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凤月无边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太子府中的卢文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太子府中的卢文

小说:凤月无边作者:林家成字数:7304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50:04
    听到这里,卢萦放轻脚步,在她转身离去时,身后还在传来卢云低暗的声音,“元娘,那阴澈以前在汉阳时,也很平常的一个儒生……我刚才找人去求太子了,听说他麾下有个叫执三的,专管种种阴暗事,我想结识那人。”

    卢萦一怔,她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那丛花树木间的两个隐约人影,她唇边浮起一个笑容,脚步轻松地回了房。

    第二天一大早,卢萦便坐上马车,赶往了太子府。

    清晨的洛阳,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湿气,马车走在青石板上,发出格支格支的滚动声,混在不远处传来的笑语声中,格外的让人心愉舒畅。

    卢萦把车帘一掀,吩咐道:“驶慢一些。”

    “是。”

    在马车缓缓驶过两条街道时,洛阳城中变得热闹起来。街道两侧的店铺开了门,小贩们也在来来往往,而隶属于富贵人家的马车,也渐渐充盈了街道。

    又走了一刻钟后,太子府已然近了。隔着无数房屋,卢萦都可以看到那峭拔在朝光中的华屋碧瓦,那是独属于太子府的荣光。

    在卢萦眼望着太子府,若有所思时,突然的,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传来,“卢文?”

    卢萦收回目光,顺声望去。

    一辆马车驶到了她身后,朝她叫唤的,却是与她有过过节的卢十一郎。而与以前不同,这一次相见,卢十一郎脸上却是含着笑,他眼神平和,甚至是带着善意和些许得意地瞅着卢萦。见她看向自己,卢十一郎昂了昂头,问道:“阿文这是前往东宫?”

    卢萦点头。她对上明显有示好之意的卢十一郎,哪有不明白他的道理的?看来刘疆把自己收入麾下地举动,也让范阳卢氏的那些人感到了善意。这卢十一郎是以为,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拜在他哪一个叔伯名下,成为他的堂兄弟吧?以后大伙都是一家人,所以也没有必要再争来争去的吧?

    想到这里,卢萦目光闪了闪,她微笑道:“是啊,忝为东宫洗马,正赶着去见殿下呢。”卢萦刚刚说到这里。一眼瞟到卢十一郎后面的那辆马车,在她看去时,那马车车帘飞快地一晃。一张美丽的脸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躲藏了起来……敢情是有美人偷偷瞄她,给她逮了个正着,给羞臊了。

    见到卢萦似笑非笑地盯着后面,卢十一郎也回过头去。他看了一眼后,打了一个哈哈。示意驭夫把马车再赶近一点后,他伸了头,凑近卢萦对着她挤眉弄眼地悄声说道:“这是我一个表妹……她可是有名的美人呢。阿文,你不是还没有许亲吗?要不要考虑考虑?”

    卢萦倒是听出来了,卢十一郎这话,还挺期待的。看来对于“亲上加亲”四字。他很有兴趣啊。

    卢萦一笑,她挑了挑眉,也不正面回头。而是瞟了眼日头向卢十一郎拱手笑道:“时辰不早了,我得赶去见殿下了,告辞。”

    目送着卢萦驶离的马车,卢十一郎暗暗想道:从今天卢文这态度看来,似乎也不甚是排斥。看来有戏。

    正在这时,他后面的马车中。传来一个少女带着几分腼腆羞涩地问话,“十一表兄,他就是卢文么?”少女羞喜地呢喃道:“长得那么那么俊呢……”

    卢十一郎笑了起来,他低声道:“卢文忝为洛阳四大美男之一,能不俊吗?怎么样?中意吧?等改天找到机会,我好好与他说一说。这厮现在还没有娶亲,因后院空空,还被人说有断袖之嬖呢。不过,也不曾见他与什么丈夫走得近,应是个洁身自好的。”

    马车中的少女,越听越是娇羞,她嗔道:“十一表兄!”打断他的话头后,她小小声地说道:“八字还没有一捌呢。”

    卢十一郎哈哈一笑,道:“那是那是。卢文这厮说真的,我还挺看不透他的,事关你的终身,今儿巧遇上了,见上一见也好,你心里有个数后面才好行事。”

    赶往太子府的卢萦,哪里知道已有美人掂记上了自己?马车在广场上停下后,她提步朝太子议事决事的正殿走去。

    卢萦喜欢着白袍,这白袍又浆洗得干净,原本素净的颜色,硬是被她穿出了几分风流。她这样走来,还隔得远远的,便有婢女在探头探脉的张望失神。

    来到正殿外的林荫道时,卢萦与几个太子府的臣属遇上了。这些臣属,都是职位不显的辅臣,更是在太子府呆了多年的老臣。一个四十五岁的辅臣看到卢萦,主动迎了上来。

    正当那辅臣与卢萦交谈得欢时,一袭青衣,看起来极不显眼的郭允大步而来。他一眼瞟到卢萦,不由目光一滞。下意识地竖耳听去。才听了几句,他看到了侧殿门口处,一闪而过的主公身影。

    当下,郭允提步,他迅速地来到了刘疆身侧。

    刘疆这时也在瞟向与那辅臣相谈甚欢的卢萦,郭允过来后,他面无表情的,负着手踱回书房后,淡淡问道:“众臣不是排斥卢文么?怎地王展与她又走得近了?”

    郭允肃手低头,回道:“我经过时,恰好听到王展在他说侄女年方十五,秀美动人,性情娴雅,堪为良配……”

    他声音一落,刘疆俊美无畴的脸上便浮出一抹冷笑来,他讥嘲地说道:“哟,卢文还成了香饽饽了?”

    郭允不知怎么的,心情很不错,便马上接口道:“是啊,前天我还碰到一个美人红着脸看向卢文呢。当时卢文还抛了一个笑容过去,直喜得那美人脚下一软,差点摔了。”

    刘疆黑了脸。

    正好这时,卢萦大步踏入书房中,只见她朝着刘疆深深一揖,朗声说道:“臣卢文见过太子殿下。”“见过郭家郎君。”

    行过礼后,卢萦温文有礼的低声问道:“主公,郭允,你们在说什么?怎地如此看我?”

    刘疆负着手木着脸不答,郭允则在一侧笑眯眯地说道:“我正与主公说起,自从被殿下收入麾下后,卢文便成了洛阳美人们的香闺梦中人了。”

    卢萦:“……”

    她盯了郭允一眼,想道:这厮挺有点皮痒的。

    正想到这里,她一眼对上朝自己冷冷望来的刘疆,马上一凛,想道:惨了,万一刘疆觉得我太过招蜂引蝶,一下狠灭了卢文收了卢萦入后院,那就完蛋了。

    当下,她清咳一声,俊美冷峭的脸上一派漠然地说道:“劳郭家郎君费心了,适才王公是有意把他侄女许配给我,可我没应……”

    她刚说到这里,郭允嘻嘻回道:“你有那个功能应吗?”

    卢萦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收起表情,继续说道:“王公问我心意如何,”在两个男人凝听时,卢萦唇角微扬,微笑道:“我对他说,我卢文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之所以蹉跎至今,那是有理由的。”

    在两双目光地盯视下,卢萦衣袖一振,昂着光洁的下巴,风流自赏地说道:“我这人对于妻室,别的也没啥要求。只有一点,那是非做到不可。王公问我是哪一点。我就说,我向来喜欢美人,我的妻室,她的姿色当不输于我!”

    两人:“……”

    郭允上下打量着卢萦,阳光下,身着一袭白色便服的卢萦,实是俊美得惊人。凭她现在这个样子,还想找与她姿色不相上下的妻室?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

    对上他们的表情,卢萦一派温文地叹道:“当时王公也是你们这个样子。他以为我作弄他,衣袖一拂便走了。”

    说到这里,卢萦却是目光一转,只见她如一个最地道的丈夫一样,一派温柔多情爱不释手地痴望着刘疆,嘴里则欢喜笑道:“王公又怎会知道,我之所言句句出于肺腑。唯一无法对他直言的是,我的妻室已然找到了,他那姿色,那是真真一点也不输于我。”

    “……”

    刘疆俊美立体的脸上,刚刚还面无表情里透着种温和,这一刻,已是乌云笼罩雷雨将至!

    就在他黑着脸盯着卢萦时。大言不惭了的卢萦像想起什么似地叫道:“啊,我忘记一件要事了,主公,郭家郎君,小臣退下了。”说音没落,她腰一猫,已逃出了书房。

    刘疆没有阻拦她。

    他只是盯着她逃之夭夭的身影,开始磨牙。

    磨了一会后,刘疆声音沉冷地说道:“郭允,这个妇人,我真恨不得揍她一顿!”

    他的声音才落下,便听到郭允兴高采烈地说道:“好啊好啊,主公是要揍她!最好揍狠一点,让她皮开肉绽的……”他正幸灾乐祸地说得欢,一眼瞟到刘疆的眼,当下头一缩,嘿嘿陪笑道:“这个,我也有急事,主公,我先退了。”说罢,他也逃之夭夭了。

    直到郭允溜出老远,还能看到他家主公黑着脸在揉搓眉心。

    所谓东宫洗马,其实就是太子随从。说起来,卢萦来到太子府也有几日了,可刘疆一直很忙,每次她刚与他打一个照面,还没有说话呢,刘疆便又有了什么事急急出了府。

    所以,直到现在,卢萦就没有跟在刘疆身后随从过。

    此刻,看到卢萦从太子的书房中退出来,太子府中的几个老臣,都不屑地移开了目光:这卢文,平素里行事高调狂放也就罢了,这一刚来太子府,便频频向太子献媚,平素里见到太子时,那表情也不见如何恭谨。配上他那张脸,分明就是个弄臣的料,也不知以太子的精明,怎么就把他收到了麾下?

    ##

    又是两更,求粉红票注油充气。听到这里,卢萦放轻脚步,在她转身离去时,身后还在传来卢云低暗的声音,“元娘,那阴澈以前在汉阳时,也很平常的一个儒生……我刚才找人去求太子了,听说他麾下有个叫执三的,专管种种阴暗事,我想结识那人。”

    卢萦一怔,她微微侧头,看了一眼那丛花树木间的两个隐约人影,她唇边浮起一个笑容,脚步轻松地回了房。

    第二天一大早,卢萦便坐上马车,赶往了太子府。

    清晨的洛阳,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湿气,马车走在青石板上,发出格支格支的滚动声,混在不远处传来的笑语声中,格外的让人心愉舒畅。

    卢萦把车帘一掀,吩咐道:“驶慢一些。”

    “是。”

    在马车缓缓驶过两条街道时,洛阳城中变得热闹起来。街道两侧的店铺开了门,小贩们也在来来往往,而隶属于富贵人家的马车,也渐渐充盈了街道。

    又走了一刻钟后,太子府已然近了。隔着无数房屋,卢萦都可以看到那峭拔在朝光中的华屋碧瓦,那是独属于太子府的荣光。

    在卢萦眼望着太子府,若有所思时,突然的,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传来,“卢文?”

    卢萦收回目光,顺声望去。

    一辆马车驶到了她身后,朝她叫唤的,却是与她有过过节的卢十一郎。而与以前不同,这一次相见,卢十一郎脸上却是含着笑,他眼神平和,甚至是带着善意和些许得意地瞅着卢萦。见她看向自己,卢十一郎昂了昂头,问道:“阿文这是前往东宫?”

    卢萦点头。她对上明显有示好之意的卢十一郎,哪有不明白他的道理的?看来刘疆把自己收入麾下地举动,也让范阳卢氏的那些人感到了善意。这卢十一郎是以为,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拜在他哪一个叔伯名下。成为他的堂兄弟吧?以后大伙都是一家人,所以也没有必要再争来争去的吧?

    想到这里,卢萦目光闪了闪,她微笑道:“是啊。忝为东宫洗马,正赶着去见殿下呢。”卢萦刚刚说到这里,一眼瞟到卢十一郎后面的那辆马车,在她看去时。那马车车帘飞快地一晃,一张美丽的脸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躲藏了起来……敢情是有美人偷偷瞄她,给她逮了个正着。给羞臊了。

    见到卢萦似笑非笑地盯着后面。卢十一郎也回过头去。他看了一眼后,打了一个哈哈,示意驭夫把马车再赶近一点后,他伸了头,凑近卢萦对着她挤眉弄眼地悄声说道:“这是我一个表妹……她可是有名的美人呢。阿文,你不是还没有许亲吗?要不要考虑考虑?”

    卢萦倒是听出来了,卢十一郎这话。还挺期待的。看来对于“亲上加亲”四字,他很有兴趣啊。

    卢萦一笑,她挑了挑眉,也不正面回头,而是瞟了眼日头向卢十一郎拱手笑道:“时辰不早了,我得赶去见殿下了,告辞。”

    目送着卢萦驶离的马车,卢十一郎暗暗想道:从今天卢文这态度看来,似乎也不甚是排斥,看来有戏。

    正在这时,他后面的马车中,传来一个少女带着几分腼腆羞涩地问话,“十一表兄,他就是卢文么?”少女羞喜地呢喃道:“长得那么那么俊呢……”

    卢十一郎笑了起来,他低声道:“卢文忝为洛阳四大美男之一,能不俊吗?怎么样?中意吧?等改天找到机会,我好好与他说一说。这厮现在还没有娶亲,因后院空空,还被人说有断袖之嬖呢。不过,也不曾见他与什么丈夫走得近,应是个洁身自好的。”

    马车中的少女,越听越是娇羞,她嗔道:“十一表兄!”打断他的话头后,她小小声地说道:“八字还没有一捌呢。”

    卢十一郎哈哈一笑,道:“那是那是。卢文这厮说真的,我还挺看不透他的,事关你的终身,今儿巧遇上了,见上一见也好,你心里有个数后面才好行事。”

    赶往太子府的卢萦,哪里知道已有美人掂记上了自己?马车在广场上停下后,她提步朝太子议事决事的正殿走去。

    卢萦喜欢着白袍,这白袍又浆洗得干净,原本素净的颜色,硬是被她穿出了几分风流。她这样走来,还隔得远远的,便有婢女在探头探脉的张望失神。

    来到正殿外的林荫道时,卢萦与几个太子府的臣属遇上了。这些臣属,都是职位不显的辅臣,更是在太子府呆了多年的老臣。一个四十五岁的辅臣看到卢萦,主动迎了上来。

    正当那辅臣与卢萦交谈得欢时,一袭青衣,看起来极不显眼的郭允大步而来。他一眼瞟到卢萦,不由目光一滞。下意识地竖耳听去。才听了几句,他看到了侧殿门口处,一闪而过的主公身影。

    当下,郭允提步,他迅速地来到了刘疆身侧。

    刘疆这时也在瞟向与那辅臣相谈甚欢的卢萦,郭允过来后,他面无表情的,负着手踱回书房后,淡淡问道:“众臣不是排斥卢文么?怎地王展与她又走得近了?”

    郭允肃手低头,回道:“我经过时,恰好听到王展在他说侄女年方十五,秀美动人,性情娴雅,堪为良配……”

    他声音一落,刘疆俊美无畴的脸上便浮出一抹冷笑来,他讥嘲地说道:“哟,卢文还成了香饽饽了?”

    郭允不知怎么的,心情很不错,便马上接口道:“是啊,前天我还碰到一个美人红着脸看向卢文呢。当时卢文还抛了一个笑容过去,直喜得那美人脚下一软,差点摔了。”

    刘疆黑了脸。

    正好这时,卢萦大步踏入书房中,只见她朝着刘疆深深一揖,朗声说道:“臣卢文见过太子殿下。”“见过郭家郎君。”

    行过礼后,卢萦温文有礼的低声问道:“主公,郭允,你们在说什么?怎地如此看我?”

    刘疆负着手木着脸不答,郭允则在一侧笑眯眯地说道:“我正与主公说起,自从被殿下收入麾下后,卢文便成了洛阳美人们的香闺梦中人了。”

    卢萦:“……”

    她盯了郭允一眼,想道:这厮挺有点皮痒的。

    正想到这里,她一眼对上朝自己冷冷望来的刘疆,马上一凛,想道:惨了,万一刘疆觉得我太过招蜂引蝶,一下狠灭了卢文收了卢萦入后院,那就完蛋了。

    当下,她清咳一声,俊美冷峭的脸上一派漠然地说道:“劳郭家郎君费心了,适才王公是有意把他侄女许配给我,可我没应……”

    她刚说到这里,郭允嘻嘻回道:“你有那个功能应吗?”

    卢萦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收起表情,继续说道:“王公问我心意如何,”在两个男人凝听时,卢萦唇角微扬,微笑道:“我对他说,我卢文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之所以蹉跎至今,那是有理由的。”

    在两双目光地盯视下,卢萦衣袖一振,昂着光洁的下巴,风流自赏地说道:“我这人对于妻室,别的也没啥要求。只有一点,那是非做到不可。王公问我是哪一点。我就说,我向来喜欢美人,我的妻室,她的姿色当不输于我!”

    两人:“……”

    郭允上下打量着卢萦,阳光下,身着一袭白色便服的卢萦,实是俊美得惊人。凭她现在这个样子,还想找与她姿色不相上下的妻室?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

    对上他们的表情,卢萦一派温文地叹道:“当时王公也是你们这个样子。他以为我作弄他,衣袖一拂便走了。”

    说到这里,卢萦却是目光一转,只见她如一个最地道的丈夫一样,一派温柔多情爱不释手地痴望着刘疆,嘴里则欢喜笑道:“王公又怎会知道,我之所言句句出于肺腑。唯一无法对他直言的是,我的妻室已然找到了,他那姿色,那是真真一点也不输于我。”

    “……”

    刘疆俊美立体的脸上,刚刚还面无表情里透着种温和,这一刻,已是乌云笼罩雷雨将至!

    就在他黑着脸盯着卢萦时。大言不惭了的卢萦像想起什么似地叫道:“啊,我忘记一件要事了,主公,郭家郎君,小臣退下了。”说音没落,她腰一猫,已逃出了书房。

    刘疆没有阻拦她。

    他只是盯着她逃之夭夭的身影,开始磨牙。

    磨了一会后,刘疆声音沉冷地说道:“郭允,这个妇人,我真恨不得揍她一顿!”

    他的声音才落下,便听到郭允兴高采烈地说道:“好啊好啊,主公是要揍她!最好揍狠一点,让她皮开肉绽的……”他正幸灾乐祸地说得欢,一眼瞟到刘疆的眼,当下头一缩,嘿嘿陪笑道:“这个,我也有急事,主公,我先退了。”说罢,他也逃之夭夭了。

    直到郭允溜出老远,还能看到他家主公黑着脸在揉搓眉心。

    所谓东宫洗马,其实就是太子随从。说起来,卢萦来到太子府也有几日了,可刘疆一直很忙,每次她刚与他打一个照面,还没有说话呢,刘疆便又有了什么事急急出了府。

    所以,直到现在,卢萦就没有跟在刘疆身后随从过。

    此刻,看到卢萦从太子的书房中退出来,太子府中的几个老臣,都不屑地移开了目光:这卢文,平素里行事高调狂放也就罢了,这一刚来太子府,便频频向太子献媚,平素里见到太子时,那表情也不见如何恭谨。配上他那张脸,分明就是个弄臣的料,也不知以太子的精明,怎么就把他收到了麾下?(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