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凤月无边 > 第一百零八章 脱身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零八章 脱身

小说:凤月无边作者:林家成字数:3815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50:04
    卢萦慢慢回头。

    陡然对上她的脸,阿煦双眼一亮,迅速地,他上前一步,让自己的高大身躯挡住卢萦后,他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这里?”

    卢萦抬头,低声回道:“张丰把我掳来的。”

    声音一落,阿煦脸色大变。这时,卢萦又道:“是半个时辰前掳我前来,我打晕了婢女,走到了这里。”

    卢萦看向他,黑白分明的双眸中带着几分请求,“你可以送我出去么?”

    想了又想,卢萦还是直接向他开口求助。

    阿煦正要开口,张丰的声音已从身后传来,“阿煦,叫你呢,你在这里磨蹭什么!”竟是越来越近。

    阿煦脸色微变,他低喝道:“你朝那边走。”

    他指向右侧树林处。卢萦恩了一声,转身提步。

    哪知她刚刚提步,张丰地喝叫声陡然响起,“站住!”

    这喝声,又响又厉,一时之间,众人同时止住了喧嚣,转头朝这个方向看来。

    今天真是失算!

    卢萦苦笑了一下,她缓步走到一侧,右手从袖间掏出一个片,刚才在路上时信手摘下的竹叶。

    然后,卢萦缓缓回头。

    面对着认出她来,怒气冲冲大步而近的张丰,以及抿着唇一脸沉郁的阿煦,卢萦突然转身,只见她朝着众人福了福,声音一提,清冷地说道:“张家郎君误会了。小女子既然应承了来向各位演奏,又岂会临阵退缩?”

    “你在说什么?”张丰听得莫名其妙。手已经朝她伸来。

    卢萦却只是淡淡一笑,她仿佛没有发现张丰那只伸来的手掌一般,把竹叶朝嘴里一含,吹奏起来。

    她吹奏的。正是〈白头吟〉。

    清亮中带着些许缠绵的竹叶音。在这喧嚣之中响起,四下一愕,连张丰也是一怔,停下了脚步。

    这阵子,那一首琴和竹叶的合奏曲名传成都,可不管是哪个大户人家,都找不到真正擅长吹奏竹叶的人,现在陡然听到卢萦会吹,所有人都愣住了。

    卢萦一边吹奏着白头吟。一边越过阿煦,朝亭台中走去。

    竹音清冽,缠绵。缓缓而来,却带着一种任何乐器无比相比的冷和涩。这种冷涩,仿佛沧桑,有的时候听来,是上不了大雅之堂,可在卢萦吹来,却因这份冷涩,使得它独一无二,使得众人竟是同时体会到,当年卓文君在弹奏这首曲子时。是何等的沧凉,以及自我嘲讽!

    这是无可替代的乐音!

    卢萦越过了张丰。

    这时的张丰,已放下了举起的手,少年的双眼发着亮,那愠怒的表情已换成了得意洋洋。如果在这样的场合。自己新纳的小妾给自己出了大风头。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一边缓步而行,一边静静地吹奏着。不一会,卢萦已来到了亭台处。

    站在亭台中,她慢慢拿下竹叶,含着笑低头看着琴师,说道:“君子何不奏乐?”

    那琴师抬头向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十指放在琴弦上,然后,一阵流畅悠扬的乐声飘荡而来。

    正是〈凤求凰〉。

    卢萦走到一旁,她倚靠在亭台栏杆上,目光微垂,信口呤诵起来,“临邛卓氏有女,名文君,眉色远望如山,脸际常若芙蓉,皮肤柔滑如脂,才学绝伦……成都有一子,名司马相如,年少无亲,擅琴,偶至县令家,知文君新寡,美貌无双,才华绝伦,于是奏以《凤求凰》以诉衷情。”

    声音如刚才的竹音一样,透着种清冷,透着种低扬,婉转而来,流畅如春风。

    慢慢的,花园中的众人都向这边走来,然后静静地坐下,静静地倾听着。

    吟诵过后,便是乐音,琴声和竹叶音配在一起,中正中带着一种近乎偏激的清冽,大雅中透着一种大俗,让人明明沉浸在那美丽的梦幻中,却不得不清醒,不得不从灵魂深处感受到,这是假的,这些所有的美好,所有的缠绵,都只是一时的虚妄!

    乐音还在飘荡,清冷的吟诵声还在继续,不知不觉中,少女们的哭泣声却幽幽而来。

    众人已然痴迷。

    花园中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支合奏曲到现在,已在成都流珩一阵了,可每一次演奏,众人只是觉得新奇,只是想道:原来乐音也可以用故事的方式表达出来。

    同时,他们也会想到,听说原音是用竹叶音混在琴声中吹奏出的,只是不知那是一番怎样的光景?

    现在,他们终于懂了。

    原来,那似乎乡庶之民才会吹奏的竹叶音,配在琴声中,会让人泫然泣下。

    原来,百数年前,那个胆大包天,视世俗于无物的绝代佳人,也会有这样的绝望和悲伤……

    慢慢的,一曲终了。

    在安静无声中,卢萦潇洒地拿出唇瓣间的竹叶,朝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众人盈盈一福,清声说道:“那日与文家郎君,尚氏阿缇,萧氏阿燕共奏此曲后,小女子一直闭门不出。竟不知此乐已唱遍成都。一时技痒之下,让各位见笑了。”

    她坦坦然地说道,她之所以出头表演,是一时技痒。

    不过众人注意到的,都不是这些。

    而是,原来这支红遍成都的乐曲,便是眼前这个姑子所奏?

    不知不觉中,众人看向卢萦的眼神都变了。这变化,不是因为卢萦奏了这曲。这下等之技,再了得,也只能得到教坊市井间的倾慕。真正让他们上心的,却是伴随着这乐曲流行时,那只字片语间藏着的,众世家子女对奏曲之人地维护。

    一时之间。嗡嗡声四起。

    于这些谈论声中,走廓处,丽娘急急而来,她在看到卢萦后先是一惊。转眼松了一口气。然后。她安静地走到张丰身后,凑近他压低声音陪起罪起来。

    丽娘的陪罪也罢,庆幸也罢,张丰都没有看到。

    他只是盯着卢萦。

    而卢萦,这时也在向这边走来。

    她走得优雅而闲适,仿佛她的身份本来就高贵,至少不比眼前这些人差上丝毫。

    转眼间,卢萦来到陶氏少女身前,她朝着她福了福后。抬头笑道:“妹妹见谅,刚才是我撕了谎,我虽与萧氏阿燕交好。却不姓萧,我姓卢。欺瞒之处,还请妹妹勿怪。”

    说到这里,她转过身,朝着众少女团团一福,清声说道:“还请诸位勿怪。”

    陶氏少女最先反应过来,她连忙说道:“我不怪你。”

    声音一落,众少女都反应过来,她们一一回礼。

    这时的众少女,还真是不怪卢萦。虽然信口撒谎真不是什么好事。可听了卢萦演奏的少女们,对她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仿佛她道出了自己一直想说,却怎么也说不出的心事一般。

    不过对卢萦来说,向众少女致歉,并不是重点。

    她真正的重点是想告诉不远处的张丰那句话。“我与萧氏阿燕交好。”不仅是萧氏阿燕。还有尚氏阿缇等人……

    卢萦知道,这些长年在权利中挣扎的人。对这样的话,是很敏感。那是一种宁可放过,也不可冲撞的敏感。

    因此,她说完这话后,也不再理会张丰,转过身,便潇潇洒洒地朝外走去。

    转眼间,卢萦便走出了花园。

    看到她离去,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管事更是追了上去。

    张丰和阿煦一直盯着,他们看着卢萦与那管事微笑地寒喧了两句后,再次转身离去。他们看到丽娘追上,依然是轻语了几句后,卢萦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不一会,丽娘回来了,她笑得很勉强,朝着张丰福了福后,丽娘说道:“郎君,卢氏娘子她,说是家有急事,不能停留。”

    一阵嗟叹声和询问声四面而起。

    卢萦走出了张府。

    而且,她是被张府的大管事,恭恭敬敬,客客气气送回府中的。

    在送下她后不久,另一个管事和丽娘也赶了来,他们搬下了六个箱子,里面全是首饰和锦缎等值钱的物事。

    这是陪礼。

    做为惊吓了卢萦的陪礼。

    为了表示自己已经不介意了,卢萦把张丰放在这里的玉佩还给了他们。

    卢萦知道,这还只是第一波。等过两天他们把自己和阿缇,萧燕等人的关系完全调查出来后,还会有陪罪的礼物送来。

    傍晚时,卢云回来了。

    听到姐姐说了今天的事后,卢云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皱着眉头担忧良久,又问道:“姐,那你奏了曲,他们会不会把你看低?”

    在大庭广众当中,抛头露面奏乐的,一般都是乐伎。

    当然,也有世家姑子偶尔在人前表演一番的,可她们身份不同,便注定了她们做什么事,也不会被人看轻。

    听到弟弟地问话,卢萦却不甚在意:“他们在知道我与阿缇她们交好后,便不会看低我了。”转眼她又晒道:“再说,我还真不想适人。世人赞我也罢毁我也罢,没什么好上心的。”

    其实,还是好处远远多于坏处。

    第一次听到姐姐斩钉截铁地说不想适人,卢云呆了。他愣愣地看着姐姐,突然间,泪水盈眶。

    抿着唇,卢云沙哑地说道:“姐。你……我……”他不知说什么的好。他想,要不是当初曾郎悔婚,要不是他还太弱小,姐姐也不于受这么多的委屈,今天还差点被人强掳而去,差点便被毁了清白,更不至于有了不想嫁人的念头。

    卢萦瞟了一眼泪流满面的卢云,忍着笑,没有安慰他。

    (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