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凤月无边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又有进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又有进帐

小说:凤月无边作者:林家成字数:3976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50:04
    卢萦赶到府中时,一眼便看到,她家的巷子外面侯着两人仆人,正在朝着外面探头探脑。

    一眼看到卢萦,两仆都是一喜。他们连忙上前,朝卢萦行了一礼后,一仆说道:“卢氏娘子,我家郎君侯之久矣。”

    卢萦抬头寻去,却在自家的大门口,看到了一辆华丽的马车。马车旁,还站着四个美丽的婢女。

    在两仆地殷勤中,卢萦缓步走去。

    看到她靠近,车帘掀开,打扮过,白袍束发,越发显得俊秀引人的张丰,露出面容来。

    张丰的神色很有点复杂,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卢萦。

    待卢萦走近,他便走下马车,朝着她一礼,客气地唤道:“卢氏娘子。”

    “恩。”卢萦淡淡地应了一声,提步走到他面前,抬头问道:“张郎为何而来?”

    看到她闲适的动作,冷清的美丽面容,张丰眼睛一直,好一会,他才低头,继续一礼,说道:“我此番前来,是想亲自向小娘子致歉。”

    说罢,他命令道:“把东西抬下来。”

    两仆立马上前,把放在马车中的几个木箱抬了下来。

    卢萦目光瞟过那些木箱,淡淡说道:“郎君的心意,我领了。”她走过去打开房门提步入内。微微侧身,卢萦静静地看着婢仆们抬着木箱入内,唇角含着一抹浅浅的,似乎对一切都了然于心的笑容。

    不一会,她感觉到张丰的目光还在紧盯着自己。

    卢萦转头。

    四目相对,张丰清咳一声。他跟在婢仆们身后走入院落中。朝四下看了一眼后,他的目光,再次粘到了卢萦身上。

    卢萦走入厨房,淡淡说道:“寒舍鄙陋。只有白水了。郎君用不用?”

    “啊?用。”

    卢萦闻言,给他倒了一盅。

    低下头,从卢萦白净的手掌中接过那盅白水,张丰看到了她手指间的茧印。

    这茧印让他底气大增。胡乱喝了一口水平后,张丰开了口,“那个阿萦,我是真的倾慕于你。”

    瞧瞧,这地位稍有不同,连用词也变了。现在都用上了“倾慕”两字了。

    似乎没有看到卢萦唇角那抹似笑非笑,张丰清咳一声后,尽力让自己声音平缓地说道:“昨日之事。是我唐突了……娘子不见怪,我心里非常高兴。”

    抬头看着她,张丰温柔地看着她,认真地说道:“可不管如何,我这颗心,对娘子是天日可表。”顿了顿,他笑得明灿,一颗白牙亮晃晃地说道:“阿萦,我跟父母说了,他们同意我以聘妻之礼迎你为妾。”

    以聘妻之礼纳她?就是说。给她妻下第一人的位置啦?

    卢萦唇角弯了弯。

    见她似是开怀,张丰也露出一口白牙明晃晃地笑着,眼睛中都盛满着得意,他温柔地说道:“阿萦,我知你与尚氏。王氏萧氏诸人都有交好。也知道你是个聪明有才的,我本来便觉得。草率迎你入张府,着实是糟蹋了。现在这样子,我父母那边是把你高看了,阿萦,你只要点一点头,我便把一切张罗好,只需等上三个月,我娶了妻,马上聘你入门。”

    看来这人没有查到自己与贵人有关系。

    卢萦感觉到张丰越来越温柔的语调,见他越来越靠近自己,便抬起头来,静静说道:“不好。”

    只是两个字。

    而且还是这般含着笑说出的。

    张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由一愣。

    看到他呆愣的模样,卢萦弯了弯唇,慢慢说道:“张家郎君,这样不好,我不想做你的妾室。”

    说到这里,她下了逐客令,“时已不早了,郎君既然把话说完了,还是早些回去吧。”

    张丰的脸色变了几变,一抹失望从他的眸子中流泄而出。

    好一会,他才说道:“卢氏娘子,你快要及笄了吧?而且你这院落如此简陋,你弟弟读书升字,不管是拜上良师,还是将来游学,到京都举业,都是需要有人打点,有钱财支持的。你跟了我,这些就都不用愁了。”

    他诚恳地看着卢萦,斯斯文文地说道:“卢氏娘子,我是真的中意你,以后也会对你甚好…你又何必固执?”

    他说得很诚恳,非常之诚恳。

    卢萦抬头看向他,点了点头,淡淡说道:“我知郎君不是歹人。”事实上,如果他真是个歹人,她也不会这般轻易地原谅他。

    卢萦继续说道:“只是我的婚姻之事,自有主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与郎君有所牵扯。”

    说到这里,她走到大门旁,盈盈一福,“郎君慢走!”

    卢萦这么不客气,张丰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他从她的身边走过,在经过她时,平静地说道:“我说的话,卢氏娘子不妨考虑一下。卢氏娘子也可以打听一下我是个什么人。昨日我虽然唐突失礼了,可我这人还是重情重义的。娘子跟了我,断断不会吃亏。”

    说到这里,他手一挥,“走吧。”

    卢萦把他们送了出去。

    关上大门,她走到几个木箱子前。这次倒是有意思了,其中一个大木箱,居然装了整整一箱的铁钱。

    看到这铁钱,卢萦突然想道:莫非我把张府给的首饰兑成铁钱的事,被他们知道了?

    而另一个小箱子,则是大半箱的黄金,看起来足有三百余两。

    另外几个箱子,装了一些文房四宝,还有一个箱子,依然是一些名贵的蜀锦。

    这张府,倒舍得出手,前后两次赔礼的钱,都可以纳几个妾的了。

    这些东西卢萦搬不动,她也索性不急。优哉游哉地看了一会书后,卢萦煮好了饭。用三足鼎炖煮了菜,只等着卢云回来。

    傍晚时分,卢去准时回来了。他一看到放在院子时的几个箱子,顿时一惊。奇道:“姐。又有人给我们钱了?”

    “恩。”

    卢萦慢慢地放下手中的竹简,道:“这次得了不少钱,够我们在成都舒服的享用一阵了。”

    她微笑道:“房间还有点空,阿云,我们把东西放好后,你陪姐姐再去购置一些东西。”

    卢云高高兴兴地应了,走过来把箱子打开看了一会,双眼亮晶晶地说道:“姐,要不。我们去置一些田产吧。不然置一些店铺也行。”

    卢萦却有点犹豫,她慢慢说道:“我这心总不安着,也不知在这成都能住几年。还是把这些妥当收了。心中踏实些。”

    卢云道:“好,一切听姐姐的。”

    姐弟俩把东西藏好后,各揣一袋铁钱便出了家门。

    接下来,姐弟俩光木匠便找了几个,又定了些人,准备把房间修整得更漂亮些。再让人送来了一些被絮什么的,回到家时,已是夜了。

    第二天,卢云照常上学,而那些请来的木匠则开始忙活起来。又是制做新的塌几。新的床铺,还有各色书桌,旧门换新门,还有墙壁的修整,一直忙了三天。才把一切忙完。

    而这时。这个小小的院子,已填得满满的了。几个房间中,都摆满了家俱物事,每一个角落,都带着一种家的琐细和温暖。

    刚送走那些雇工,卢萦还没有休息一天,门外,又来了一辆马车。

    这一次,看到那马车,卢萦是笑意盈盈。

    马车一停,萧燕和两个婢女便跳了下来。只见她一边四下张望,一边清脆地说道:“阿萦,几天没有来,你这里都变了哦。”

    卢萦领着她走了一遍,问道:“阿缇怎么没有来?”

    萧燕白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时时与阿缇粘在一起啊?”

    难道不是?

    对上卢萦的表情,萧燕懒得解释,她手一挥,说道:“阿萦,我这次来,是奉我奶奶的命令,请你到萧府做客的。”

    卢萦怔了怔,徐徐问道:“我与那贵人之事,你说了?”

    “没有啊。”萧燕马上抬头看向她,她扁嘴道:“我们早就商量好了,这事儿谁也不说出去。阿萦,你在那人那里,毕竟是妾身未明呢,你救了我们,我们不能害你嫁不了人。”

    卢萦感激地说道:“谢谢。”

    “谢我做甚么?”萧燕瞪了她一眼,埋怨道:“你虽然不说,可我就是感觉到你更喜欢阿缇些。”

    也不等卢萦说什么,她拍了拍衣裳,笑嘻嘻地说道:“快去准备一下。”

    见卢萦犹豫,她睁大眼叫道:“阿萦,你难道还不想去?你弟弟不是学问很好吗?便不是为了他,你也要多加走动,好找一个如意郎君。还有呢,你那天说你姓萧,可是用了我家的姓哦,怎么着,也得见见我奶奶吧?”

    卢萦听到这里,心神一动,不由笑道:“我可没有说不去啊。”说罢,她回到房中,换了一袭女裳,又留了一张纸条,再拿了些银财后,卢萦便跟在萧燕的身后出了门。

    彼时成都城中,正是繁华热闹时,马车一路走来,迎上来往庶民恭敬而小心的目光,看到一个个新鲜好玩的杂耍,卢萦直是目不转睛。

    就在这时,一直打量着她的萧燕突然凑近来,小小声地说道:“阿萦,那天那人,叫你去做甚么?”

    要说清白,卢萦现在真的清白不了,她一个姑子,屡次被那贵人叫去,这话传到哪里都透着不寻常。

    卢萦回头,对着一脸好奇的萧弱,叹道:“他就是找我说说话。”苦笑了一下,卢萦认真地解释道:“可能那人见我胆大包天,又总是以郎君自居,便觉得有趣吧。”

    萧燕点了点头,转眼,她又小声提醒道:“阿萦,传说中,那人最是喜怒无常,你在他面前,可得小心了。”吐了吐舌头,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凝重,“那人的身份,在整个成都都是秘而不宣的。不过你无论如何要记住,千万不要得罪了他。你得记着,得罪他的人,别说是你卢萦姐弟,便是尚氏这成都有名的大世家,也保全不了。所以,你在他面前一定要恭谨万分,小意百倍。”

    语气真诚之极。

    卢萦连连点头,低声道:“我会的。”(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