬——蹬蹬!”一阵阵脚步声极有规律地传来,转眼间,数十个护卫同时出现在卢萦身侧,呈包围之势把她拥在中间。看他们摆出的架式,只要卢萦再迟疑片刻,他们就会出手把她强行抬过去!

    卢萦浮在唇角的笑容完全僵住,她眼珠滴溜溜一转后,见船上众人越发避开了自己,不由低叹一声,傲慢地抬起下颌,衣袖重重一振后,举步朝着木板走去……

    前是护卫,右是护卫,卢萦走在中间,不一会,她便走过木板,来到对面的船上,然后,在护卫们地筹拥下,站在了刘疆面前。

    几乎是她一过去,两侧船上的人便开始忙活,转眼间,木板拆下。目送着那船又以来时的高速消失在黄河中,客船上众人面面相觑。好一会,那个开封来的圆脸中年人才白着脸叹道:“刚才那郎君,好生威煞!”

    ……

    卢萦站在了刘疆面前。

    他冷冷地盯着她。

    他不开口,卢萦便低着头老实地站着,也没有开口。只有郭允在一侧笑眯眯地说道:“卢郎真是一片忠心啊。刚面见过圣上,这一转眼便连家也不回就忙活去了。害得我累得前胸贴后背的,都饿到现在!”

    卢萦没有回答他。

    沉默中,刘疆突然转身,提步朝着舱中走去。他一走,周围的护卫们,齐刷刷盯向卢萦。

    卢萦看懂了他们的意思,当下她想道:我有那么笨吗?到了他的手掌心了,我当然会听话地跟上去。

    当下她提步跟上了刘疆。

    郭允歪着头想了想。终是按不住心中的痒痒,跟在了卢萦身后。

    刘疆在塌上坐下,瞟了一眼郭允,他淡淡说道:“出去!”

    他的声音一落,卢萦立马止步转身。看着她提步想要溜走。刘疆冰冷的声音传了来,“你再跨一步试试!”

    看到卢萦应声止步,可怜巴巴地转过头看向刘疆。郭允再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哈哈。不过他那哈哈声才传出两响,便像被人扼了咽喉一样戛然而止,然后,他老老实实地退了出去,还体贴地关上了门。

    舱中只剩下卢萦与刘疆了。

    卢萦重新低下头。老实地走到他面前不远处站好,她悄悄看了他一眼后,一对上他的目光,便打了一个激淋。

    她低着头把牙咬了又咬。最后还是决定把头一昂,显有骨气极为凛然地说道:“阿疆,我只是想以后更有资格站在你身侧……”

    才解释到这里,刘疆冰寒的声音传来。“谁让你纳妾的?”

    口若悬河的卢萦一呆,转眼间。她便低着头小声的解释道:“那些人老这样说我,用词实在是不堪,我受不了啊……反正你也知道我的,呃,我没有那功能啊……”

    刘疆哧了一声,冷漠地说道:“你怎地不说,你纳妾最主要的目的,是想着其中一人好产下你的庶长子?”

    卢萦浑身一僵,整个人都成木头了……

    刘疆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道:“不错,很有忍耐力……直到被闲言闲语逼到这个地步,你卢文才摆出一副被迫无奈的样子仓促纳妾。看来你为了应对孤,很是下了一番苦心!”

    卢萦低着头,垂头丧气地看着地面。直过了一会,她才低声说道:“你我此时若是有子,生下来也是私生儿……如其日后被人笑话,不如让他继承我的基业。”她到是与刘疆一样,一口咬定自己一有孩子,就肯定是男孩。

    说完这话后,卢萦还悄悄地抬眸看了一眼刘疆。

    她知道,别的事情也还容易,这骨肉子嗣一事,在男人的心中都很不一般。刘疆的火气,只怕一半是生在这里。

    只是一眼,卢萦便打了一个寒颤,刘疆身上的冷意,直冻得她喘不过气来。

    见卢萦僵硬如木头地站在那里,刘疆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跪下!”

    这一次卢萦从善如流,扑通一声便跪下了。

    盯着她,刘疆冷漠地问道:“这个月天癸可有准时而至?”

    这事儿他不是一直派人在留意吗?又问她干嘛?

    把腹诽的话吞到肚里,卢萦小声说道:“上个月挺准时的,这个月还没到时间呢。”

    声音一落,刘疆站了起来。看着他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在刘疆拉开房门走出时,卢萦轻声唤道:“阿疆,我可不可以起来了?”声音中隐隐带着谄媚。

    刘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跪着!”

    说罢房门砰地一声摇晃了几下,他已然远去。

    刘疆虽然离开了,卢萦还是知道,他肯定派人在盯着自己。现在他是气头上,她也不敢在这种小事上违逆他。罢了,他要罚自己跪,便跪着吧。

    老实地跪在那里,卢萦低头看着地板上自己模糊的影子,竟是胡思乱想着:要是他在外面惹了不三不四的人让我生气了,我也有权利让他罚跪那可多好?

    寻思到这里,她忍不住长叹一声。她哀叹道:天底下这么多男人,我怎么就招惹了一个最不能惹的?

    失落的撑着自个下巴,卢萦想到刘疆黑沉的脸,心里一阵冒寒,也不敢去想报复的事了。

    卢萦这一跪。一直跪了半夜。

    快到子时时,跪得双膝都失去知觉的卢萦,朝着地板上一倒,假装昏迷地睡着了。

    她刚刚入睡,一阵脚步声传来。

    来人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盯着她扭七扭八的睡相一眼,然后衣袂一振,转身离去。

    第二天,卢萦并没有等到刘疆的惩罚。每次看他,他都在伏案疾书,或处理飞鸽传书。

    于是,在短暂的紧张过后,卢萦又开始生龙活虎了。

    下午时。她倚在船头,一边看着船只高速行进时,激起的白色浪流,一边寻思着什么。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听到这脚步声,卢萦头也不回地叹了一口气,问道:“郭允。主公这次是不是气得很厉害?”

    身后,郭允的声音传来,“如果惹他震怒的不是你,此番已是血流成河了!”

    卢萦脸色一白。她慢慢直起身,转过头来。

    转头看着郭允,卢萦眼巴巴地问道:“主公他,他会如何发作我?”这样吊着。实在是折磨她幼小的心灵啊。她还不满十八呢,她还是个小小少女呢。

    郭允摇了摇头。道:“以前不曾遇到过这种事,我也不知。”他瞅着掩不住不安的卢萦,好心好意地建议道:“其实有一个法儿,可以免去主公责罚。”

    “什么法儿?”

    “如果你现在就有了身孕,他肯定不会责罚你。”

    卢萦翻了个白眼。

    让卢萦和郭允都没有料到的是,这一路上,刘疆再也没有召见过卢萦。

    他每天面无表情地忙碌着,要么处理公事,要么看书写字,那模样,竟是把卢萦视如无物。

    ……这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一时之间,不说是卢萦,连郭允也老实了。他避卢萦避得远远的,就怕与她走得近了,沾了她的霉气,被什么人迁怒。

    在这种让人窒息的平静中,客船驶过了开封,朝着长安进发。这其中,卢萦的天癸按期而至。

    又过了几日,望着渐渐出现在视野中的长安城,卢萦的眼皮跳了又跳。

    咬了咬牙后,她凑近郭允,小小声地问道:“你说我现在抱着主公的大腿痛哭流涕,发誓悔改,有没有用?”

    避她不过的郭允闻言侧眸斜睨她,问,“你能悔改吗?”

    只是几个字便把卢萦给挤兑住了。

    见她不敢应声,郭允哼哼着说道:“看,连你自己也不信你能悔改,主公又怎么会信?”

    船只靠上了码头。

    卢萦与刘疆同坐一辆马车。坐在角落后,卢萦看向闭目养神,一直面无表情,看不出丝毫喜怒的刘疆,咽了咽口水,终是小小声地问道:“阿疆,怎么又来长安了?”

    这一次她的话,让刘疆睁开了眼。

    他静静地看了卢萦一眼,没有回答。

    第二天傍晚,一行人进入了长安城。

    一入长安城,他们也没有前往刘疆在长安的庄子,而是住进了客栈中。

    傍晚时,两个中年人进了卢萦的房间,在他们的巧手施为下,卢萦面目大改,然后,换上一袭青衫,变得如一个最普通的清秀儒生的卢萦一走出来,便看到了同样面目全非的刘疆和郭允等人。

    与她一样,他们也是身着最普通质料的青衫。见卢萦过来,刘疆瞟了她一眼后,弯腰进了马车中。

    这一次,刘疆没有与她同车。傍晚的长安城,是热闹而美丽的,不过他们的马车,却走是安静无声。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行人来到一个漂亮的庄子前。刘疆走下马车,他瞟了一眼卢萦,见她乖乖地跑上前牵着自己的手后,他沉声命令道:“郭允,你带上五人跟上,剩下的人回去客栈。”

    众人一怔间,郭允抗议道:“主公,人手太少,万一遇到刺客?”

    刘疆手一挥,制止了郭允的话头后,他淡淡地命令道:“按我的安排行事。”

    “是。”(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