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凤月无边 > 第一百三十章 赶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章 赶人

小说:凤月无边作者:林家成字数:3795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50:04
    说起仗势欺人,罗子其实是做惯了的。不过新到成都,这阵子给打击得底气全无,直觉得这地方水深得很,人也畏缩起来。

    现在听到卢萦的话,他不由哇哇叫道:“阿萦,这你就心软了。既然咱们后台这么硬,为什么还要给他们三百两?一百两得了,我马上给你拿下!”

    卢萦摇头道:“还是三百两金吧,少他们一百两金,算是给个教训。真要少了三百两,那就是伤了这些人的筋骨了,说不定他们逼得急了,还会做出不可预料之事来。总不能防他们一世吧?”

    罗子一想也是这个理。

    这时,官兵已然过来,罗子大步迎上去。卢萦则静静地站在一侧,表情悠然自得。

    而那牛车中,陈术脸色已变。

    他盯着卢萦,脸颊的肌肉狠狠抽了几下,咬牙说道:“这妇人,这妇人!”

    这妇人,怎么每次的反应都出乎人的意料之外,被人羞辱了,她不像别的女人一样气得流泪,或失去控制地叫骂出声。而是转过身去,然后,她就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展开了报复!

    这哪里像个妇人的做法?分明是个张扬惯了的世家子弟,受了激不惊不怒,报复起来果断干脆,面对官兵底气十足……想着想着,也不知怎么的,陈术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陈术沉着一张脸寻思之时,那仆人朝他唤道:“郎君!”

    “什么事?”

    陈术随口应了一声,抬头看去,这一抬头,他赫然发现,原本站在街道那边的卢萦,也不理会在酒楼前训着话的官兵,更不在意那个嚎哭不已的肥胖妇人,而是身子一转,直直地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这妇人的行事,永远都不符合正常人的行事规则。陈术脸一沉,命令道:“我们走。”

    刚叫到这里,他对上卢萦那张清丽如花的脸,又咬牙冷笑道:“等她过来!”难道他还怕了她不成?

    外面的驭夫刚应下,卢萦已走到了牛车旁。只见她嘴角含着笑朝牛车一揖,问道:“郎君可是故人?”

    陈术只是透过车帘缝盯着她,没有理会。

    见车主人不答,卢萦扬了扬唇,她瞟了两个仆人一个驭夫一眼,又道:“抱歉了。”

    抱歉?怎么突然说抱歉?

    陈术等人还在疑惑,卢萦却是突然走出几步,然后她伸出右手,把车帘便是这么一拉!

    ……这举动突兀而唐突,是陈术怎么想也想不到的!

    陈术青着一张脸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端端正正地对上了卢萦的双眼。

    看到他面容的卢萦,却是灿然一笑,只见她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慢腾腾地说道:“果然是故人!”

    直到这时,陈术才沉着脸喝道:“卢氏,你,你好大的胆子!”

    “是啊,那人也说我胆大太大了。”牛车外,卢萦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到陈术的暴怒,更不曾因自己唐突的行为而感到歉意。只是一派与故人重逢的温文有礼,意味深长地说了“那人”两字后,她盈盈笑道:“哎,这也没办法的事,我生来就是个任性妄为的胆子。”

    施施然地说到这里,卢萦朝他一揖,道:“许久不见郎君,今日重逢,可饮一杯无?”

    说到这里,她朝着那家还在吵吵嚷嚷的酒楼一指,又道:“陈家郎君可能不知,那酒楼,马上就要改姓萧了。身为萧氏的一个马前卒,那酒楼以后会归我管理。陈家郎君要不要与我前往酒楼小饮几盅?”

    姓萧?她的意思是,她是替萧氏出面拿下这酒楼的?陈术脸色微变。

    他盯着笑盈盈的卢萦,自是明白她这句听起来简单的话,其中含着的警告和威胁,还有肆无忌惮地张扬。

    她是在警告他,让他小心,让他别胡乱出手吧?

    这妇人,怎么就判断出自己想对她不利,还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无端端的,陈术背心冷汗涔涔而下,他看着笑盈盈的卢萦,直觉得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似乎能洞察一切。更似乎,自己在刚才做的小动作,她已洞若观火。

    不敢拭去额头涌出的虚汗,陈术板着脸淡淡地回道:“卢氏娘子说笑了,这家酒楼姓什么,与我全然无干,我也不会感兴趣。”说到这里,他命令道:“走吧。”

    “是。”

    牛车移动。

    走出几十步后,陈术转头看向后面,这时卢萦已转过身,朝着那些官兵走去。看着她修长的身影,陡然的,陈术想道:我经商多年,什么人没有见过?这还是第一次不敢正面面对一个妇人。与她说不了两句,竟落荒而逃了。

    他感觉到,在卢萦面前,自己无所遁形。似乎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所思所想,她无不了然于心。便连她那看起来冷淡的笑容,也带着几分嘲讽和漠视。

    对上这样的人,还真是让人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吐出一口浊气,陈术闭上眼睛寻思道:我定然是累了,太过疲惫了,竟被一个还没有及笄,也没有什么家世的小姑娘给吓住了。

    想是这样想,可此刻的陈术,还真提不起力气来阻止卢萦得到那家酒楼。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还在想着,要在行商一路上,把卢萦堵得无路可走!

    酒楼的事很顺利。

    当卢萦拿出代表萧氏的木牌,摆明车马要仗势欺人时,不顺利已不可能。

    下午时,那酒楼的地契房契便到了卢萦的手中,契主的名字,也变成了卢萦——上午时,卢萦对陈术说,这酒楼会姓萧,那话可真可假。陈术便是要查也查不出来。因为,各大世家把置下的产业挂在别人名下,是很正常的举动。

    酒楼作价三百两黄金,同时,卢萦也让罗子塞给众官兵三十两黄金,以感谢他们的辛劳。

    酒楼到了手,接下来便是赶人了。

    微微关闭的酒楼大堂内,那肥胖的妇人正绝望地哭嚎着,而那个店小二,也白着脸流着冷汗看着自家姐夫。直过了一会,他才嘎涩地问道:“二姐,二姐夫,难道我们就没有了法子?那个少年儒生连辆像样的牛车驴车都没有,他凭什么可以强了我们的酒楼去?”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那高大的汉子悲从中来。他狠狠地瞪着那店小二,说哑了的嗓子中带着怨怼,“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事?人家只是上来吃过饭,问句话,你……”气到极点,他袖子一挥直赶人,“走吧走吧,我算是明白了,你这个小舅子我养不起,也养不来。”

    汉子的声音一落,那肥胖的妇人在一侧尖叫道:“阿根,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明明是那人收卖了官府欺负我们,你怎么能怪到自己人身上?”转头她朝着那小二叫道:“二子,你别走,谁要你走,姐跟他拼了!”

    说罢,她瞪着自家丈夫脸上的横肉直抖。

    就在那肥胖的妇人以为丈夫会像以往的每一次那样妥协,会再次低下头一声不吭时。那高大汉子却是哑声说道:“你也走吧。”

    “啊?”

    姐弟两人齐刷刷抬头看向那汉子。

    一阵西西索索声中,那汉子掏出一张帛书扔到那妇人面前,平素憨厚的脸上,已经是木然一片,“这是休书。我养不起你这样的婆娘,你也走吧。”

    什么?休书?

    那妇人一惊,她呆呆地低下头看向那帛书,她是不识得两个字,可她弟弟识得。就在那小二呆呆地念着“休书”两字时。那肥胖的妇人从喉中发出一声嘶利的尖叫,只见她腾地站起,朝着那汉子便是一扑。

    纵身朝前夫扑去,妇人双爪挠向他的脸,张嘴咬向他的肉,尖叫道:“好你个李阿根,你敢休我?你居然敢休我?”

    那汉子右手一挡一推,转眼间,便把那妇人给推得向后退出好几步。就在那妇人不敢置信地坐在地上就要打滚撒泼时。那汉子猛然扣住她的衣襟,瓮大的拳头高高举起。

    不过那拳头一直没有落下,他只是瞪着妇人厉喝道:“够了!我受够了!齐长秀,你进我李家的门共七年,这七年中,我家从良田百顷变成现在的田地全无,从一家红火的酒楼变得酒楼也没了,从锦缎堆满仓库到现在的什么也没有。齐长秀,娶到你这个破家婆娘,是我李阿根倒了十辈子的霉!再不休你,我怕是连个安身的地方也没了,你滚吧,不要再来了。两个孩子是我的种,以后你不许见他们。”

    说到这里,那汉子把妇人重重一推,转过身脚步沉重地离开了酒楼。那妇人还在不敢置信的嚎叫着,一边哭骂她一边看着那汉子,等着他回头,可一直到他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汉子都不曾回头瞟她一眼。

    酒楼的阁楼上,早在几人争吵时便已进来的卢萦和罗子,一直在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卢萦看到那汉子离开,看到那妇人和小二还赖在酒楼中又哭又嚎,她蹙了蹙眉,淡淡说道:“去叫几个人,把他们给扔出去!”

    “好的。”

    “恩,扔出去时,让那些人顺便揍这两人一顿,揍重一点,不过别断了骨头。”

    听到这里,罗子却有点不解了。卢萦看了他一眼,想着要培养这个人,便解释道:“这妇人和她的弟弟,一看就是个欺软怕硬,贪得无厌的。对付这种人,一定要狠,还要是不讲道理,仗势欺人的横和狠。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想到躲你我远远的。不然的话,我怕他们会把后半生的不幸和痛苦都赖在你我身上,到时会防不胜防。”顿了顿,她又说道:“之所以不打断他们的骨头,是因这两人已没了什么钱,不能真绝了他们的生路。”

    罗子受教,他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